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廖仲恺与黄埔军校(中)

天下黄埔 2018-11-27 17:38:36

参与苏俄谈判,创办黄埔军校


       1922年1月间,廖仲恺陪同孙中山在桂林会见共产国际远东代表马林,双方讨论了中俄两国革命结盟,改组国民党实现国共两党合作,及苏联帮助国民党创办军官学校等问题。马林不久到广州后称:“我在广州每天都同国民党的领袖联系,他们对俄国革命与苏军组织表示极大兴趣。”这里自然包括廖仲恺等,正是基于会见廖仲恺过程中留下了良好印象,马林十分肯定地认为,廖仲恺“是国民党的最重要的人物,应利用其左翼(廖仲恺)去改变国民党的策略”。


       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部粤军将廖仲恺囚禁于石井兵工厂,何香凝三次去探监不得开释。1922年8月16日,何香凝得知陈炯明在某地召开军事会议,前往会场直接质问陈炯明:“仲恺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要把他关起来?今天我来就没打算走,把我剁成肉酱也不怕。你今天一定要回答我,对仲恺是杀?还是放?”陈炯明佯称关押廖仲恺是手下干的,他并不知情,然后写了字条交给何香凝,同意放廖仲恺。何香凝立即赶赴石井兵工厂,接走廖仲恺并连夜乘船赴香港,终于及时脱离险情。


       1922年9月,廖仲恺伉俪奉孙中山命,以访问兄长廖恩焘为名赴日本东京,实际上他们是要代表孙中山与苏联全权代表越飞或其随员谈判中俄携手合作问题,后因越飞未能前往,等候月余未果,另约上海会谈。1923年1月17日,越飞赴上海与孙中山会商,正式签署了《孙文、越飞联合宣言》,席间廖仲恺与会磋商,并在会后陪同越飞前往日本,进一步落实宣言提及的援助问题。廖仲恺在日本热海期间,实际上多是在伊豆山相模屋旅馆与越飞的助手谢瓦尔沙龙、列温两人会谈。廖仲恺与越飞的会谈则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为了避开日本特务的严密监视与干扰,他以探病名义到越飞房间,“一谈就是几个小时,每次谈话回来,都是满面笑容表现出得意的样子”。廖仲恺与越飞会谈的实质内容,是苏联政府对孙中山政权提供经费、物资与人员等援助问题,也是孙中山“联俄”的主要目的。越飞在会谈中曾对廖仲恺说:“以往的中国革命,过于借重军阀之力,因而常导致失败,国民党必须组织自身的军队。”廖仲恺亦对此深以为然,越飞还同意了廖仲恺提出的建军计划,“答应给予孙中山(国民党)充分的援助,并推荐鲍罗廷到广州担任顾问,以便于实施廖项计划”。此外,越飞称:“他与廖仲恺已经依据托洛茨基所创立的制度,拟写了一项创设军官学校的计划。”这应当是孙中山、廖仲恺等创立“国民党党义”军官学校最初的构想规划。


       1923年1月23日,廖仲恺被孙中山任命为中国国民党本部参议。1923年3月底,廖仲恺离开日本返回上海。1923年7月31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以电话征询各委员同意方式,通过了斯大林关于“任命鲍罗廷同志为孙逸仙的政治顾问,建议他与加拉罕一起赴任”的决议,并同时决定由鲍、加两人分别接替越飞和马林在华已开展的工作。应当可以确定,1923年,俄共(布)及苏联政府与孙中山广州革命政府之间的合作关系正式建立与不断增强,并最后落实财政援助和创建军官学校,显然是与当年廖仲恺与越飞会谈积极努力密不可分的。期间在广东,形势也变得有利于革命政府。1923年1月4日,孙中山通电讨伐陈炯明部粤军,组成东、西两路讨贼军,分进合击,于16日攻克广州。陈炯明被迫通电宣布下野,而后退居香港。


       1923年3月,廖仲恺任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财政部长。1923年4月12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委任特派廖仲恺为劳军使。1923年5月7日,孙中山颁大元帅令特任廖仲恺为广东省省长。1923年10月15日,廖仲恺主持召开国民党党务讨论会,通过第九号决议案,“建议设陆军讲武堂于广州,训练海外本党回国之青年子弟,俾成军事人才,拥护共和案。”(载于1923年10月16日《广州民国日报》)接着,中国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做出决定,将新建陆军军官学校命名为国民党军官学校,由廖仲恺等负责筹建。


       1923年10月19日,廖仲恺被孙中山指定为中国国民党五名改组委员之首。1923年10月27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委派廖仲恺兼任大本营筹饷局总办。1923年10月28日,再指定为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九名中央执行委员之一。1923年11月26日,孙中山主持召开中国国民党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在广州创办国民革命军军官学校决议,会议决定:军校名称为国民军军官学校,蒋介石为校长,陈翰誉为教练长,廖仲恺为政治部主任,指定廖仲恺主持军校筹建事宜。1923年12月28日,被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推定为三人财政委员之首,同日,廖仲恺与鲍罗廷商议选定戴季陶等首批军校教职官佐。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4年1月20至30日在广州召开,廖仲恺被孙中山指派为主席团成员。他几乎参与会议全过程,并分别作过5次大会发言。他在30日的会议发言中强调黄埔军校招生要注意政治觉悟素养,“声明:请各代表对于介绍(推荐)青年军官学生(指黄埔军校学生)特别注意,必其人明白本党主义,且诚实可靠,能做事,方可入选……海外代表亦可介绍,惟须与此同一注意。”此声明回应了此前孙中山先生请求各代表担负起陆军军官学校学员介绍、推荐时须注重政治素质。

       

       1924年1月29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特任廖仲恺为大本营秘书长,当选为国民党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排名第四)。1924年1月31日,廖仲恺被推选为中央常务委员兼工人部部长。受孙中山委托,廖仲恺开始筹建黄埔军校,军校刚设置筹备处于广州南堤,蒋介石却因校长职位不明确,于2月21日自行宣布筹备处解散不辞而别。几天后,廖仲恺返回广州视事,孙中山于1924年2月23日令廖仲恺代理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委员长,继续军校各项筹备工作。其间,廖仲恺会同戴季陶等和参与黄埔军校筹备的张申府(时为中共党员)协商,征询张申府推荐尚在国外学习的优秀青年人才回来效力,张申府拟出15人名单,周恩来排名首位。廖还指示给周恩来寄赠回国旅费。1924年2月25日,廖仲恺亲自致电已到上海的蒋介石:“转介石兄鉴:党事讵可因兄而败,已代告假半月。来沪之军官学生,即请就近考验,事竣即归。择生(邓演达)来。恺,径。”此电报第一句即批评蒋介石不顾党国要务撤离职守。第二封电报称:“先生(即孙中山)切盼展(即展堂:胡汉民)及兄归……又学校(指黄埔军校)建筑及筹备各事,因兄不在,弊端滋生。军官教授,待兄而决。考取后,急须迁入学校。望兄偕展速行。”此信中责备有所缓和,表达了孙中山与廖仲恺殷切期待蒋介石回来承办军校诸事。廖致蒋第三封电文曰:“已往之政事、党事,弟任其咎,盼兄即归图更始。”意涵欲委蒋全权负责军校事务。廖仲恺在第四封电文指出:“叠电计达,兄不速归,事大不了。先生(指孙中山)将顺兄意,不为不至,兄当有以慰之。兄可敝屐尊荣,不能敝屐道义也。盼复。”廖继在第五封电报末尾词语殷切:“……惟数百青年(指黄埔军校学员)慕兄来学,为兄信用计,继不能使来自远方者,望崖而反。故仍积极筹备,以付兄托。校中财政已妥,兄归便可发表。其他改革,亦俟兄来共同策进,不成则同去未晚也。专此,敬颂。恺启,民国十三年三月二十一日。”蒋介石于3月28日复电廖仲恺称:“必来粤。”但没确定归日。于是,廖致蒋第八封电文重申招生复试要把关从严:“沪执行部并转介石兄:粤考军官学生千二百余人,除粤籍外,湘、桂、赣、闽、滇等省数百人。中有三分之一青年,曾经毕业中学及专门,故试题于国文、算术外,加三角、几何、代数三种,以便较别。27、28日验体格,29日考试,各题全作者,为数不多。定额太隘,去取甚难。闻沪取学生百三十人,尚续取七十名。果尔,则将来到粤复试,不及格者必多,资遣往返,亦嫌糜费,请妥为斟酌。并复。(戴)季陶兄居室已纳空租一月,速来为佳。介石兄亦请即行。恺,三月三十日。”廖仲恺与李济深联名复蒋第九封电文意涵殷尊,原文照登:“蒋介石先生:俭电敬悉,此间考试事,正在进行中,一般成绩尚优。惟开学期近,各级官长暨诸同事,均待驾临决定。请速来,俾得举办也。仲恺、济深叩。四月一日。”以信内容判断,此时校长职待蒋上任已落实。至此,廖仲恺连续就赴沪军官学校考生复试诸事,发给蒋介石10封电报,督促蒋介石在上海履行黄埔军校招生事宜。第十封电报催促回粤,电文称:“军校款,弟不问支出,兄亦不问来源,经费不乏,尽可安心办去。惟请即来。先生(孙中山)近多感触,亲信者不宜离去也。恺,四月三日。”

          

        从当年廖仲恺在一个多月中给在上海的蒋介石发出10封电文的内容分析,蒋介石在上海期间参与了各地赴上海的黄埔军校应考学生复试,这是过去诸多回忆史料未曾披露的事情,值得在此复述。当年学生集中复试地点是上海迥龙里44号,当时中国国民党上海执行部设置于此。1924年4月14日,蒋介石与许崇智一同回到广州,廖仲恺始将黄埔军校筹备诸事移交蒋介石承办。


       1924年4月21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委派廖仲恺为法制委员会四名委员之首。1924年5月9日,孙中山特派廖仲恺为驻黄埔军校中国国民党党代表。5月11日,首次以党代表名义向黄埔军校学生作题为《救国的三要件》演讲,他指出:“俄国自革命以来,国势蒸蒸日上,是否人才比别的国家多呢?或是工商业比别的国家发达呢?其实都不是,我们知道苏俄自有组织、有计划的共产党掌握政权后,国家改造的一切事业,都能够表现出有统一的组织,统一的意志和统一的精神来,所以成为苏维埃共和国的新生命……想救中国,只有三件事:就是要统一的组织,统一的意志,统一的精神。这三件事须从国民党做起,尤其须从本校做起,如果这三件事做不成功,就是本校失败。本校失败,就是国民党失败。”廖仲恺对于军校寄望殷切。5月15日,他在黄埔军校做题为《作事必须有恒心》的演讲。1924年6月12日,孙中山再以大元帅令特任廖仲恺为广东省长,此前免省长职一段时间。1924年6月16日晨,廖仲恺至广州南堤天字码头乘船,陪同孙中山等党政军要员赴黄埔岛,参加黄埔军校开学典礼。6月24日,应邀在黄埔军校作《革命党应有的精神》演讲。1924年6月28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委派廖仲恺为财政委员会三名委员之首。同日赴黄埔军校,对全校师生作《军事训练之可贵在团体的精神在生活之养成》演讲。6月29日,廖仲恺陪同孙中山,到北校场出席检阅驻防广州的各支武装部队,检阅毕,廖仲恺代表孙中山发表题为《检阅驻广州武装部队后演说》致词。


孙中山、廖仲恺(左一)、蒋介石、宋庆龄在黄埔军校开学典礼上。


        1924年7月11日,廖仲恺被孙中山指定为中央政治委员会五名委员之一。1924年9月12日,孙中山以大元帅令特任廖仲恺为大本营财政部长,免去广东省长职务,同时颁令兼任大本营军需总监及广东省政府财政厅厅长职。9月23日,又颁令免除廖的此三项兼职,派古应芬为大本营财政部长兼军需总监及省政府财政厅长。1924年11月11日,孙中山北上前,任命廖仲恺兼任农民部部长及所有党军及各军官学校讲武堂党代表。1925年3月底,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代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祭祀东征阵亡将士。根据廖仲恺提议,通过组建“党军”决议案,黄埔军校教导团于1925年4月6日改称中国国民党“党军”,廖仲恺兼任“党军”党代表。1925年5月间,廖仲恺赴汕头与蒋介石、许崇智秘密商议,率部返回省城讨伐滇桂军阀杨希闵、刘震寰部。


        1925年7月14日,黄埔军校开设政治训练班,意在培训养成党代表及政治宣传员。廖仲恺在任黄埔军校党代表期间,还承担了《帝国主义侵略史》课程授课,他为将此课讲得全面深入,将该课程分为四讲,他深入浅出地将近百年来帝国主义侵略史实阐述清楚,深受军校师生欢迎。他为黄埔军校筹备、创建而呕心沥血、废寝忘食、竭尽全力,被军校师生誉为“黄埔慈母”,代代相传颂扬至今。廖夫人何香凝当年也是力倡创办黄埔军校的国民党左派领袖。她在《我的回忆》中写道:“黄埔军校创立,仲恺任党代表。为了办好黄埔军校,仲恺也不断和当时把持广东财政的军阀杨希闵等作斗争。他常常夜里要到杨希闵吸食鸦片烟的烟床旁边去等杨希闵签字,然后才能领到款来,送去黄埔军校。黄埔军校几百学生的学费、宿费、伙食费,甚至连服装费、书籍文具费用,都是政府供给,而这些钱就是这样子辛苦筹来的。孙先生和仲恺之所以这样苦心孤诣地创办黄埔军校,就是深知军阀终不可靠,一定要成立一支进步的、与民众相结合的革命武装力量,才足以反抗帝国主义,并最后消灭封建军阀的反动武装。这就是为什么军阀杨希闵把持了广东财政,始终百般阻梗一切革命措施,特别是对筹措黄埔军校的经费处处留难;同时也是为什么孙先生和仲恺无论在怎样艰难困苦的情形下,也坚持一定要把黄埔军校办下去的原因。”


来源:《黄埔》杂志


相关文章:

廖仲恺与黄埔军校(上)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