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基层党建】联合村75岁村民写下满满七页纸,两寻媒体,几度泪下,究竟为了什么?

江洲先锋 2018-05-23 11:10:37


上周五下午快下班时,小编接待了一位特殊的读者。


已经75岁的朱中生,骑着一辆旧电瓶车,从新坝镇联合村2组的家中,他辗转找到市政府,最后终于来到扬中市新闻中心,坐在了小编的办公室。


△上周五下午,老人家坐在小编办公室讲述


“我们老支书今天去世了,我想告诉记者,他是第二个焦裕禄,希望现在的干部都向他学习。”


只念过两三年书的他说得出“焦裕禄”这三个字,却写不出。他手中攥着两张折叠成正方形的旧稿纸,背面是他提前在家写好的回忆片段,字迹歪歪扭扭,语句零碎不连贯,最后两行写着:


今天他走了,我心里非常难过

他就是中国第二个   鱼六


△朱中生手写文字


最后的空格加“鱼六”,就是他口中的“焦裕禄”。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回忆,看着这样离谱的文字错误,小编不觉可笑,却忍不住一阵阵鼻子发酸。


周一一大早,小编刚到办公室,朱中生又已经在等候。在一家企业当门卫的他,刚刚下班就给小编送来了那两天他补写的回忆。五张使用过的工程量清单计算表背面,不同颜色、深浅不一的文字密密麻麻,最后的落款是:


联合村2组 朱弯刀


△书写密密麻麻的七页纸


他说,“弯刀是我的小名,老支书熟悉。”


好,小编现在也只说“朱弯刀”。朱弯刀口中的老支书,就是曾任联合镇联合村党支部书记的郭克生。这段记忆,他珍藏了半个世纪。(注:以下内容为朱中生口述或手写,小编整理)


     1、那时候,我们都叫他“小虼蚤”

“约在1966年上下,郭克生是村里干部。当时村十四圩小学又小又窄,根本解决不了本村小孩上学的问题,所以村里决定修建学校,跟老百姓买了些树木,增加了几间校房。当时我是土瓦工头,小工全是村里农民,我们每天干活记工分。”


不记工分的郭克生一有时间就去学校帮忙做小工,搬砖头,和石灰,一做就是半天。


“约在1974年,扬中县大搞格田成方,联丰港就是在当时开挖形成的。联丰港一开挖,村里的水系全部被破坏,郭克生当时已是联合村的支书,在他的带领下,全村第一任务就是解决农田水系问题。”


“村里决定,从20组到夏家港(12组)开挖一条排涝河(主干河),从2组到渔业社开挖第二条排涝河(东风河),在20组造涵洞和三泵排水站,在21组和2组造闸建二泵排水站。主干河每200米造一桥二涵洞。”


郭克生组建了一个农田水利专业修造小分队,“他亲自拖尺,我们拿铁锹插草把定位。”就这样,在郭克生的带领下,联合村开始轰轰烈烈地大干水利,全村老百姓挑的挑,抬的抬,挖的挖,建的建,白天连着夜晚干。


“当时老百姓给郭克生起了一个绰号,叫小虼蚤,(因为他)每天跳到东跳到西都是干活,绝不指手画脚。”“我可以说,我们干活干到哪里,哪里都有郭克生在身边。”


       2、我打了他一巴掌,他还追着我说好话


“建20组大涵洞和排涝泵站时,郭克生三天两头的来工地上帮忙,搬砖,抬石头,拌泥浆。”春寒料峭,而郭克生总是裤管一卷,鞋子一脱,赤脚下水帮忙安装管道。


有一次,在安装泵站水泵抬24寸铁管时(一节约重四五百斤),抬到泵房后斜坡上,朱弯刀脚下一滑,眼看就有危险出现,郭克生眼疾手快拉住他,自己却滚下边坡,掉进下面的泥水沟里,浑身又是泥又是水,脚上被石头擦破一大块,鲜血直流。


春天里,江里的潮水一天天上涨,地里的麦子一收就要栽秧,修建水利比救火还要急。有一天,在村橡胶厂门前安装水泥管时,天已擦黑,到了收工时间,又下着小雨,郭克生说必须要安装结束。


“我和他,还有几名工人在四五米深的闸底下,港堤上十几名工人用绳子吊住水泥管往下放给我安装。突然,一大块百把斤的泥土从上面塌方滚下来,我急忙倒向一边,还好土块碎了,我被压在碎土里。”


被大家拖出来后,朱弯刀又饿又冷又火,说要收工回去,明天再干。“郭克生拖住我,被我反手一个巴掌……”和小编说到此处,老人家哽咽落泪,低头说不出话来,沉默一会,方继续说起。


郭克生非但不恼,反而笑着好言安慰,“说不怪我,让我回家换身衣服,但今天一定要安装好。”安装结束,已经看不见路,大家都一身泥水,赤脚摸黑回家去。


第二天上工后一看,昨天塌方处已有八九米长,如果头一天晚上不安装好水泥管,今天十几名工人需要返工挑土,又得多花上七八天。


       3、瞒着老婆,他偷偷给我家送来十斤米


“那时候,村里有很多没法生活的困难户。约在1979年上下,郭克生还设法帮助困难户建房,小工由自家承担,瓦工由村里承担。村里有个铁匠店,郭克生常叫我去铁匠店里拿墙巴子送到困难户家里,建房用。”(注:“墙巴子”为发音,老人家解释说,是用来固定墙壁芦芭的架子)


说到帮助过的困难户,朱弯刀回忆了几个名字,比如9组的蔡华贵,14组的吉根保,11组有3户,1组的包学文,等等。“他们的儿女可能知道,可能不知道,当时都还小,现在上人基本都不在了。”


朱弯刀家有四口人,两个小孩,妻子身体不好,常年在上海看病,就朱弯刀一人能劳动,还要经常往返扬中上海,陪妻子看病。有一次,郭克生听说弯刀家里一点吃的都没有了,“他不把妻子知道,偷偷拿了大概十斤米送到我家。”事隔几天后,朱弯刀去郭克生家领施工任务,走到后墙外,听到郭的妻子正在和丈夫拌嘴,才知道他家也没米下早饭锅了。“当时我家又没米来还,我不好意思进门,就离开了。”


说到郭克生家的经济情况,朱弯刀说,我要是小偷想去他家偷东西,“不用从他家大门进去,从房子后面或东山墙的芦芭洞里,就能钻进去。”不过,“他家也穷得叮当响,没有东西可偷。”


有一次,朱弯刀实在拿不出一分钱给妻子看病,走投无路的他在一张纸上画了一条大船和一个小舟,小舟被大风大浪吹得快要翻掉,小舟里的他大喊救命,求大船拖小舟。他把这张图送到村里,正好遇到村主任王国磨(发音)。王在图上签了补助60元,然后送给郭克生,郭又增加了20元,“总共是80元,当时80元就相当于一个劳动力整整半年的收入!”在村里领到补助款后,朱弯刀第二天就送妻子去了上海。



两次来到小编办公室,他都沉浸在回忆里无法自拔,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最后一张纸上,他这样写着:


正如我们好主席(指习主席)所说,建设社会主义,能始(应为“使”)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就得   (此处“撸”字未写出)着袖子加油干。

郭克生的一身(应为“生”)就是   (撸)着袖子带领联合村老百姓的好支书、好干部、好党员。


△朱中生所写文字


对于郭克生其人,小编查到了以下简介:


△郭克生


全国劳动模范,镇江扬中人。小学文化,出生在一个姓陈的农民家庭,因家境贫寒,被郭姓农民收养,又因生活困难,中途停学,回乡务农。自1956年起先后任生产队记工员、会计、生产队长、大队民兵营长、副主任、党支部副书记、书记,1989年3月开始任联合乡党委副书记。后又调至水利农机局任副局长。长期在农村担任基层领导职务,与干部群众一道,艰苦努力,将1978年农副工总产值只有86万元、人均收入只有72元的贫困村建设成文明富裕的新农村。1988年,所在的村总产值达1470万元……


苍山不语,自有他的崇高;大地不语,自有它的辽阔。


愿一心为民的好干部郭克生一路走好!


最后,附上小编搜到的2001年关于郭克生的一篇报道全文,作者叶锦春。



我们的好领班

——记全国劳动模范、联合镇联合村党支书郭克生

 作者 叶锦春


联合村是扬中市联合镇一个不大的行政村,共有2400余人,2200多亩高低田,还有550亩外滩、275亩河塘。


往昔,联合村是一片芦苇丛生的荒滩。扬子江波涛汹涌,礁石上深深地刻下了无数沉重的苦难和贫困。解放前,这里是吸血虫孽生的“大本营”,有个埭的男子汉没有一人度过45岁大关,绝大多数人未到不惑之年便死于吸血虫病。解放了,联合村人从政治上翻了身。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并没有摆脱贫困。1978年,全村的工业产值仅32万元,村民人均收入只有72元,是全市出了名的穷村。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联合村人挺起了腰杆,短短几年功夫就甩掉了落后帽子。到1988年,全村工业产值突破千万元,利润超过11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猛增到1164元,进入全市先进行列。一条宽敞的公路替代了泥泞小道贯穿全村南北,一幢幢新瓦房替代了低矮简陋的草房。


联合村变了。


谈到变化,联合村人自豪地说:因为我们村有个好领班——党支部书记郭克生。

 

/ 起步 /

 

1942年6月,郭克生出生在穷苦的农民家庭里。十口之家没有一寸土地,全靠租田地耕作糊日子。郭克生4岁那年,父母难以养活他们兄妹8人,只好忍痛割爱,把排列第五的他送给年近五旬的乡邻作孙子。从此,郭克生便和两位老人相依为命。


15岁那年,由于家境贫寒,靠政府免费上学、老师送书求学的郭克生,被迫离开学校回家种田。


1974年,郭克生当选为联合村党支部书记。他想:我受党的重托,担任全村的“领头雁”,就应该想方设法带领群众彻底改变家乡面貌,早日脱贫致富。然而,在那特殊的年代,连农民搞一点副业也被视为“资本主义尾巴”要割除。他空怀抱负,心中好不着急。


十月的阳光普照大地。联合村人终于盼到了治穷脱贫的好年代。


摸透了土地秉性的郭克生深知,本村有田种不出好庄稼的关键在于缺乏抗旱排涝的能力,村民的“温饱”仍掌握在“老天爷”手里。在进行实地考察后,郭克生提出开筑一条宽6米长5华里的排灌河。他在村党支委会上激动地说:“身为党员干部,为村民办实事是我们的本份,我们不干谁干?我们不带头谁带头?”


于是,在郭克生的带领下,支部“一班人”和村民们一道拼命干,靠手挖肩挑,仅三四个月时间就完成土方3万多方,修涵洞22个,架起石拱桥4座,建成“人工河”,基本解决了全村农田排涝抗旱问题。


后来,他们又投资近60万元,建起4座排灌电站、20多座石闸、10多座桥梁,较好地完成了农田水利基础设施建设。


就在郭克生决心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带着村民走上致富道路之际,始料不及地遇上了阻力,而这阻力偏偏来自穷惯了苦够了的老百姓。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制定了一系列富国富民的好政策,拉开了中国大地农村改革的序幕……然而,在联合村,大伙儿被以前的极左思潮害苦了,农村改革的一些具体政策措施在这块土地上一时竟然“锅不动瓢不响”,谁也不敢做出头“椽子”,谁也不愿做出头“椽子”。


连续召开了10多次村民会,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在承包责任书上签字。有的说:“这是走‘回头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决前。”有的说:“出头椽子先烂!谁带头搞谁倒霉!”


面对一时不理解党的政策、顾虑重重的众多村民,郭克生很着急,在村支委会上,他决定自己带头搞承包试点。他理直气壮地说:“为了村里群众的利益,为了贯彻落实党的农村政策,我应该带这个头。”


郭克生毅然跨队到全村难度最大的十八组包下了一块最远的田,并立下军令状:增收了多打的粮食我一粒不要,减产了我回去拿粮食来赔。该组群众见村支书带了头,便在各自承包责任书上签了字。当年这个组增产粮食1.8万公斤。人们不再为吃饭问题而发愁,家家有余粮,联合村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在村民们的一片赞扬声中,郭克生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认为,作为一名村党支部书记,仅仅满足于遇事自己带头冲锋陷阵还不行,还要用主要精力考虑村里的全盘工作,考虑怎样发展壮大集体经济……

 

/ 兴村 /

 

“无农不稳,无工不富。”在改革开放的汹涌大潮中,以郭克生为首的村党总支认定了农村经济改革的方向就是要发展企业,跳出单一经农的旧模式。


开始,联合村人求富心切,也办了个村办厂。呼呼拉拉,信息不通,产品不对路,捣鼓几年下来,虽说苦没少吃,汗没少流,年终结算:账面上出现了“赤字”。


有人泄气了。说什么联合村人就是命穷,想富起来没那么容易。还有的人说,乡巴佬只能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


的确,抓工业和抓农业不同,尤其是村办企业,底子薄,要钱没钱,要技术没技术,但是联合村人并不傻,决心发挥自己的优势,走一条属于联合村人自己的路子来。


郭克生和村党总支一班人既不怨天尤人,也不缩手缩脚。他们对村办综合厂进行“会诊”,找出了病根:“大锅饭”!厂长无担子,职工无责任,产品质量差,销路自堵塞……


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党总支决定:把农副业生产承包责任制的经验移植到工业上来。首先打破“大锅饭”,将原来的一个厂分为六个厂,从工人和供销员中挑选责任心强、有一定管理才能的同志当厂长,层层落实联利联耗计酬责任制;其次,干部试行考评任免制,干不好就地免职,职工全部实行浮动工资。结果,村办工业很快就有了起色。节能材料厂原是综合厂的一个车间,整个家当只有一幢低矮的瓦房,外加分配的3万多元债务。新厂独立后仅仅两个多月,新开发的硅酸棉保温材料就试验成功,并投入批量生产,当年就实现销售65万元,创利税22.4万元。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这个原本白手起家的小厂已发展到拥有固定资产300万元的村办骨干企业。


节能材料厂的兴起使联合村人坚信:富不是天生的,穷也不会生根,什么事都是干出来的。


哪里有艰苦,哪里有脏活,哪里就可以见到村领导“一班人”。


1988年夏,该村和香港华润公司联营的乳胶厂有一台30吨重锅炉卸在江边大闸旁,需15个强劳力扛运枕木。郭克生立即带着村干部赶到现场,肩扛手拉,一点点往前移。烈日炎炎似火烧,人们即使坐在树荫下乘凉也汗流浃背,更何况是运锅炉干重活?可这些村干部谁也没有叫一声苦,喊一声累!


为民办实事、做好事,使村党总支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向心力和号召力。几年来,联合村先后购置了大小拖拉机、条播机、机动弥雾机等各类大型农业机械18台;建起了全县第一个拥有900个座位的村级影剧院;翻新了村办小学;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


集体经济壮大了,群众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有些村干部或多或少地滋长了功成名就的思想,家大业大,办事手脚也大,不那么注意艰苦奋斗了。为此,村党总支在1988年制定了办事“十公开”措施,并提出村干部和村民“五个一样”:用人、决策等较大的事一样公开,交农业税、水费、电费、机耕费、定购粮,干部和村民一律一样。


平时,村党总支一班人时时处处注重自身形象带好头。为考察产品,引进设备,新上项目,请技术人员,郭克生少不了经常出差。坐车、住宿、吃饭,他都尽量节约。有时与客户打交道用一点香烟、小礼品之类,他还自掏腰包,不在集体报销。


郭克生和他的“一班人”经受住了物质利益的诱惑和改革开放的考验,他们与2000多名联合村人一道勇往直前,就像中国大地上的无数乡村一样改变着自己,用崭新的观念崭新的意识去塑造20世纪90年代的现代农民形象。

 

/ 奉献 /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要做到这点,着实不易。


联合村实行农副业生产联产承包之初,郭克生家所在的生产队有5亩河塘一直闲置着。后来村干部做了大量工作,才包给3户村民,可一年下来全亏了本,吓得他们连连打退堂鼓,再也不肯包了。为了不荒废这5亩河塘,郭克生动员自己的妻子来包。


他妻子说:“亏你说得出口!别人承包亏了本,还要让我去再亏吗?好事轮不到我,亏本的事你就想到我了。我不干!”


“你是干部家属,理应带个好头。别人没干好,我们承包下来,闯出一条路子来,为大伙放个样子。”郭克生苦口婆心地劝导着。


经过反复动员,妻子硬着头皮承包了那河塘。郭克生不懂养鱼技术,就进城买有关技术书边学边干。白天村里工作忙,便起早带晚帮妻子投肥喂料。为了管好鱼塘,他索性在河边搭个鱼棚,陪妻子一起睡在棚子里。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风侵袭,雨天还遭雨淋,经常是整夜不能合眼。妻子抱怨他:“人家当干部,老婆跟着享清福。我倒好,跟着你睡鱼棚。”


凭着刻苦学习养鱼技术、细心照料再加上多吃苦,他妻子承包的鱼塘当年产鱼1800余公斤,两口子笑得合不拢嘴。村里有些人又认为养鱼是条致富的好门路,积极性高涨,纷纷争着要承包河塘。郭克生便动员家属让鱼塘。这一“要”一“让”可惹火了妻子:当初你好说歹说要我承包,刚见效益又叫我出让,你葫芦里究竟装的什么“药”?


郭克生笑着劝道:“当干部的就是要想法子帮大家都富起来,就是要多做点铺路搭桥的事儿。”妻子只好认了:“反正跟着你就别享福,让就让呗!”于是,他家主动让出了河塘。


郭克生的妻子患有胰腺炎和胃炎,身体虚弱,不能干重活,曾多次要求进村办厂当工人,可他就是不答应。村里其他干部看不过去,趁郭克生去调市里开会,集体商定将其妻子安排进了厂。几天后,郭克生开会回来,知道了这件事,谢绝了那些村干部的好意,果断地将妻子退出工厂。


妻子生气了:“在厂里我又不吃闲饭,也是多劳多得,为什么别人能进我就不能?”郭克生态度严肃地说:“眼下村里要求进厂的人多,干部家属不能跟群众争。将来工业发展了,工人不够时,你再进厂也不迟。”


就像当年让鱼塘那样,妻子再次将进厂的机会让给了别人。


联合村过去村民住房破旧。为解决建房困难,从1974年起,该村先后建起10座土窑,每年烧砖300多万块。在安排砖瓦供应时,郭克生总是优先考虑困难户。哪家房子要修,哪家房子要造,这本账在他心中清清楚楚。有4户特困户、五保户,一分钱未付,村里就为他们修建好砖瓦房。而郭克生自家房子翻建用的砖瓦,全是花高价到江边买的外地货,没用本村窑厂的一砖一瓦。


“少想着为自己锦上添花,多想着替困难户雪中送炭。”这就是郭克生的崇高美德。

 

郭克生,一位普普通通的党的农村基层干部,多年来始终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工作,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着入党誓言,把党的温暖送到家家户户,也赢得了上级领导的表扬和人民群众的夸赞。他先后多次被评为扬中、镇江市优秀共产党员,省优秀党务工作者和文明标兵,并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令他终身难忘的是,1989年国庆期间,他幸福地出席了全国劳模表彰大会,受到了江泽民总书记等中央领导同志的亲切接见。每获得一份荣誉,郭克生便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又增添了份量。他满怀信心地带领联合村人一步步走向小康,奔向富裕。


来源:微扬中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