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谭盾的这场音乐会,又将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iWeekly周末画报 2018-11-07 16:37:55

谭盾把谭维维“老腔-哭腔-水腔-秦腔”和刘雯雯“百鸟朝凤”玩得满世界都是。如果你没有赶上墨尔本的那场精彩演出,那你6月16日就去赶谭盾与中央民族乐团在国家大剧院玩国学国乐吧!这场音乐会又将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Q:“一石激起千层浪”,是《中国音乐学》杂志33年前描写谭盾在北京举行第一次民乐探索音乐会的盛况。记得那天中央音乐学院的大礼堂坐无虚席,而且还有无票的二百多民乐爱好者,无法入场聆听并引发骚动,最后院方只好全部发了站票,让二百多爱好民乐的无票者站着听完了这场音乐会...你还记得吗?

TD:当然记得,国乐直指国人心,所以我关心、用心。但6月16日在国家大剧院这一次,我是用民乐的思维写小提琴写大提琴,让西方乐器与中央民族乐团碰撞...音乐震撼又过瘾,尤其是小提琴协奏曲《火祭》和大提琴协奏曲《卧虎藏龙》,令人期待,因为这两首作品都是以西方独奏乐器和中国的民族管弦乐团合作来演绎的。


▲欧洲演技派美女小提琴家赫姆辛·奥妮将与中央民族乐团6月16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小提琴协奏曲《火祭》



Q:您6/16日在国家大剧院与中央民族乐团会给华乐-中乐-民乐-国乐(香港、新加坡、台湾和大陆乐迷对民乐的不同称呼)的乐迷带来什么样的惊喜?是不是又要“一石激起千层浪”?

TD:你会看到一个崭新的国乐世界,在那里:美是听的,韵是体味的,大自然是想像的...国乐如国学的智慧,实在是迷人、醉人。尤其这回小提琴协奏曲《火祭》(赫姆辛·奥妮独奏)和大提琴协奏曲《卧虎藏龙》(朱琳独奏),把西方的弦乐糅入东方的韵,把民族乐器的空灵-儒雅-土风,糅入现代的色彩组合,这场音乐会对美的探索,将是一个难忘的视听经历。


▲敦煌壁画上的大乐队(上)与中央民族乐团(下),两张照片相隔千年,令人十分期待此次谭盾和中央民族乐团的合作


Q:听说您这次会让民乐与手机“约会”,让雅乐与电脑“谈情”?概念非常多元,是您目前民乐创作的方向吗?

TD:我在敦煌看到很多唐代巨型乐队壁画,由此认定世界乐队的历史应向前推一千年...中国近代一直在争论中国的民乐到底是“要小”还是“要大”?我认为都要。从“敦煌音乐”的记载看来,我们一直是很多元的。我从敦煌回来后,就一直想要让民乐飞天。


▲这两张照片,上下相隔过千年,重温了谭盾从“敦煌音乐”传承、创造未来国乐的心灵丝路


Q:您这次也会重演33年前为42把二胡写的《天影》,那也是“敦煌美学”的回味?

TD:33年前我没去过敦煌,但我把二胡写成了电脑音云、科幻水墨,你不信,这回可去听听。因为国学、国乐的影响,风与鸟几万年来的秘语,其实早巳在我心里。祖先的《风雅颂》早就概括了世间的声与韵,大音希声和大象无形早已道出了雅乐与燕乐的阴阳。小,成就胸怀,大,入定微观...国乐的大与小,是格局而不是表皮。过去中国音乐家对“民族大乐团”的探索,成全了中国国乐的巨大普及和音乐学院的教学体系,已经是新传统了,从教育和未来的格局看,多元化是必然。从高山流水到电子国乐,从古代庭院到科技未来,中国民乐应继续敦煌信仰,无限度想象,这才是未来中华国学国乐的格局,才能有引领世界潮流的可行性。

Q:您在中央音乐学院读大二时,就写了电影主题曲《艳阳天》,那是很雅的古琴和很大的乐队。请您对年轻人说说如何欣赏国乐?

TD:古老的国乐是大雅,是要用一生去细品的。西乐重逻辑,国乐重自然。又因为国乐很接地气,有人认为它土,也因为国乐很近民俗,有人认为它俗。但我们常常忘了国乐是非常美的,美是要用心灵去听的,国乐的韵是要用灵魂去体味的,国乐的大自然,是要你去想像和梦幻的。年轻人多听国乐,才能长智慧、近自然,才能让自己的成长更有未来格局。

▲民乐的欣赏与探索,谭盾总是以身试水,慢慢实践,比如他的反弹琵琶,就前前后后试验了两年


Q:您这格局之意是您常说的“未来美学”?

TD:昨天我还在请教我的朋友李开复先生,人工智能的未來可否包揽国乐心韵,可否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李开复先生的回答让我觉得温暖...其实我觉得一切均有可能,但可能的可能,就是因为人是有美的感知和觉悟的生物,人类是有传统与未来的隐意识,国乐的智慧给了“未来美学”巨大的潜空间,所以,国乐的传承与创新,其实老子、庄子、孔子早已为我们开了光,只是我们华夏之人,自己要有光的格局和韵的觉悟。


▲首届华乐论坛“新绎杯”经典民族管弦乐作品评奖的首日封,回顾了中国国乐大师们对民族管弦乐的多年探索,这已形成新传统并实现了国乐教育的大普及



Q:听说欧州小提琴家赫姆辛·奧妮是演技高超又十分美艳的才女,她和中央民族乐团首次合作有何感悟?

TD:她确实很美,那是因为她内心深处能悟到民乐与西乐的绝配和潜在的东方与西方的美能量,她问我未来小提琴的美,如何开发?我说都在藏在了唐代的《幽兰》里...她说“真过瘾,真高贵…”。我认为,从未来的格局来看古老的中国国乐,一切那才刚刚开始…中央民族乐团在我心里是有着特殊地位的,我今后将会和他们一如既往的密切合作,创造一些更新的民乐作品。


▲上海音乐学院年轻美丽、演奏充满民族风格和探索精神的大提琴家朱琳将与中央民族乐团,6月16日在国家大剧院全新诠释大提琴协奏曲《卧虎藏龙》


Q:听说刚刚在俄罗斯举行的冬奥会艺术节,演出了您的国乐乐队+交响乐队的巨形组合《卧虎藏龙》是吗?

TD:是。国乐美重Organic,交响美重Chromatic,而我觉得儒释道的美,重宇宙和Universal...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写国乐与西乐的对话,这也是我此次和中央民族乐团一起努力去探索未来国乐的因缘。


▲莫斯科国家交响乐团与世界中提琴大师Yuri Bashmet,国乐指挥大师阎惠昌及香港中乐团,在俄罗斯冬奥会演出谭盾:交响与民乐双乐队版《卧虎藏龙》


交响民乐·风与鸟
谭盾与中央民族乐团

作曲/指挥:谭盾

演奏:中央民族乐团

2017.06.16  19:30

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购票信息:http://ticket.chncpa.org/product-1034192.html


--节目单--

1.奥运序曲:英雄(2008)

2.弦乐音诗:天影(1984)

                    1.序 2.破 3.急

3.小提琴协奏曲:火祭 (2017)     

                               小提琴:赫姆辛·奥妮

(中场休息)

4.大提琴协奏曲:卧虎藏龙(2000)   

                 大提琴:朱琳

5.手机交响乐:风与鸟(2017)

音乐会门票

6月16日交响民乐·风与鸟谭盾与中央民族乐团音乐会门票6张

参与方式

1. 点击阅读原文填写您的信息,我们将选出3名读者每人送出6月16日交响民乐·风与鸟谭盾与中央民族乐团音乐会门票2张。

2. 本活动参与截止日期为2017年6月13日。


?点击下图订阅全年杂志即刻送出MUJI超声波大容量香薰机(价值550元)一台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