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汶川8年祭|从汶川回来的那个排长|倾听你的声音

优才成长 2018-05-14 07:41:58

     自随部队进驻德阳,因工作需要,我随部队辗转很多地方,绵竹的清平、汉旺、金花,什邡的洛水、红白、马祖、元石,包括德阳市区,成都等等,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深切地感到,虽然这些群众有的失去了家园,有的失去了亲人,或许还尚在悲痛之中,也没有过多的物资,但对待我们子弟兵,却是倾其所有的给予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地震过后第二天,空降兵部队抵达成都双流机场。那一夜,大雨倾盆。下了飞机,一辆辆公交车早已待命,开车的师傅们撑着伞跑过来,给几个来不及换上雨衣的战士撑起了雨伞。风雨之夜,他们撑起了一片温暖的天空。

为了抢时间,他们日夜兼程将我们送往重灾区,在车上我们还可以打个盹,可他们却不能。他们吃的也简单,只有矿泉水和饼干。我们递过去一包伞兵干粮,他们坚决不要,说:"你们辛苦,你们吃。"可真正辛苦的是他们,为了争取一分一秒,他们24小时没有合过眼。再后来,司机师傅换了一茬又一茬,但无论谁来谁走,始终和我们坚守在一起,随叫随走,不离不弃。这些天,天气热了,帐篷内温度太高,他们又特地打开车内空调,跟部队领导建议,说"天气太热,你就下个命令让战士们在车上休息吧。"被婉言谢绝后,他们竟集体关掉了空调,说要同甘共苦,战斗到底。他们不是部队,没有如此严明的纪律,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有着一颗善良和感恩的心。


部队进驻清平,人均背负了60来斤的食物和衣被,行军12个小时到达这座震后"孤岛"时,已经三天两夜没有吃过一口热饭。还没放下行囊,两名妇女端着两大盆热腾腾的饭菜就向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约七八岁的小女孩,拿筷子和碗,小女孩似乎脚受伤了,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她们打了饭菜,一份一份往战士们手里硬塞。战士们不吃,她们就掉眼泪,一个劲儿地劝"吃吧,吃吧。"。懂事的小女孩拿筷子夹起一块肉,往战士嘴里喂:"叔叔,这是腊肉,我喂你……"小女孩从眼神里透出的真诚,和历经生死却依然坚强的脸庞,让在场的官兵无不动容。在清平,老百姓听说部队要来,挨家挨户,拿出了所有的存粮和腊肉,在广场屯起来,足足有好几个帐篷。看着战士们端起了碗筷,她们流着泪,笑了。

群众们就是这样,怕遭我们"拒绝"。其实,我们不是拒绝,只是有时候,他们无私的付出,我们承受不起。伞兵战斗车营副教导员运输物资到马祖,中途天气热,到镇上一个茶馆喝碗凉茶,茶铺老板是位老人。副教导员喝完茶后付给他一元钱茶钱。正准备走,被邻桌的老乡喊住。老乡问店老板有没有收茶钱,一听老人说收了,这位老乡马上提高了嗓子喊道:"当兵的那么辛苦,为了救我们,命都不要,你怎么敢收他的钱?""这钱决不能收!""退钱!""这钱我出!"……小小的茶铺里传出的声音引来了很多乡亲的围观,这一元钱让老人成了众矢之的。老人慌忙摘下眼镜解释说:"我没看清,真不知道他是当兵的啊,要是知道,我怎么也不能收这昧良心的钱呐!"副教导员一再坚持,群众们就是不答应,他只好将这一元钱悄悄藏到了碗底。

我时常要从金花到什邡市区办事,搭乘过路车。只要我站在路边,不等招手,老乡就会把车轻轻停在我跟前问:"朋友,哪里去?我带你一程。"我上车后,说"谢谢",他们总连连说:"你不用谢,应该是我们谢谢你们噢。只要是看到你们当兵的,我们就必须停下来。"这些淳朴的老乡,不管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当我们坐上车以后,车就成了我们的"专车",一定把我们送到为止。记得一次,我要到的地方不熟,一位老乡就主动带路,他怕司机错过了,干脆不坐,就站在司机旁边盯住路,半路他有事下车,临走还不忘大声跟司机说:"师傅,不要把这位兄弟带过了。"这一声,整个巴士车上的人都好像接到了命令一样,都马上变成了我的向导,四十多双关注的眼睛帮我看着路,一有岔道口,都异口同声:"右拐,往右拐。他找的地方在金花大桥头。"四十多个人,生怕我一个人错过了。

群体的关怀难忘,一个人给我们的感动也同样震撼。一个震后宁静的傍晚,驻金花镇抗震救灾官兵突然听到一阵鞭炮和锣鼓声,这个历经磨难的山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金山村村民自发给部队送来了锦旗,他们携老扶幼,排着整齐的队伍,举着"感谢亲人解放军"的标语向部队营区走过来。面对老乡的一片心意,刚回来的部队又迅速集合了起来,以最严整的军容,最饱满的精神,准备接受老乡的慰问。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左臂绑着绷带的小孩子,叫易行。小易行在灾难中失去了他的父亲。


这些天,他除了跟着解放军,很少跟别人说话。他想爸爸了,就闹就哭,他母亲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到军营,找他的"兵爸爸"。这次送锦旗,老百姓还带来了节目,小孩子们跳起了舞蹈,老大爷唱起了川剧,大娘唱了《唱支山歌给党听》。易行也带来了一个节目,这个节目很简单,他走到队伍中间,先是向部队深深鞠了一躬,说了声"谢谢解放军叔叔",然后,他很艰难地举起了受伤的左臂,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妈妈,长大后,我也要当兵。"易行的这个"军礼",所有人都将永远保存在记忆深处。

群众对我们好,往往就是如此简单,却如此深刻。他们关心爱护战士,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一位细心的老乡听说一位战士在帮助清理废墟的时候,下巴受伤了,六十多岁的年纪,在中午战士们午休的时间,顶着三十八度的烈日,专程给这位战士扛来一箱八宝粥。第二天,他又组织了四位村民,走了四五公里的山路,提着亲手熬制的汤药送了过来。他们还拿着电饭煲,说是要长期在这里,天天为这位战士熬粥。


在红白镇,一位在地震中失去女儿的父亲,在我们帮助他清理家里废墟的时候,很心疼去年刚入伍的小战士,小战士今年不到17岁,他说看见这小伙子给他干活,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样。每次小战士刚刚搬起来东西,他就一把抢过去。活儿干完了,老乡递给战士们烟抽,战士们怎么也不接受,老乡再三劝阻,战士们还是不肯接受,老乡急了,说:"你们不收,我就给你们下跪!"。说完,老乡真的就要跪下,战士们连忙抢上前,一把扶起……这位老乡,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接过老乡的香烟时,老乡已经泪流满面。

一位大嫂看战士们头发长了没理,就在家门口立了"义务理发"的牌子,看到部队经过,就拉着我们理发。因为时间不允许,她又索性把理发工具都搬到了劳动现场,在战士们休息的时间服务。她小女儿才3岁,到吃饭了,她拉着妈妈的衣角喊饿。大嫂小声对女儿讲:"叔叔们更辛苦,妈妈先给叔叔们理完发。"后来,我们又了解到,她负责给帐篷小学的教职员工做饭,为了给官兵们理完发,学校决定将开饭时间推迟两个小时。


群众和部队相处久了,舍不得我们走。因为部队任务转换,一个营的兵力需要从金花转战马祖。天不亮,部队就开始收拾。老乡以为部队要走,他们一边马上找部队领导,一边就去组织群众,"你们不能这么着急走,我们要送送你们。"老乡握住领导的手,诚恳地说。部队解释清楚以后,老乡们这才放心走了。第二天,官兵们惊奇的发现,他们多了一个邻居,营区山下多了一顶帐篷,原来就是昨天那些老乡,他们说:"这下你们就不能悄悄的走了,从今天起,我们就在这里守着你们,我们一定要给你们送行。"

群众和部队相处久了,言语之中充满了信任,举止之间把我们当成了依靠。几位老乡带着儿子,找到部队领导,说看部队能不能把儿子带走,他们一定要让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孙子,自己孙子的孙子都当兵。甚至还有的老乡,竟然在部队给年轻的官兵们说起了媒,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当兵的!这些可爱的老乡们呐,对部队的信任已经可以将子女的终身托付给我们!我们承受不起,因为我们只是做了军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一直在想,群众能给我们的并不多,但是每一碗水,每一支烟,都是他们对子弟兵的深情厚谊;群众跟我们交流的机会也很少,但是每一声问候,每一个笑容,都是他们对子弟兵的最高褒奖。老百姓们说,他们对我们并不了解,但是他们只要见到这身绿色军装,他们就一百个放心,一百个安心。他们还说,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帮助过他们的战士叫什么名字,但是只要听到"解放军"三个字,他们就一样觉得亲人就在身边。

可爱的乡亲们呐,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军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正因为有了你们的关心和帮助,我们才能获取不竭的动力源泉;正因为你们做我们的坚强后盾,我们才义无反顾往前冲。你们感谢我们,我们也在时时处处收获着你们带给的感动。历经灾难的洗礼,我们都更懂得珍惜和感恩。一位哲人曾说,一个懂得珍惜和感恩的民族,其蕴含的力量是可怕的。那么,就让我们互道珍重,自强不息,做一个震不倒的中国人!


                                                                   写于2008年6月,地震灾区帐篷


编者注:本文于2008年6月6日第一次刊载于《中国军网》,原标题为《在德阳,我们处处收获着感动》;8年了,往事并不如烟.......

鲍磊近影: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