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江南风雅颂 || 邹冰1+6:石渡踏青诗

江南风雅颂 2018-11-07 10:55:38


翁还童

石渡诗序

戊戌仲春,时近清明,诗人钟新强邀约梓里踏青。西海岸边,柳山脚下,有本邑千年文化之积淀,亦有秀美乡村之风光。汉代古城西安,现是一个自然村庄,不见断墙残垣,只见满畈油菜花黄。唐朝新县遗址,尚有一口古井,满坡蒿草,田野一牛一人耕作,几近上古羲皇。石渡老街,村人指点当时繁华。屋场老樟,见证熊家太婆传奇。新峰寺为本邑最早寺院,已毁重建。柳山书院,屡建屡废,未有传扬。人世沧桑,山河不老。庙堂喧嚣,乡村静好。把酒言欢,酬君浅唱。辑录诸君佳作,不负美好时光。歌曰:

江南诗人钟新强,呼朋踏青到家乡。

一邑风光柳山下,数朝故城西海旁。

李唐新县遗古井,汉魏西安菜花黄。

石渡老街依希在,新峰古寺重开光。

田头古樟堪作证,熊家太婆美名扬。

几多风流淹岁月,三番问询起徬惶。

网上常见硝烟起,乡间唯闻草木香。

感恩诸君风雅颂,情慕兰亭江水长。

钟新强

逝去的老街(外一首)

“这儿是粮油店,这儿是裁缝铺

那儿是铁匠铺,那儿是理发店,还有一家糖果店”

老人领着我们一边走,一边讲解

他讲得煞有其事,双目灼灼

但是我们只见到一栋栋普通的水泥民房

老街的昔日繁华只能依靠想象

想象那小雨点润湿了街道的青石板

穿木屐的女郎,踩出一路芬芳

如今我们走在水泥路面上

再也走不出那份有韵的从容

老街的记忆,已被水泥硬生生抹去

 

村庄旁边,河水依然在流淌

那是老码头,当年那些货物

从码头上卸下来,那些滩歌

在河流上空回荡

繁华想象山村里

码头虚无岁月中

只有一畦油菜花,身负不老的春光

从河岸沙地一直爬进村口来

繁华事散

春日里,造访一个老县城遗址

三国时期的西安县旧城

如今的石渡乡新峰村西安

城池不再,夷为平地

县令吴猛,早升仙而去

只留下一双旧屐在县志里

昔日的繁华埋进了地下

冒出来,变成金灿灿的油菜花

在春风里笑给我们看

 

唐朝时,县城从西安迁到新县

新县,这个地名叫了上千年

仿佛还是新的,只是城郭已经虚无

千年前的悲欢离合都埋进了地下

在春风里苏醒,变成了油菜花

摇曳着,争着与我们合影

黎雯婷

那一树桃花

江南三月,

落过雨的清晨,

天色暗沉,

燕子低低飞旋,

草木香氤氲弥散。

修河,

那一片水域宽阔宁静,

那一片滩涂轻和着微风细雨。


走进老街,

老屋像一个孤独的老人,低头沉默不语,

周遭的一切早已迁徙,

隔着时光凝视,

在远远的历史围栏之外,

看这座小镇的沧桑变化。

唯有街角那一树桃花,

齐开若燃,

诉说着年年岁岁花相似。


我们载不动太长的岁月,

不需惆怅,

也无须欢喜,

岁月流逝,

便有不可逆的交替变迁,

在不经意的朝起暮落,

安静着且行且远……

韩   峰

春天不老

丰腴的修河流经西安里

也不忘弯下腰来

像极了那年刘贺帝

躬身播下一缕春风

 

被一场春雨打湿

用了两千年的烟火

江南,至今还像柳山

青翠欲滴

 

在农家院,架起柴火

煮酒,做菜,蒸蒿粑

炊烟袅袅处有美味飘香

春风拂过

整个江南都染有西安里的醉意

 

走进西安里

我想把一种心愿

和着春风春雨植入泥土

好让这方春天

恣意生长,不老

夏涓沅

老街

静静地凝立在宁静的巷口

寻找着遗落的老街

细雨

流淌淡然的苍凉

鹅卵石路面

充满波折

在诉说着岁月沧桑

 

曾经的辉煌

化为已久的渴望

老衔

沉睡了几百年

今天在春雨中

露出微笑

 

千年樟树

在述说一世清愁

春风在摇曳着忧郁的幽香

老街

像一位沉睡的老人

留下了许多

不被人知的故事

 

一伙踏青的朋友

在破旧的废墟中

停下了脚步

背着一缕清香的泥土

惊醒了

沉寂的历史

戴成标

旧城.新城

看不到一丝阳光

日子也在时间的流里

西安里

汉朝繁华的旧邑

被时光流成了桑田

山依旧,河依旧

但看不到一丝丝城的痕迹

驮着背箩的村妇

架轭犁田的老农

穿行于旧城的衙门前

毫不忌讳回避,肃静

吴猛威严的身形

他的案桌,惊堂木

只凭各人去想象,揣测

 

又有新城

唐朝的新县

催人一睹芳容

隔河遥望

一弯长堤酷似城墙

浩瀚的碧波

是新城的天堑

成就了她的固若金汤

渡轮划破了宽广的微波

皮鞋在丈量新城经纬

石板铺就的街道

只剩一片泥泞

但留下了一畈金黄的油菜花

还有一曲牧童的歌谣

付鹤鸣

在石渡老街,我看到了二千年前的桃花

正是踏青好天

在石渡老街转了半天

还到了西安里和新华

足迹就让它在二千年前的县址留守吧

只可惜,衙已在历史书中顿号走失了朝向

县令吴猛也已了无牵挂

唯有那几幢枯寂的民房

还在三月的细雨中

不慌不忙地

抖出声声燕语

让更迭的季节露出玉体

沐浴着晨露与朝辉

喜房前屋后一树树桃花

还是二千年前那般模样

好似仙女在桠丛中眉来眼去

一不小心便从墙角探出了头

每一朵桃花

都化了淡妆

面对镜头

花儿开得艳,心里漾着春风

蜜蜂飞来时

桃花有些醉了

而我,似乎失了态

望着眼前这树桃花

一色的粉红

花朵大小一般

有的站在高处

有的藏身于桠丛

无论是攀上了高枝

还是生在矮处

她们的姿势一样

并无尊卑,且花色无邪

一树桃花见证了二千年前的春天

看来我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历史再远,文字是最好的慰藉

人再好,还是那副嘴脸

永远没有花纯洁

邹  冰

从西安里到新县的穿越

仿佛时间可以折叠

从西安里到新县

千年光阴

我们决定用一天走完

 

尘世间的故园

向来神秘如谜

每一次接近

都是危险的旅程

 

真的不能确定

繁华旧梦何时凋零

南山或者北坡

每一寸泥土都烙上了西安里的印迹

 

那么新县呢

有一条河

早已收敛了往日的锋芒

春风里两岸芳草枉自萋萋

 

当所有的记忆

化为尘土

当年抽刀断水的地方

油菜花金黄地怒放

 • end • 


往期回顾

西海茶花会:张雷 邱小波 钟新强 张雯哲 翁还童

翁还童1+6:春天枫树诗

瘦梦1+10:冬吟白雪诗

刘堂江:情有独钟到白头 

翁还童:年之轮,国之风 

陈蔚文:禅修记

叶征球:生命如灯火

邹冰小说:小年夜

余静赣:我是一切的根源



投稿提示

1、原创。投稿文章必须原创,以散文随笔为主,小说、诗歌亦选发。作品要求:有情、有趣、有识、有容。

2、篇幅。适合微信公众平台,一般在5000字以内。
3、投稿。投稿邮箱475359728@qq.com,并附作者联系方式、作者简介、个人图片及于作品相关的图片。一起打包附件形式发送。

编辑|幽篁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