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一石一室一乾坤

止观元年 2019-07-11 15:25:30





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不爱石头的,有山就有石,石和人的生活密切相关,但中国人对石的爱在世界上又是非常独特的。


中国人有玩石的传统。唐人已爱石成癖,白居易爱太湖石,『待之如宾友,亲之如贤哲,重之如宝玉,爱之如儿孙』。此风至宋尤盛。曾畿说:『闲居百封书,总为一片石。』一片石几乎使他的生活发生了改变。


米芾爱石出了名,自嘲道:『癖在泉石终难医。』他在涟水做官时,藏在书屋玩石不出,按察使杨次公去见他,劝他不能以石废事,米连取数石,一石比一石妙,玲珑可爱,在杨面前翻来翻去,并说:『这样的石头,我怎能不爱。』杨最后实在忍受不住,说:『非独公爱,我亦爱也。』从米手上夺一石,上车去也。





东坡的『小有洞天』石,堪为天下名石。他做了个香木底座置放之,座中藏香炉,正对着岩岫的孔穴间,每焚香,香烟由石穴中穿出,产生出烟云满岫的感觉。后来这块太湖石到了黄山谷家,山谷后人将它和山谷授官文书告身同置一箧中,石头也成了供奉的宝物。


东坡说:『园无石不秀,斋无石不雅。』石和中国人的艺术生活有密切的联系:一片顽石,成为几案上的清供;叠石成山,成为园林营造的基础;盆景是园林艺术的扩大化,也与石密切相关。





中国人爱石,赏它,玩它,品味它,将石当作朋友,甚至当作自我生命的象征,以石来安慰心灵,并通过石头来看宇宙人生的大道理。品石,不光是对石的欣赏,所看重的也不全在其审美价值或者实用价值,很多人是通过石来玩味生命,从中寻找生命智慧的启发。


有一句流传久远的赏石名言叫作『千秋如对』——石者,永恒之物也,而人只有须臾之身,以须臾之身独对永恒之石,油然产生对自我生命的怜惜。石顽然不动,无声无臭,而人则每被困境所缠绕,观此石,时而起生命理想的驰骛。




石兴人哀怜之叹息,也能振刷人的精神,明末松江艺术家莫是龙说:『忽寻苍翠深,巉巉立孤石。借尔白玉姿,对此青霞客。』石有『白玉姿』,人是『青霞客』,是枕流漱石之人,是林下沧浪之士。以此青霞缘,独『对』白玉姿,人与石相与缱绻,自有无边的浪漫。





前人品石,或将其概括为瘦、漏、透、皱,或以清、丑、顽、拙评之,或谓之苍、雄、秀、深,等等,这里说的都不是作为物质的石,石头被人的温情拥抱。一块顽石,深动人的幽情。


中国人玩石,与其说是品石,倒不如说是品人,通过石来品味人生,品味生命。









古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诗云:落日山水好,漾舟信归风。探奇不觉远,因以缘源穷。亦有诸多翰墨,记载那些画面与幽情。春秋暝宿长林下,旦暮焚香卧瑶席。


而平淡的日子与平常的书窗,有了心存川岳,才使心下得以盎然。





千百年里,书窗下,或是万卷古今消永日,或一窗昏晓送流年,或是风云归来三尺剑,或奇石花鸟一床书。


陆放翁闲居诗有句: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净扫明窗凭素几,间穿密竹岸乌巾。





此间,唯石可人,唯情可寄。


白乐天诗咏太湖石:烟翠三秋色,波涛万古痕。削成青玉片,截断碧云根。道出叠石邀云之趣,亦正是当下之美与岁月之想。






而园中案头,那一块石,一拳石,一片石,得岁月之洗,得兰竹相伴,得池鱼之动,得笔砚相濡,那或丑或漏或通透或愚顽的千古之石,早已不只是一石矣。


小窗下,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俱足;会景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余。

风月,清风明月。

石头,奇石案头。

一望间,一念里。










今谓赏之石,皆发轫于汉代的仙山寓意。一直到了唐代,赏石活动与儒、道、佛等思想流派相互融合,形成新的仙山想象。披籍诗文杂记、壁画匣刻,方可赏阅。其赏石时貌,大体分为三类,一为山峰形,二为动物或人物形,三为规整体。白居易《太湖石记》云:『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覙缕蔟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此所以为公适意之用也。』类于诗人,赏石『意』在游山,仁者乐山,盖山岳情结即为彼时赏石之范式。石是仙山的表现,洞为仙境的通道,若此,赏石不仅仅是一种象征趣味,石头的文化内涵早已越发丰富多彩,形成为新的艺术形式。『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下震霆,泽厚坤。极变化,合道门。』南宫是铭点化了后世赏石之契奥,玲珑嵌空,窍穴千百,非雕刻所能成,历千载已臻完备,大可列于园馆,小或置于几案。悠悠怀古,韵者,生动之趣,可以神游意会,徒然得之,不可以驻思而得也。性者,物自然之天,技艺之熟照极而自呈,不容惜意者矣。


止溪不才,之于赏石,谨志在赏玩中表达出一种万物等闲、优游忘世的散淡心境,无关乎山岳之寄托,品德之标榜,正所谓『盆山不可隐,画马无由牧』。







古人题石,常写『烟云供养』。我觉得供石除了供、除了赏,还得把玩。把石头拿在手里、摩挲并引申想象,此之谓『目游』。


旧日师友结伴游览、深山写生,皆逃不开画石。如今我年届不惑,开始搜罗奇峰异石,置诸案头,焚香供养,朝夕相对。


曾购得一块旧年月里养花用的老坑英德石,拳头大小,没有山峰,犹如赵孟頫《鹊华秋色图》里那圆平顶的鹊山,白里泛青,中有丘壑,更有白色粗石筋一道,在我眼中,那简直是高山流水,一道绮丽的瀑布啊。一些带孔的石头,比如太湖石,看久了让我联想到阮籍嵇康,赏石或许就是具象了的隐逸文化。还有那云头雨脚的供石,很耐看,每当此时,我就仿佛置身《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如果边上再配以青松盆景,树边有陶人两个,就是我向往的未来生活。





有朋友笑我牵强,说我把自己的性格,强加到了石头上,可这正是我的赏石观。

闲聊《红楼梦》,犹记一句『一部红楼梦,只几块石头摸过』。曹雪芹在一首《自题画石诗》中说:『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这正是曹公赏石爱石、咏石言志、诉诸笔墨文字的心迹。苏东坡也曾写下石语:『石乐人乐,以石作乐;石身人身,以石修身;石性人性,以石养性;石道人道,以石养道。』


可见,不光是我的『烟云』,供养了这块块精灵;这块块精灵,本身就是供养物,陶冶心灵,治人俗病。







 



晨起无事,静坐幽斋。琴桌上的水石盆景,倒映着初露的曦光,犹如隔岸山色。汉白玉整挖的水石盆,乳白或浅蓝釉色的白泥水底,承一块四平八稳的山子,那便是如画江山。又取各色石子,置于案头。若有天来之手,画下小圈无数、自然而精确,此湖石也;褶皱层层积墨,笔笔点染,似一本画谱,百看不厌,此英石也。换一块小灵璧,如漆的石体上一红一黄两道石筋,一手托捧,一手摩挲,食指微扣,便有铮铮金声,如击离罄;取盈掌可握的昆山石,生小孔两个,状如灵芝,显是古人颇费心思地修治过一番,泛着岁月的微黄却依旧晶莹,配以深邃古奥的紫檀木座,孤根立雪,小朵生云。另几块仅有寸许的小石峰,或状如园林点石,或势如三山孤耸,看久了也数不清它有多少洞,更分不清它是山还是石。


笔者的心头,这一早的消磨,不是看山,便是游园。





摄影 / 于洪

/

空间

止观书房 / 琅园 / 止溪 / 未济堂 / 留云草庐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好书与案头雅物 




END


止观文化  |  出品

原创图文转载请明出处

并在文末加上二维码

未注明出处的

我方保留诉讼的权利

所有文章谢绝商用





中国书房

官方二维码



中国书房

运营中心微信号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