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劳月夜聊269期: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

劳月夜聊 2018-12-15 08:17:31

今年秋天,G20峰会将第一次来到中国,而且在我居住的杭州召开。于是,关于杭州的话题一直很热。杭州,似乎很有名,是个中国人都知道。但是,细究起来,恐怕真正了解杭州的人不会很多,尤其是了解杭州历史文化的更是少数。因为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整整60年,也难说很了解她。杭州的历史和文化多姿多彩,需要细细琢磨才能真正品出味道来。于是,这几天我静下心来,搜集了一些资料,试图把杭州历史文化的一些真面目展示给朋友们。

于谦塑像

第一个话题想说的是杭州的阳刚之美。听到这个话题,有些朋友可能会说,你搞错了吧?杭州应该是阴柔之美。是的,杭州确实非常具有阴柔之美。曾经有人称杭州为中国“最女性化的城市”,“最阴柔的城市”。我很赞成。我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几乎没有离开过杭州一步。杭州的美丽就象西湖的水波和苏堤的绿柳一样,柔媚无比,这是中国任何一个城市都无法比拟的。说她阴柔,并非贬义。阳刚和阴柔是美的两个方面,正如男人与女人相辅相成一样,谈不上优劣高下。不过今天我不想说人们所熟悉的杭州的阴柔之美,而说说在这座极具阴柔之美的城市里也有极致的阳刚之美。

杭州于谦祠

杭州的西湖之上有一条著名的苏堤,是宋代大文豪苏轼任杭州知州时,疏浚西湖用湖泥堆成的长堤,堤上有六座桥,遍植桃柳,桃红柳绿的“苏堤春晓”成为“西湖十景”的代表。苏堤的两端,有两座中国历史著名人物的坟墓,他们给阴柔之至的西湖平添了几分阳刚的气息。

岳庙大殿游客熙来攘往

苏堤的北头是岳庙。那里埋葬着南宋著名将领岳飞。所有来杭州的旅游者几乎都要去那里膜拜。但苏堤南头的于谦墓,知道的人就不多了,去那里的旅游者更少,经常是门庭冷落。几年前我带着一拨年轻朋友去参观,居然找不到讲解员,只好请于谦纪念馆的馆长来介绍。曾经写下过《随园诗话》的清代著名诗人袁枚如此评价这两座名人墓对西湖和杭州的意义:“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因为岳飞、于谦都曾当过太子少保,故袁枚称为“双少保”,指出西湖因岳飞和于谦才让人们重视。

于谦墓

岳飞和于谦都是中国历史上的著名将领,都在国家和民族的危难关头挺身而出,受到后人的敬重,这当然是阳刚至极的形象。北宋末年至南宋初年,岳飞率领他的“岳家军”纵横河淮,击退金兵无数,一直打到开封(汴京)城下。眼见收复故都有望,却被十二道金牌召回,以“莫须有”之罪名赐死。于谦则是在明朝英宗皇帝朱祁镇被瓦剌人俘虏之际,挺身而出,拥立朱祁镇异母弟弟朱祁钰登基称帝为代宗,成功抗击了瓦剌人的侵略。岂知瓦剌人打不过于谦却使了个诡计,将朱祁镇放回,导致明朝宫廷内乱,朱祁镇复辟,于谦因拥立代宗被杀。岳飞精忠报国、气冲霄汉的“满江红”名词和于谦的“要留清白在人间”的“石灰吟”名句都流传千古,热血男儿的阳刚之气在他们身上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给柔媚的西湖平添豪放的亮色。

于谦墓道

更值得敬重的是,岳飞和于谦身上具有为了民族社稷舍生忘死的崇高精神。我们过去学习的历史知识都告诉我们,岳飞和于谦都是当年的主战派,都被当时的主和派奸臣害死。害死岳飞的是秦桧,害死于谦的是石亨。但史实并不是这样的。于谦有句名言:“社稷为重君为轻”。他是中国古代极少数能够区分“忠君”与“爱国”的政治家之一。在“土木之变”的国家危亡关头,于谦不顾个人的政治风险,毅然倡立新君,艰苦抗战,终于力挽狂澜,拯救了国家,但也给自己种下了祸根。朱祁镇复辟成功,于谦理所当然在劫难逃,石亨只是皇帝的一个工具而已。岳飞也是如此。宋高宗赵构偏安江南,本就不愿徽钦二宗回来,只是碍于伦理与亲情,挂在嘴上说说而已。岳飞却大张旗鼓,一直打到汴京城下,让赵构如坐针毡。试想,要是岳飞迎回宋钦宗(当时徽宗已死),赵构还有脸当皇帝么?秦桧和石亨一样,都只是皇帝的工具而已。读岳飞和于谦的史实,使我们看到了他们以国家社稷为重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气概。

杭州市民世世代代向孩子讲述“尽忠报国”故事

西湖,并不是只有阴柔的卿卿我我,桃红柳绿,也有阳刚的气壮山河,顶天立地。我庆幸自己生长、生活在杭州,能与岳飞、于谦这样的先贤朝夕相处,自然也该沾染点先贤的灵气,不求人生轰轰烈烈,但求清白留在人间即可也。


题图为杭州岳庙大门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劳月夜聊”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