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南北小街名人多

丁香小院 2018-11-06 17:29:00


这里所说的南、北小街,是指在北京朝阳门立交桥以西,以朝阳门内大街为界,两条南北相对的街道,南面的叫“朝阳门南小街”(以下简称“南小街”),北面的叫“朝阳门北小街”(以下简称“北小街”)。这两条街道都不长,大概加起来也就有3公里左右长。但是,这两条街的两侧,却有诸多的胡同;而且几乎每条胡同里都有诸多的名人故居。目前,这两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其东侧的胡同大部分已消逝,代之而起的是新建的居民楼和商厦等;西侧的胡同相比起来,则还有大部分胡同保留着,尽管有的胡同已“尾大不全”了,但保留下来的大部分胡同还是基本完整的。

 

先说说南小街吧,其南起建国门内大街的北京站口北至朝阳门内大街。这条街由两段街道组成,从北京站口起向北至东、西总部胡同(两条相对的东西走向胡同)这段街道,原名叫“方巾巷”;从东、西总部胡同向北至朝阳门内大街这段街道,原名叫“朝阳门内南小街”。现在,这两段街道合在一起统称“朝阳门南小街”。朝阳门北小街则南起朝阳门内大街,北至东四十条大街。

 

在老北京城流传着“东富、西贵、南贫、北贱”的说法。我们不评论这句话,但是我想,从东城地区曾住过诸多的官宦商贾名人这一情况看,大概也算是一条主要依据吧。住过或仍住着诸多的名人,那么自然有诸多的名人居所,若说纯粹的名人故居,也有些牵强附会了,因为有些名人居所早变成了大杂院。但作为名人曾居住过的历史事实讲,我们认为还应作为“名人故居”吧!尽管有些名人故居早已消逝,但是在当地乃至老北京人们的记忆中,它们大概永远不会消失。我们在朝阳门南小街西侧的一条胡同里住了40多年,如果从我们的老辈儿计算,恐怕住的时间就更长了。住久了,听的事儿就多,见的也较广一些,何况我们和一些名人之家也有过交往,因此我们想,还是尽自己所知,回忆一下这些名人故居吧。

 

别看这两条街不长,但两侧胡同很多,诸多的胡同构成了这一地区的胡同群。据我们回忆,朝阳门南小街的西侧大概自南往北原来的胡同依次是南衣袍胡同、象鼻子中坑胡同、新开路胡同、西总布胡同、外交部街、东堂子胡同、无量大人胡同、遂安伯胡同、东石槽胡同、干面胡同、史家胡同、内务部街、演乐胡同、礼士胡同、前拐棒胡同;东侧自南往北依次是顶银胡同、东总布胡同、大羊宜宾胡同、赵堂子胡同、羊尾巴胡同、禄米仓胡同、大方家胡同、牌楼馆胡同、新鲜胡同、南竹竿胡同、老君堂胡同等。

 

朝阳门北小街西侧自南往北依次是东四二条至九条胡同;东侧依次是烧酒胡同、吉兆胡同、南门仓胡同等。

 

若说起这些名人故居来,免不了有点儿列“豆腐账”,但若一一详细介绍,那么就不是一篇文章所能容下了。


1994年9月8日拍摄于方巾巷南口(原南衣袍胡同东口)


我们先从南小街西侧自南往北说起。其西侧南端的第一条胡同是南衣袍胡同。南衣袍胡同内有很多大杂院,也有不少独门独户的四合院,院内住过知名人士;还有些名人群居的大院,如7号院被人称作“大红门”,因为这座红漆大门的院子是原“两航”起义人员的宿舍,院里不仅住过两航起义中的一些名人,而且也曾住过一位人民解放军的著名将领钟赤兵将军;住过原民航局局长沈图。

 

往北与南衣袍胡同相邻的是象鼻子中坑胡同。胡同东口路北的大院里,曾住着梁思成先生的姐姐梁思顺女士,她也是一位著名人士,据说会讲几国语言。可惜这位女士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

 

往北的新开路胡同连着清朝怡王府所在的胡同。新开路北侧的一所大院,据说和世界著名的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有关。新开路北邻的胡同,便是西总布胡同,这条胡同据说在元代即已形成,历史悠久。其与东总布胡同原统称“总布胡同”,清朝末年,以南小街为界将其一分为二,定名为东、西总布胡同;上世纪20年代,又将东总布胡同东段与之相通的那条南北走向的城隍庙街改名为“北总布胡同”。


李鸿章祠堂

 

就西总布胡同来讲,胡同路北27号(现门牌号)原是清朝重臣李鸿章的宅邸。据说,李去世时,即在此处办理后事,发丧后,光绪皇帝下旨在该所建立专祠,祠名为“表忠祠”。李是第一个享建此祠的汉族大臣,此祠也是清代北京唯一一座汉人官吏祠堂。此处解放后被改为东城区文化馆,成为当地居民开会、娱乐的场所。现在这座大院已踪迹皆无,代之而起的是一座某公司的办公楼。

 

西总布胡同东口9号(现门牌号),曾是李宗仁先生的住宅,李从海外归来后即住此处直至逝世。

 

紧邻西总布胡同的外交部街,在民国以前一直称石大人胡同。石大人即明朝天顺年间权倾朝野的大将军石亨,是他伺机报复,唆使明英宗杀害了爱国忠臣于谦。当年,英宗在这条街为他建府邸,故此街命名石大人胡同。1913年,袁世凯把民国外交部迁入此街,石大人胡同从此改称外交部街。

 

这里还要提起一位古代重要人物,即清代被封为12个“铁帽子王”之一的睿亲王多尔衮。其府邸原在南池子,顺治皇帝即位后,对其恨之入骨,即于顺治8年将已死的多尔衮论罪追夺爵位,王府亦废除。直到乾隆43年,多尔衮冤案被昭雪,因其旧府已改建成庙,便赐新府邸建在石大人胡同。后来这里改为第24中学。

 

外交部街东口1号曾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先生的故居,现仍存在。李先生一生演剧多出,他塑造的林冲、秦琼、花云、岳飞、孙悟空等人物,各具风采,给人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是难得的文武全才老生演员。可惜的是,在“文革”中受到迫害使其年仅56岁便离开人世,实为憾事。其夫人候玉兰女士也是一位著名的京剧演员。


伍连德故居

 

外交部街往北是东堂子胡同。该胡同据传有800多年历史,且不同年代都住过名人。清朝的权臣鳌拜、大学士赛尚阿;中国现代医学先驱伍连德;著名文学家、原北京大学校长、被称为“学界泰斗”的蔡元培先生;文学大师沈从文;妇科专家林巧稚等,皆在此胡同居住过。与此胡同相邻的北面那条胡同是无量大人胡同,原名吴良大人胡同,据说吴良是明太祖朱元璋手下的大将,后改名无量大人胡同。著名的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29岁时,举家搬入无量大人胡同居住。

 

无量大人胡同北面是遂安伯胡同,这条胡同已不存在,著名的金宝街,就是在此胡同基础上建成的。遂安伯胡同原是北京以贵族府第命名的胡同之一,该胡同曾住着原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人民日报》总编辑、杂文家邓拓,他于1966年“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著名地质科学家李四光、人民解放军女将军李贞也曾在此胡同居住过。再往北的干面胡同不仅有悠久的历史,而且胡同里曾住过著名文学家钱钟书先生,桥梁专家茅以升,居住着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先生。


好园宾馆

 

这里要着重介绍一下史家胡同。这条位于干面胡同北面,且北邻内务部街的数百米长的街巷,两侧建筑整齐,多为深宅大院。该胡同不仅历史悠久,且名人辈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元帅徐向前曾在此住过;一位国家领导人在此住过;我国现代史上著名的学者、辛亥革命后曾任教育总长、北大教授等职的章士钊先生曾住在该胡同51号院,1973年原外交部长乔冠华与章含之结婚后也在此院住。51号西邻的53号是“好园宾馆”,这座古朴典雅的四合院,据说曾是清朝大太监李莲英的外宅,爱国将领张自忠也曾在此住过。解放后,此宅由全国妇联接管,老一辈革命家帅孟奇、邓颖超、康克清等都曾在此办公。1984年,好园宾馆成立,宾馆门楼上由邓颖超题字“好园”,寓意“女子园”。

 

该胡同还住过许多文化名人,仅以演艺界为例,众所周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宿舍即在该胡同,内住我国话剧界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女演员、表演艺术家叶子及金雅琴夫妇等著名演员。若提起曾在此楼居住过的,已故的话剧著名演员,因饰演《四世同堂》里的大赤包、《骆驼祥子》里的虎妞等而永远留在观众心中的李婉芬等,这座楼也应算她们的故居吧!


内务部街11号院

 

史家胡同往北的内务部街,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胡同。该胡同明代称“勾阑胡同”,清乾隆时改为“勾栏胡同”,民国成立后,北洋政府将内务部设在此地,胡同遂改名内务部街至今。该胡同内不仅有历史悠久的北京二中,而且这条街里也住过不少名人,如街内39号是著名文学家梁实秋先生的故居,据说梁先生在晚年忆起在这里的往事,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著名中医李少轩大夫、著名中医小儿科大夫周慕新也住在此胡同,他们的故居也仍在;著名演员姜文住过的大院就在此街内,即位于胡同东口路北的11号院。该院曾是清乾隆时一等诚嘉毅勇公明瑞的府第,是一座有几百年历史的大院。

 

内务部街北面的演乐胡同也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胡同,因明朝时教坊司所属乐队在此地排练而得名。胡同里住过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王光英先生。与之相邻的礼士胡同更有名,其中的129号院,是一所很气派的宅院,原是清末武昌知府宾俊的住所,“文革”期间,曾为“四人帮”干将于会咏私宅。提起礼士胡同,不少人会想到曾住在胡同里的“刘罗锅”刘墉。前几年,一部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使得刘墉成了妇孺皆知的人物,他曾经的住处也成了人们议论的话题。礼士胡同的刘家宅院,确切来讲应是其父刘统勋的赐第,刘墉亦曾住于此。不过,刘府现已变成大杂院。

 

若再看看东侧胡同的介绍,更是名人群集之地,因此不得不再以“报账”形式述之:


顶银胡同

 

街东侧自南始第一条胡同是顶银胡同,胡同里住过著名人士严济慈先生,而顶银胡同北邻的东总布胡同更是名人集中的胡同。一进东口不远的路北的一座小楼,即是已故的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却吉坚赞的住宅,该宅原是开国时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爱国人士张澜的住宅,张逝世后沈钧儒副委员长又住进去,沈逝世后即住进班禅副委员长。再往里的32号是马寅初老先生的故居。马老先生在任北京大学校长时,因发表著名的“人口论”而受到批判,离开北大后便回此居住。197610月,“四人帮”倒台,三年后马老被平反昭雪。1980年,马老因病住进北京医院,就此离开了居住几十年的32号院。

 

还有一位陈觉生先生,是民国时期的北京铁路局局长,曾寓居东总布胡同53号。此宅后来几易其主,解放后成了中国作协大院。该胡同住过我国著名作家张光年、艾芜、赵树理、严文井等。

 

民国时期,时任财政总长的周自齐也曾在此胡同居住,据说他还捐资修建了胡同的马路。

 

东总布胡同还内接一条北总布胡同,别看胡同不长,住过名人亦不少。24号院曾是梁思成、林徽因夫妇住宅;2号院曾住过原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将军。


朱启钤故居

 

隔过大羊宜宾胡同的赵堂子胡同曾住过民国时期任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等职的朱启钤先生。解放后,他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1964年他逝世时,适逢周总理在国外访问,周总理还特委托统战部送花圈悼念。该胡同往里通赵家楼胡同,这条胡同不长,当年2号院内住着袁世凯的外交次长曹汝霖。1919年五四运动时,爱国学生直奔此处,搜寻卖国贼曹汝霖,未找到他便一把火烧了曹宅,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火烧赵家楼”事件。

 

谈到北面的禄米仓胡同,原是明末清初九大粮仓之一的禄米仓所在地。当时的皇室每年都从江浙地区运粮来京,分储禄米仓、南新仓、北新仓、海运仓、南门仓、富新仓、旧太仓、太平仓和兴平仓。后来这些仓库名几乎都成了所在地的胡同名。


智化寺

 

禄米仓胡同东头路北原有著名的智化寺,据传是明朝太监王振的住宅,是王振舍宅而建成此寺。考之明史,王振是个有权有势的太监,他根本不懂军事,却统兵,并怂恿明英宗御驾亲征去抵御入侵的瓦刺军,结果大败,致使英宗被俘,而王振亦死于乱军中。

 

写到此,至于禄米仓往北的诸条胡同,究竟还住过哪些名人,若再一一列举恐怕一是篇幅过长,二是本人亦觉似乎有点乏味了,所以蜻蜓点水地说一下,如据说内务部街对面的大方家胡同东段北侧的小方家胡同内,曾住过京剧著名武生尚和玉、老生演员管绍华;新鲜胡同内住过文武老生李洪春;竹竿胡同内住过著名老生贯大元、名旦赵荣琛;这片胡同内也有清朝贵胄的宅邸……

 

若说起朝阳门北小街两侧胡同里的名人故居,恐怕也难尽其详。仅其北端西侧的第一条胡同--东四九条里就有清朝贝子奕漠的府邸,民国时期,这里又成了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的寓所;胡同里还住过汉奸、日本间谍川岛芳子。依次下来,八条则住过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妻子、“娘娘”李淑贤,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的婶子;还有著名教育家、语言学家叶圣陶的寓所;张学良之弟张学铭等名人的寓所。若再依次从七条、六条……数下去,本人亦觉难免其繁。

 

因此只能告诉大家,这些胡同里还住过著名作家、长篇小说《苦菜花》的作者冯德英;著名电影演员刘江;著名作家夏衍、王蒙;著名书法家王遐举等。在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即民国时期的几位领导人中,竟有两位住在这条街道两侧的胡同里,而且相距不远。一位是据说在民国领导人中唯一不是军人出身的大总统徐世昌。徐在民国领导人中,以翰林起家,可算个文化人,著名的园林饭庄北京中山公园内的“来今雨轩”的匾额就出自徐世昌的手笔。他就住在北小街西侧的东四六条胡同西段路南,其宅邸解放后改为122中学,后又改为166中初中部。另一位就是所谓大名鼎鼎的民国总理段祺瑞,他住在与东四六条东口斜对面的“吉兆胡同”。据说该胡同原名叫“鸡爪胡同”又叫“鸡罩胡同”。段认为此名不吉利,于是善溜须拍马的下属,遂建议更名为“吉兆胡同”,意寓“吉祥永兆”。但改名并未能挽救段祺瑞的必然下台的命运。如今,段的宅邸已消逝,在吉兆胡同这片旧址上建起了一片居民楼……

 

由于我们知之有限,可能还会遗漏不少名人及其住宅。那么,权起一点抛砖引玉作用吧!如今,这些名人故居有不少已经连同它们所在的胡同一起消逝了,保留下来的大部分院内住户和内部建筑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对有些名人故居,我们没有详细介绍其门牌号码,只是作一回顾吧!但这些名人故居及其轶闻,作为历史会代代流传下去。


丁香小院邮箱:

1405372258@qq.com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