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日本政坛:小池才露尖尖角  一石激起千重浪

晓光说天下 2019-01-10 20:11:26

日本政坛:小池才露尖尖角  一石激起千重浪


1、群雄逐鹿 鹿死谁手?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28日宣布解散国会众议院、提前选举。根据日程,众议院选举将于10月10日公示候选人,10月22日进行投票。每日新闻社于9月26日、27日在全日本实施了舆论调查,最新舆论调查结果显示,70%的国民不懂安倍为何要现在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64%的国民反对安倍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赞同的只有26%;有49%的人希望在野党此次大选能增加议席,希望执政党增加议席的仅为34%,说明半数国民期望在野党获胜。对于安倍认为是“国难”的朝鲜问题,62%的国民认为应该通过外交努力来解决,觉得应施加军事压力的只有24%。

别说日本国民搞不懂安倍,其实就连安倍本人也没有预料到,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会在突然吹响集结号,一夜之间就搅乱了整个日本政局,并把安倍逼到了首相官邸的墙角。首相官邸内也有声音称:这绝对是意料之外的事,首相也觉得事情很棘手。执政党担心小池从都知事转战众议院选举,如果小池成为候选人的话,新党将会借她的人气快速壮大。前经济再生大臣石原伸晃表示:小池究竟会不会转战众议院选举,会使政局出现很大的变数。对小池的举动表示了担心。执政两党干部内部确认的选举目标是获得过半数席位,这个目标其实不难达到,即使议席数目大幅减少也能达成。公明党干部强调指出:只有执政两党就维持政权一事达成一致,才能对小池新党形成威胁。由于新党出现使政局增添许多变数、发生很大变化,执政两党的干部们也难以逆料选举结果,在此起彼伏的批判声和疑虑声中,反映出来的正是执政两党的危机感。

最新舆论调查称,虽然自民党的支持率为29%,仍高居第一位,但成立仅1天的“希望党”支持率达18%,超越了老牌的共产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摇摇欲坠的民进党,跃居第二。这就清楚地说明,日本国民对于希望党充满了极大期待。期待什么?期待小池领导希望党通过选举打败自民党,敢把安倍拉下马。

今年65岁的小池百合子,曾是一名电视台的新闻主播。步入政界后,担任过环境大臣和防卫大臣,2016年7月,当选东京都历史上第一位女知事。2017年7月,她率领刚刚成立仅半年的地方政党“都民第一之会”,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一举击败统治议会几十年之久的自民党,成为东京都议会第一大党。仅仅过去2个月,小池又在9月27日率领15名国会议员宣布组建国家政党“希望党”,并亲自担任了党主席,剑指此次众议院选举。城头竖起大王旗,各路诸侯来聚齐。安倍内阁的副大臣福田峰之居然也背弃安倍、投奔小池而去。自民党总部担心,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东京都选区的所有自民党众议院议员,都将面临小池和希望党的强力挑战而难逃落选的败境,东京将变成希望党的天下。虽然小池迄今为止还没有松口说出“辞去东京都知事”的话,但人气如日中天的她假如放弃此次众议院大选,恐怕以后不会再有现在这样挑战首相宝座的大好机遇。




“希望党”就像龙卷风一样,瞬间席卷日本政治中心,搅动整个日本政局,让安倍和自民党措手不及。在当天的电视节目中,小池的曝光率和关注度远远超过安倍,舆论关注焦点从安倍的发型和面容转移到了小池的西服和仪表上。小池成功刷屏、吸引眼球上头条。希望党已在全国单独拥立100名众议院议员候选人,即使全部当选也无法获得过半数议席,因此必须邀请其他在野党组建联合政府,只要这一政党联合所拥有的议席超过众议院总议席数的50%,小池就可以作为议会多数党的领袖顺利当选日本第一位女首相。

  小池何以会有如此大的能耐让执政5年、独大无二的安倍一日三惊、夜不成寐?答案很明确:她背后有人。有什么人呢?两个在日本政界赫赫有名的男人,一位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另一位是日本政坛枭雄小泽一郎。

小池于9月25日下午宣布组建希望党,小泉前首相即来到东京都政府大楼的小池办公室,两人举行了秘密会谈。谈了些什么?小泉口风很紧,没有透露出他到底给小池出了哪些锦囊妙计。但他表示,希望小池领导的新党能够旗帜鲜明地反对核电站。也许“无核化”将成为小池新党大旗上的第一条政纲?小泉与小池的关系何以如此亲密?其实早在2000年,小泉担任首相时即提拔小池担任了环境大臣,对小池不仅有提拔之恩,而且是亦师亦友亦兄长的政治导师。小池终身未婚,而小泉几十年前离婚后也一直未婚,因此日本政坛一度传出两人要结婚的消息。可见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小泉纯一郎

当然,小泉也是安倍的政治兄长。2006年小泉宣布辞职后,选中的接班人安倍,一首扶植安倍第一次当上了首相。但是2012年底安倍第二次出任首相后,安倍拒绝了小泉关于禁止核电站建设,避免福岛核电站惨案的再度发生的建议,两人因此宣告决裂。所以小泉拼命扶助小池打倒安倍政权,这是安倍连做梦也从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小泽一郎

  小池背后的第二位男人是小泽一郎。小泽号称日本政界的“枭雄”,精通选举政治的诀窍。他纵横日本政界50年,曾经有过两次当首相的机会却都失之交臂。20世纪90年代,小池进入政界之后,一直把小泽当作政治导师,在日本新党中曾辅助小泽整整6年。小泽一直主张日本应该学习美国的两大政党制度,施行政策竞争、轮流执政,打破自民党几十年来一党独大的政治格局。可惜时运不济,由于小泽性格强悍、行事霸道,结果树敌过多、丑闻缠身,虽然帮助民主党组建政权,自己却不得不置身领导层之外。从那以后,小泽继续在政坛上翻云覆雨,却一直未能找到重新统一在野党的机会。而这一次,他把宝压在了小池身上。8月份,小泽与小池秘密会晤、面授机宜,教导组建新党、运作大选的秘诀。而且,小泽领导的自由党也在谋划大选前后与希望党合并,通过扩大在野党的政治势力,帮助希望党一鸣惊人、夺取议会选举胜利,成为执政党,最终入主首相官邸,实现小泽一郎梦寐以求的两大政党制度。而目前的政局演变,似乎都在小泽的掌握和运筹之中。

  安倍于9月28日召集临时国会正式宣布解散众议院举行大选。离大选只剩20天的时间,日本政局进入选举节奏,每时每刻都充满着无法预料的变数。20几天后,众议院选举结果如何?日本的首相到底是安倍,还是小池?请诸君稍安勿躁、拭目以待。

2、民进党与希望之党合并:置之死地而后生

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28日下午举行众参两院议员总会,同意解体,与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领导的希望党合流。民进党主席前原诚司表示,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我们必须打倒安倍政权,可以不求名分也要寻求最真的成果。希望民进党的议员们能够理解他的决断。根据民进党众参两院议员总会的决定,民进党的众议院议员办理离党手续,然后以希望党公认的候选人参加竞选。

小池新党成立前后,民进党议员纷纷投奔希望党,其中甚至有曾担任党干事长的细野豪志。民进党内希望借助小池新党的东风改头换面,以小池作为新党的“颜面”参加众院选举,这一呼声的高涨,推动党首前原诚司提出与希望之党合并的方案。前原在民进党的高层会议上强调“将与希望之党并肩作战。”明确表示“将切实努力以获得认可”以便民进党党员向新党申请成为众院选举候选人。前原毫不隐讳地宣称“我的想法是希望再一次构建有可能实现政权更迭的两大政党”。他甚至为应对大选制订了包括几大举措的文件:(1)民进党取消候选人内定;(2)预定候选人向希望之党申请,谈判和现阶段的党务由党首全权负责;(3)民进党不在大选中推举候选人,全力支援希望之党。为争取10月日本众院选举的胜利,民进党在9月28日的常任干事会上批准了与“希望之党”合并的方案,在随后召开的两院议员全体会议上,前原的方案获得了通过。民进党将取消对本党所属众议员的候选人推举,不制作比例代表名单,转令他们申请作为希望之党的候选人参选,这实际上意味着解散民进党。前原诚司已决定不以民进党或希望党的公认候选人身份、而以个人之力参加竞选。

前原诚司

一个政党的党首却推动并坚决解散了自己所属的政党,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民进党代表前原诚司决定解散民进党,也算是壮士断腕、破釜沉舟了。前原坦承“我们的向心力不断减弱,现在明显到任何人都能看到。”由于无法走出低迷混乱的状态,民进党想出了放弃自己并将重生和夺权的希望寄托于人气高涨的小池和希望之党上的妙计。9月28日,民进党召开了两院议员总会。面对就“汇合”方针提出疑问的与会者,前原强调他的提案并不仅仅是与希望之党“汇合”,而是借船出海,“通过‘政权轮换’来创造我们自己的大平台”。不过有骨干议员指出,对于一个政党来说,政治的“大平台”不应该是无关政策争论的“苟且或勾结”,因为民进党与希望之党在很多政策方面都存在差异。

关于新安保法案的实施,民进党将其定义为“违宪”并要求撤回法制白纸,希望之党则持“撤回法制白纸与严格的安保环境并不对应”的立场。关于增加消费税,民进党与希望之党也是截然对立。因此民进党内有意见认为:“新安保法案也好,消费税也好,无法苟同(希望之党)”。前原为此不得不反复解释,关于官方认证和政策差异问题,他“会和小池调整”“请信任我”。但对大多数党内议员来说,由于民进党认同并使用希望之党的官方认证进行统一申请参加众议院选举,即使被选民问及目前政策主张如何,亦或是被希望之党拒绝,民进党议员们也都还有自我辩解的余地,可以说“只不过是服从党的决定而已”。

希望之党目前已经开始对民进党党员进行挑选分类。据细野豪志介绍,这项工作是根据党员过去的发言等进行“A”“B”“C”的等级划分。他说:“对于曾任过三权长官的人需要思考再三。”此语不免让人联想到担任过首相的野田佳彦与菅直人,同时也暴露了民进党内的分歧和分裂。然而,希望之党内部也并非坚如磐石。原文部科学大臣、自民党国会议员中山成彬,已经成为希望之党的候选人,在自己的推特上向意欲汇合的民进党发出了警告。

   民进党宣布解体后,民进党前主席、参议员莲舫将留守并收拾残局。因为民进党的参议员们此次不参加竞选,作为民进党议员继续留在党内,保存“民进党”的体制。

3、现政局重新整合 在野党各显神通

安倍在9月28日召集的临时国会伊始即宣布解散众议院,随后召开的临时内阁会议决定众议院选举将在10月10日公示,22日投、开票,日本各党都严阵以待,备战选举。

日本民进党、共产党、自由党和社民党四大在野党以缺席众议院全体会议的方式,抗议不实施国会审议就解散众议院的做法。民进党干事长大岛敦认为这是安倍为了自保而采取的措施。他说,四大在野党从6月份开始一直要求召开临时国会审查安倍的问题,但一直被执政党拒绝,就是想逃避对安倍在“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问题上的追责。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表示,安倍的做法毫无道理,隐瞒在“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上的问题是安倍急于解散众议院的原因。这种不合法理的解散在战后当属首次,安倍政权破坏宪法,践踏民意,以权谋私,应该给“仗势横行”的安倍政权做出“下台审判”,把政治重还国民之手。社民党党首吉田忠智表示,安倍的肆意解散是临阵脱逃,更是对立法机关的蔑视以及对国会职能的践踏,不能让其再持续下去。朝日新闻社在9月26日至27日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70%的受访民众不认同安倍提前解散众议院的理由,即使支持自民党的民众中也有过半数的人同样不认同。在本月9日至10日进行的民调中,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仅为36%。

而素有“政坛枭雄”之称的日本自由党主席小泽一郎已计划本党与希望党合流。目前,自由党有2名众议院议员、4名参议院议员,但不知道他们是否跟随小泽加入希望党。此次日本政局大改组、在野势力大整编,就是小泽一郎在幕后一手策划的。小泽试图通过希望党整合在野势力,组成一个能够与自民党相抗衡的大党,实现他一直主张的两大政党体制。


日共委员长志位和夫


在得知民进党想要和希望之党合并的消息后,日本共产党于9月27日召开紧急干部会议,重新探讨了和民进党的合作关系,如果民进候选人成为希望之党的公认候选人的话,那么原则上日共不会支持希望之党,而是在同一选区单独推选自己的候选人,或支持无党派自由候选人。日本共产党志位和夫委员长解释说:民进党单方面打破废除安保法、恢复立宪主义的公党约定,这是对市民联合最大的背叛。因为“废除安保法、恢复立宪主义市民联合”于26日已经向在野4党提交了政策要求,民进党的大岛敦干事长也刚刚表示过理解和同意,民进党竟然自食其言。志位和夫在众议院解散后的街头演讲中严厉批判说:民进党完全就是背信弃义。被民进党冷落的日共与政治理念和政策接近的社会党加强了联系与沟通。社民党的又市征治干事长28日同共产党的小池晃书记局长进行会谈,双方就小选区候选人一体化一事达成了一致。又市指出:在野党4党就候选人一体化的事项绝对不能就此搁浅。如果能就打倒安倍政权达成一致的话,也可以与希望之党共同推荐候选人。日共相关人士把希望之党比作“第2自民党”,对希望之党和民进党都提出了严厉批评,他说:国内反安保法、反安倍派能够接受的政党只有共产党。

自民党、公明党对民进党并入希望之党一事也提出了强烈批评。在公明党的两院议员总会上致辞的安倍首相批判到:为了选举胜利而改变自己政策的政党,我们没法把日本的安全以及孩子们的未来托付给他们。公明党的山口那津男代表则强调:希望之党只是民主党的人改头换面重新登场,这只会让人想起当初民主党政权带来的噩梦和失败。这些批评也许正是执政两党对小池和希望之党势头正猛的惴惴不安吧?公明党也苦于应付新党,但为了选举胜利而对小池避而不谈。山口那津男代表9月29日的街头演说列举出原环境大臣细野豪志、前原诚司代表的名字,说到:在民进党得不到权的人以为改名成希望党就能取得胜利,国民都能看透这些伎俩。但他回避提到小池的名字。

公明党的山口那津男

山口之所以没有直接抨击小池,是为了选举获胜的竞选策略。为了实现前代表太田昭宏提出的在大阪和东京的小选区的公认候选能取得全胜,应避免同得票能力强的党派对决。小池和新党的基本选战策略是同以大阪为中心的日本维新会进行地区间合作。但是新党组建后尚未明确公布竞选战略。小池就东京12区的候选人推举问题明确指示:逐一考察和都议会的关系之后进行综合判断。公明党认为:希望党也可能出现在公明党所在选区,所以山口代表对小池很避讳。


关于推举候选人,小池27日晚就如何对待旧社会党出身的议员向媒体表示,考虑到在宪法和安全保障观上的差异,“这些人大概原本就没法来(新党)”,表示将对候选人进行甄选。小池将作出何种判断是焦点所在。与此相关,希望之党众议员若狭胜在28日的NHK节目中表示,“这是一个既有右派又有左派的政党。将一个人一个人考察基本政策是否一致。并非抱成一团进行合并。”有关合并事宜,民进党国会对策委员长松野赖久28日在国会向媒体表示同意称“是一种方式”。负责团结旧社会党团体的前众院副议长赤松广隆也表示,“对于进入与执政党一对一的交锋,并不否定政权选择选举的做法”。


4、大考在即 安倍能否及格?

面对可能非常激烈的大选竞争局势,日本各界则一致认为安倍选错了解散众议院的时机。《朝日新闻》29日报道称,安倍选择9月解散众议院、10月开展大选的最大理由,是想回避自民党备受加计学园、阁僚争议言论等不利问题的困扰,利用民进党的自乱阵脚,认为此时进行大选,可望维持现有三分之二的议席优势。然而,小池组建的希望党、突然宣布加入大选的新形势,确实令安倍措手不及。据《每日新闻》9月29日报道,面对强势的小池阵营,安倍在28日众议院解散后的自民党合会上,指责希望党同意与民进党联手参加大选,是没有党派原则的趋利作风,顺应一时潮流的投机取巧,不能产生希望党向国民宣扬的“希望”,也不是小池知事推崇的“没有隔阂的政治”。安倍在28日的街头宣传演讲上重复了上述观点,并指出,数年前民主党(民进党前身)主政后,日本政界进入了一个新党层出不穷的混乱时期,经济长期停滞,到了2009年民主党执政后恶果发展至最高峰。安倍强调,从历史看,新党没有政治经验,经济政策缺乏一贯性,内部经常不稳定,因此只有在自民党和公明党的联合执政下,日本才会健康发展。安倍讽刺希望党:这个党连政策都没有就这样成立了,真的让人很震惊。

在9月29日的记者会上,安倍的亲信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强烈抨击小池率领的希望党:一夜之间连政策讨论都没有,一个政党就成立了。难道不是为了选举而凑数吗?这样没有理念的政治只会带来混乱和倒退。虽然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相互批判是常态,但是作为政府发言人的官房长官直接批评在野党尚属罕见。小池在第一次安倍内阁担任第一位女性防卫大臣,和安倍的关系不错。亲密合作关系产生裂缝是因为小池在2012年的自民党党首选举中支持安倍的竞争对手原干事长石破茂。于是和安倍阵营的关系恶化。小池就任新党代表后,双方一定会在众议院选举中对决。



对于安倍发起的言论攻击,小池方面针锋相对。小池在9月28日的记者会上强调,“不会因为参加大选,就辞去东京都知事职务。如果国会没有向国民希望的正确方向发展,我更要确保东京都的政策能够贯彻执行。”小池更点名指出,希望党主张宽容的改革,而从加计学园等丑闻看,自民党却是任人唯亲的政党,根本不会进行消除隔阂与差别的政治改革。对于敏感的修宪问题,小池态度稍显暧昧,表示安倍的修宪方案与现行宪法的区别很不清楚,还需进行广泛的研讨。

       当然,选民投票不是看谁的嘴大、嗓门大、能说狠话,而是看谁提出的政策更符合自己的利益和期望。而安倍颇为自得的是他的经济政策。每逢国会选举,安倍必然拿经济给自己脸上贴金,此次更是用一半时间自夸“安倍经济学”的成绩。面对即将开锣的新一轮“大考”,“安倍经济学”能为他挣得几分?

  【有数字无实感】所谓“安倍经济学”,即“三支箭”:“大胆的金融政策、灵活的财政政策和增长战略”实现恢复企业业绩、提高就业率及工资收入,最终达到扩大个人消费的目的,形成个人消费增长和企业业绩互相促进的良性循环。实施几年来,得益于日本央行实施的大规模财政“量化宽松”措施,日元贬值、美元升值带来日本企业出口业绩明显复苏,就业情况有所改善。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9月25日在记者会上说,本轮经济复苏从2012年112月起至今已持续58个月,将成为日本战后持续时间第二长的经济复苏周期。

  然而,漂亮的经济数据并未让日本国民享受到经济复苏的红利。虽然受海外经济拉动,以外需为主导的经济持续复苏,但日本国内收入水平和个人消费都增长缓慢,日本央行制定的物价上涨2%的通胀目标也是达成无望。明治安田生命保险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小玉祐一认为:“日本经济很凑巧地在(安倍)政权上台前触底。(安倍执政期间经济好转)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走运。”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党首前原诚司猛烈批评“安倍经济学”,他认为,安倍内阁实施过于宽松的金融政策和大规模财政支出来刺激经济复苏,通过这些“非常手段”实现的经济指标增长、股市上涨不能等同于“安倍经济学”取得成功。日媒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53.8%的日本国民对“安倍经济学”和政府现行的社会保障政策不认可。

  【为选票剜肉补疮】安倍面对此次众议院选举提出的政策主要是“育人革命”和“生产性革命”,以克服少子高龄化的社会问题,为此决定将提高消费税率后增加的预计达5万亿日元的税收,用于实现幼儿乃至大学教育无偿化,这笔税收原定用于返还国家借款。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9%的日本国民赞成此项政策,这意味着安倍的选前“笼络政策”已经奏效。然而日本政府日益膨胀的资产负债表却是惨不忍睹。根据统计,目前日本国债规模为865万亿日元,比2012年安倍政权上台时增加了165万亿日元,如果再加上地方债,负债总额超过1000万亿日元。债台高筑凸显政府财政重建的紧迫性,但挪用偿还国债财源的做法表明安倍已放弃重建财政的目标。安倍已经承认,政府关于2020年重建财政、实现基本财政收支盈余的目标无望实现。日本中央大学教授森信茂树评论说,自民党放弃重建财政的大旗将对金融市场产生极大负面冲击,很可能因此带来恶性通货膨胀。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