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建筑德意志:石构之一千二百年

DerZug 2018-12-07 17:11:47

DerZug公号此篇“建筑德意志”系列文章取材翻译自于1952年出版的《德国建造艺术杰作》一书,聚焦于现代主义之前的德意志建造文化,对历史中不同风格时期的德意志建筑做概述性的介绍,以窥现代建筑之前路来由。将其与更多爱好历史建筑的读者一同分享。




世界上有人类栖居的地方,各个时期的建筑拔地而起。它们是人类丰富创作意愿的体现,与人类智慧发展漫漫长路的见证。从原始棚屋,追溯到高耸的大教堂,以及灿烂的建筑时期中庄严的纪念建筑,探索其中的流变是艺术史最具魅力的使命。而围合普通人居住空间的房屋是他们的创造力与文化责任感的试金石。就像游牧民族至今依旧像祖先一样搭建圆顶帐篷,在这样的地方自然就不需要去寻找建造演进的迹象;而在文化高度发展的民族中,王朝世代延绵,生生不息,建造艺术的发展顺势无阻,乃至登峰造极,如罗马式与哥特式时期的建筑。

 

一千二百年来,德意志民族的生活空间与公共空间展示出与其民族相符的创造潜力。德意志的大匠师不仅依靠他们本民族的发明来创造,更多情况下会突破时空的限制,从意大利、法兰西或是上古时代中得到关键的启迪。令人称奇的是,被借鉴来的形式语言在德国本土经过同化,都会演化出全新的设计语言。德意志与法兰西的哥特不同;虽与弗洛伦萨的文艺复兴同源,德意志却最终创造出本土的建筑形式。从意大利聘请的巴洛克式建筑大师,即使在其本土已完成重要的作品,在德意志却必然使用不同于阿尔卑斯山脉以南地区的建造方式:场所精神的力量比个人意愿更为强烈。

 

德意志建造艺术的杰作数量惊人。在德意志人民生活工作的地方,遍布各地的建筑上清晰地镌刻着时代印迹,散发出德意志精神的熠熠光辉。这是全人类取得的重大艺术成就。在最近的一次战争中,地毯式轰炸下其中的多数毁于一旦,是整个艺术世界无法估量的损失:西方世界的艺术文化史学中,一大部分由德意志作出的贡献被抹去了。

 

在开始编辑图集的同时,我们对所面临的双重使命了然于胸:一方面,德意志建造艺术的杰作必须呈现出艺术时代感的流变,展示其如呱呱坠地时纯粹的美,而非现状;另一方面,也是对劫后余生者做一次核查。在图集中可以看到,可以列入其中的建筑物数量之大无法预计,因而这两项使命都未能圆满完成。同时从取材的档案中可以观察到,历史上用材之丰富也是我们一时未能穷尽的。当然人们本可以把大量可以体现德意志宏伟建造意愿的插图填入书卷中。所以我们要从一开始就制定范围:首先满足广搜博采并能浓缩于如一卷图册中翻阅的要求。当然我们在努力做出选择的同时也尽量不错过那些众所周知在德意志建筑史上有重要支承作用的建筑作品。同时一些瑕疵也不可避免,事实证明,在众多的档案中想要用恰当的方式去还原已毁的建筑,在很多情况下是难以实现的。

 

让人欣慰的是,我们还会回顾过去战争来带的惨痛伤害,即使这种回忆充满苦涩伤痛。我们无疑面对着无法想象的悲痛事实,大批属于我们民族财富的建筑最终走向毁灭,许多美丽的老城也永远失去了熟悉的面貌。而编纂图册的工作也带来了些许惊喜:需要配以“已毁”标注的建筑远少于我们所担忧的数量。有时这些建筑奇迹般地屹立于周遭的一片废墟中,调查常常表明战争结束后的若干年中,或多或少局部的损毁已经重新弥合了。

 

我们的图集不只应引导读者走向过去承载甘苦回忆的空间,使风烛残年之人得到慰藉从那些大教堂与礼拜堂、城堡与宫殿市政厅与贵族官邸之中,我们应致力于用一张张图像,将出自德意志大师之手的所有财富通过图集加以呈现。借助图集,读者不仅可以漫步几个世纪——从罗曼式的建造方式到哥特式、文艺复兴、巴洛克、洛可可、古典主义及当代的现代主义建筑风格;同时图集也引导读者了解德国各个邦州的建筑——从慕尼黑的古典主义,到美因河畔壮丽的巴洛克式,及至德国北部庄严的砖砌建筑;从莱茵河畔早期至晚期的罗曼式与哥特式,到布雷斯劳、科尼斯堡以及其他许多勾起悲伤回忆的地方。浏览图册时,每一历史时期的图像都能带来令人宽慰的认知:我们的民族拥有卓越的文化创造力,为人类历史书写了不可磨灭的光辉一笔;而能够帮助人们认识到战争中无法挽回的损失,也是此书的终极意义所在。


德意志书籍联合会,1952年



罗曼 Romanik 750-1250


亚琛主教堂 Das Münster in Aachen


亚琛主教堂八角礼拜堂 Oktogon des Aachener Münsters


洛尔施修道院门厅 Torhalle der Michaelskapelle in Lorsch


格恩奥德修道院教堂 Stiftskriche in Gernrode


科尔维修道院教堂 Klosterkirche in Corvey


Wiperti-Kryptai im Dom zu Quedlinburg


哥斯拉尔皇帝行宫 Kaiserpfalz in Goslar


罗曼时代的中世纪西方人首次创造出独属自身的艺术意志的表达。纵使其形式与古罗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罗曼仍然可以被视为西方创造力精神觉醒和意识自觉。城防堡垒、皇帝行宫、市镇高塔的兴起都归结于此种精神。这一时代的至为崇敬的明证当属罗曼教堂。肃穆、壮硕、具有纪念性,其体量所展现出的不可撼动的力量。那个时期的教堂建造匠师并无充足的形式库存可供调用,他们塑造并组织起坚实厚重的体量。教堂的基本形式是自古典时代延续而来平面为拉丁十字的巴西利卡。中厅与左右翼厅同宽,在横纵交汇处形成一个正方,即十字交叉。它是一座建造作品中所有长宽比例关系的原尺标准。直角依据于正方而生,正方生成所有的形式。除方之外的形式唯有圆,它出现在紧邻歌坛的半圆形后殿和罗曼的主要特征半圆拱、以及精细的拱形线条中。歌坛通常被一个穹拱覆盖的半圆形后殿所闭合,并扩展出更小的祭坛空间。带有花瓣式小礼拜空间的环绕祭坛的通道也颇为常见。德国的罗曼教堂时常会有一个与西祭坛相对的东祭坛,构成双祭坛的平面形制。中厅起初被覆以平顶。直到十二世纪拱顶才逐渐成为通行形式,即交叉拱顶。当拱顶的每一个分节,即拱轭,与十字交叉正方相匹配,人们将其命名为“结合的系统”。纤细而刻画清晰的横檐和宽的竖向凸箍、圆拱楣饰、低矮的环廊、带有雕刻装饰的入口均是其外部的特征。在教堂的内部,半圆拱的序列将目光强制导引向祭坛。内部的所有厅堂被接合为一个整体。它们各自具有其自身的生命力,清晰地彼此区别,又一同形成了一个严格的组构。



哥特 Gotik 1235-1520


斯特拉斯堡主教堂 Westportal des Strassburger Münsters


科隆大教堂 Der Kölner Dom


布拉格的圣维特大教堂 St. Veits-Dom in Prag


乌尔姆主教堂 Das Ulmer Münster


慕尼黑圣母教堂 Frauenkirche in München


明斯特老市政厅 das Rathaus in Münster


在经历了不同阶段的罗曼艺术之后,中世纪借由哥特到达了它自身的高峰。新的空间体验逐渐成型,向上伸展的不可抗拒的渴望、对光亮和高度的求取,与沉着的大地和平和的聚集的力量在哥特建筑身上交汇。哥特时代的人们是深度虔诚的,生活在一种强烈的、自内而发的向上帝的临近的向往之中。当时的人们亦甘愿受其驱使。在哥特建筑中水平向的线条消失了。大教堂的立面、城市的塔楼、市政厅、望族的住宅都被垂直线所统摄。在高塔和塔楼上坚固的形式被消解,目光转而被指引向天空。哥特人将其信仰体验的最美妙的象征赋予在大教堂和主教座堂上。塔无足高,体无足宽。繁复的框架、被切割开来并被开窗所消解的墙体、玫瑰花窗和圆窗由此成为了为其辅佐的手段。哥特风格中最为优美的标志是尖拱,在尖拱中竖向原则被体现得尤为明确。教堂上的尖拱让罗曼建筑中“结合的系统”的废止成为可能,并以一组迅疾向前得比邻细窄拱轭序列将其取代。由此在室内获得了高度和斜度。早期和盛期哥特专注于基本段落和独立局部的并置组合,而晚期哥特则致力于创造出有机的整体。德意志哥特教堂借由厅堂形制的创新脱离了即有的巴西利卡。自罗曼砌筑建造向框架的骨骼式的建造的变化在视觉上亦是了然可知的。有力刺向上空的尖塔,尖塔上的十字花饰和滴水嘴、饰楣和繁复雕琢呈现出奢华的入口,如此种种均展示了这一开始形成于1150年左右的法国,其后又以多种多样的形式和变型扩展激发了整个欧罗巴建造风格的生命力和魅力。



文艺复兴 Renaissance 1520-1660


knochenhauer-Amtshaus in Hildesheim


科隆老市政厅 Rathaus von Köln


不来梅市政厅 Rathaus von Bremen


维尔茨堡大学教堂 Universitätskirche in Würzburg


海德堡城堡 Das Heidelberger Schloss


”文艺复兴“一词背后的革新运动清晰地与古典时期风格紧密连结,它并不单纯局限于艺术,而且覆盖了从中世纪到近代过渡期时的整个文化。它通过对个人性格的松绑、对独立个体的发展、通过从传统的联系中解放精神而获得展现。意大利是这一革新渴望的发源地,古代的榜样正是构成此建造艺术的根本基础。罗马柱式、壁柱、水平划分的层级和古代的装饰、圆拱、筒拱,这些都是文艺复兴建筑首先跃入人们眼帘的典型特征。通过对这些特征要素做出自行理解的运用,以回溯前古的思想导向,文艺复兴引发了一场革命。在德意志,这一新风格在意大利的文艺复兴之后的将尽一百年后才逐步被普遍接受。由此看见,与哥特在意大利如此轻易得被取代的情况相比较,哥特风格于德意志人心中植根之深。房子更多保存了其哥特的基底,而文艺复兴风格仅仅在纹饰中展现。也可以说在此时地德意志地区,一个建造作品的归类首先是由其上运用的装饰形式来确定。在德意志土地上那些少数纯正的文艺复兴建造物几乎都是出自于意大利的建造师之手。它们大多由德意志的领主出资,通常是挨近防御工事的带有华丽外观的城堡宫殿。世俗建筑是被文艺复兴印刻烙印的首当其冲者。而教堂建筑退居下位。正如这一时期的教会受到宗教改革、自由思考、和人对于世界的重新发现的冲击,不得不让渡出其原本在文化中的统摄地位。在那些产生出文艺复兴教堂的地方表现出一种从躁动的哥特式的垂直向宽阔的稳定变化的趋向。盛期文艺复兴的庞大、有力、重量感取代了早期文艺复兴的优雅精细敏锐。圆穹取代了高塔成为了是视觉中心和形式重心,在建筑体中发挥出力量。



巴洛克 Barock 1660-1780


维也纳卡尔教堂 Karlskirche in Wien


富尔达大教堂 Der Dom zu Fulda


德雷斯顿茨温格宫 der Zwinger zu Dresden


柏林王宫 Das Königliche Schloss zu Berlin


巴洛克时代中那种在多样中追求统一的基本哲学原则在巴洛克风格中有清楚的展现。这一风格是由晚期文艺复兴演化而来。将局部的运动和充盈、力量的展现和富有的奢华置入统一的整体之中,是巴洛克的建造艺术的标识。早先文艺复兴人对和谐的均衡性的追求不再作为理想,转而开启了对晚期文艺复兴形式资源的高度堆积式运用。因而巴洛克成为了专制主义的忠实的镜像。建筑的巴洛克建立于无所顾及的赋税和增设的租金的基础之上,成为领主的那些带有巨大而富丽堂皇楼梯的宫宇,也成为宏伟的修道院和盛大的教堂。巴洛克建筑中的激情狂热的灵动来自于平面和立面上的弧线形式、来自于被刻意切断的门楣、波浪状隆起的面、来自于具有人物形象的价值不菲的装饰作品和带有花纹装饰或物象题材。在强调每一单一形式的同时又时刻遵循整体性原则。这种意求如此强烈,以至于扩展到已经无比华丽的巴洛克建筑体的周围,扩展至整个建筑群、附属的花园、甚至是整个城市,统统被巴洛克的建造计划囊括在内。巴洛克式的装饰愉悦在宫殿和教堂的内部欢庆着它的胜利。堂皇奢华和享乐式的精细在此被发挥到极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每一个部件,每一个被运用其中的艺术类别都只有在整体中才有其意义。这个整体所展示出的丰富和多样,令人迷惑而沉醉。穹顶壁画、向上凹起的顶棚、巨大的镜面在视觉上将空间的边界消解掉。洛可可其实只是巴洛克的一种装饰模式,是室内陈设中轻盈,纤巧,讨喜得有些过度的一种形式。巴洛克期间,古典主义方向的趋势越来越强,它反对巴洛克的穷奢极欲和漫无节制,追求平和而清晰的形式,终而成为了真正的古典主义的问路之石。



古典时期和新时期 Klassizismus und Neuzeit 1755-1930


柏林海德维希教堂 Hedwigskirche in Berlin


柏林剧院 Schauspielhaus in Berlin


勃兰登堡门 das Brandenburger Tor


慕尼黑古典雕塑展览馆 Glyptothek in München


在巴洛克的形式和色彩的迷醉之后,清醒的思考和激进的转向是对其必然的回应。古风再一次成为了榜样。温克尔曼将视野投向古希腊的艺术,并称誉其具有“高贵的天真和内敛的伟大”。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者采用了一种更新的思路,对在文化和自然在古代曾经建立起全然的和谐、其后却再无抵达的理想进行了追认回溯。这种追溯的欲求越来越多的渗透进建造艺术之中。古希腊罗马艺术的形式被采用,借由这些古代形式的辅助,以获取朴质简单和更加可循的规律。古典主义首要致力于解除建造作品中个体部件与整体之间过分紧密的联系,并将独立的价值回赋其身。柱子再次成为了承重的要素。它不再是陪衬之物,也不再被嵌入墙中,而是自在地树立,真正地发挥其作为柱的功用。古典主义是最大程度避免一切装饰附属。光滑的墙面被视为是美的。但这种被刻意强调的朴素在效果上绝不是千篇一律或单调疲劳的,而是为其自身引入了多种发展的可能性。譬如位于德国中部的Erdmannsdorf家族的宫殿、Schinkel那些在柏林充满教化的房子、位于南德的平和却富有创造力的Weinbrenner、和Klenze在慕尼黑那些饱含力量的再现式的建造,这些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古典主义范例。然而必须要承认,十九世纪缺少之前时代的风格创造力。古典主义所凭借依据的仍是与文艺复兴相同的原则和方法。但古典主义所创造的总体与文艺复兴那高产而出众的创造相比,证明了这一时期不再拥有那种有机而持续发展的形式创造力。


Ullsteinhaus in Berlin-Tempelhof


汉堡智利屋 Chilehaus in Hamburg


I.G.-Farben-Verwaltungsgebäude in Frankfurt


杜塞尔多夫音乐厅 das Planetarium in Düsseldorf


Fronleichnamskriche in Aachen



刊载说明


原文和图片出自 Deutsche Buchgemeinschaft. Meisterwerke Deutscher Baukunst: Schöne Deutsche Bauten aus Zwölf Jahrhunderten. Darmstadt und Berlin: C.A. Koch's Verlag, 1952


原文题目《Zwölf Jahrhunderte in Stein》,正文译者:沈子美,风格分章译者:苏杭,校对:毛艺乔,公号编辑:毛艺乔、苏杭




若您认可Der Zug所生产内容的品质,有赞赏或捐助的意愿,编辑团队非常乐意接受。可通过长按下方二维码转账实现,金额不限,多寡均宜。您的捐助将对Der Zug的运作和发展有非常直接的帮助。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