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云谷文化(第二十四期)·艺文志】石人一语(上)

云谷文化传媒 2018-09-04 08:18:26


石人一语访谈后记一)

孙亚军

再有二十多天,2017年即将落下华丽的帷幕,我们又将迎来一个新的纪元。暮然回首这即将离去的2017,欢乐、痛苦、煎熬、苦闷终将成为云烟。梦想依然需要砥砺前行,容颜可以老去,初心岂能相忘?

这一年,我发现我在追梦的道路上无比坚定,也无比从容。虽然我和我的朋友们在奋进的道路上也经历了很多酸楚,但是我们昂起头颅,顶风冒雪,砥砺前行。我们知道在我们前行的道路上,有很多师友关心我们,勉励我们,他们在用“立心”“传道”“良知”告诉我们,恢复中国传统文化,不是急功近利,更不是占山为王式的摇旗呐喊;他们在用“虔诚”“敬畏”“忘我”的情怀告诉我们,路漫漫其修远兮,沉下心来,实在做事,用心修补我们曾经的伤痕。

何石人先生就是这样一位以文化者的虔诚敬畏之心,以器物立人心之道的师者。先生出身寒门,少年之时便志存高远,寒宵苦读,十几岁时远走他乡,拜师学艺,三十岁之后重返蓉城潜心学问,四十岁终成一代工艺美术大师。在《石人访谈》时,先生之于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心怀广大光明,以君子之气,授业传道,俨然是魏晋人物。

清代史学家邵廷采先生曾在《思复堂文集》中说:“谓文章无关世道者可以不作,有关世道者不可不作,即文采不极,亦不妨作”。今以邵氏之论而观先生,无论竹刻,还是雕塑绘画,亦或是诗词文章,皆关乎时代人心,关乎文化气度,关乎学术尊严。

先生以道器立人心,在创作艺术作品之时,先生融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韵之气,赋予了道器以尊严,先生说:“事俭其行,器成示德”。在竹刻艺术当中先生以自我对儒释道文化的通融,试图通过人物形象传递一种人对世界、对自我的一种觉知觉醒。在绘画艺术当中,先生选择了唐代人物,先生认为唐代是中国文化精神最为自由和包容的时代。先生的笔下那些唐代的知识分子,心心相惜,他们精神自由,虽然以布衣之身,却心怀天下。先生说:“我们这个民族,我们的文化,正是需要这样拥有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如此我们才有了对文化的敬畏,如此我们才有了对使命的担当”。

先生以君子立世,以学养坚守文化道义的灵魂。君子为何?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对于何先生来说,本就是在艺术创作当中浸润思考而后的学养修为,本就是先生心中所坚守的文化道义。人心自知,便有良知。先生是在艺术实践与学养修为当中体悟君子的厚重之感,先生通过几十年的艺术实践深切的体悟到没有术的根基,其学便是空洞。所以,先生常说君子务实,在做事做人当中,在不厌其烦的艺术创作当中,一次又一次的感知文化的深邃与分量。

(责任编辑:吴涛)

文化良知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