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在“阁老坟”追思李阁老的故事

图说邓州 2018-12-04 12:05:57



                在“阁老坟”追思李阁老的故事

                        作者:笑熬浆糊





  为了寻访李贤墓,我驱车前往龙堰阁老坟村(今更名张庄村)。在邓州刁河北岸,紧挨邓州市龙堰乡张庄村东边的一块耕地上,有村人凭借记忆在荒草丛中庄稼地里寻找着曾经高大的李贤墓茔的大致方位(图示处)。


明朝年间,名臣辈出。诸如徐达、刘基、方孝孺、王阳明、杨士奇、杨廷和、于谦、张居正、海瑞、史可法、郑成功等等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主人公,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但却是明朝一位地地道道的贤臣、名臣。


那是明成祖永乐六年(1408)的一天,一个也没有打雷、也没下雨、也没异光的一天,一个啥都没有就很普通的一天,河南邓州诞生了一位小孩,他就是李贤【(1408—1466),字原德,谥号文达,明代邓州长乐林人(今孟楼镇长乐岭),历任吏部侍郎、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华盖殿大学士、内阁首辅等职,入仕三十余年,辅佐明宣宗、英宗、代宗、英宗、宪宗五朝四代皇帝。】。


听说李贤生而有异质,一天忽然得了急病,他的母亲叶夫人很是惶恐焦急,一位老妈妈看过后说道:“儿子天生非凡,有什么可担忧呢?”第二天,小李贤的病果然痊愈了,人人都称之为神。李贤天赋异禀,小时候就仰慕古今显达之人。眨眼间他已长大,六七岁小小年纪即立志求学,期间他没有掏鸟蛋,也没下河捉泥鳅,也没玩绕床骑竹马的游戏,因为李贤一直在忙一件事情——读书,读书。  稍大一点,即为州秀才(庠生),刻苦攻读,“日进月益”,于明宣德七年(1432),考中河南乡试第一(解元),这一年他24岁;第二年又考中进士,说直白点,李贤从此不再是一个书生了,摇身一变,成了官员,成了吃国家饭的有为青年了。【本段内容参考《李文达公神道碑铭》彭时


后来李贤入主内阁为相,穷乡僻壤出了个这么个大人物,那可不一般,现如今李贤在家乡河南邓州,名气还很大,被尊为一代贤相。


       入主内阁为相的李贤,“进贤退不肖”,他不拘派别、量才适用,择贤而用则群贤毕至,见贤思齐就蔚然成风。所引荐的大臣如年富、耿九畴、李秉、程信、姚夔、崔恭、白圭、许贵、顾彪、冯京、李绍等文武大臣,皆能廉洁自律、秉公办事、德才兼备,成为明朝中兴的股肱之臣。


李贤不仅自己位高德尊仕途顺达,而且才思敏捷、著述甚丰。所著《天顺日录》、《古穰文集》行于世,天顺二年他为总裁官编修史志《大明一统志》九十卷今存并传于世,他草拟的诏书、表章以及撰写的诗文、碑记更是无数。李贤的诗文质朴娴雅,文如其人。


成化二年(1466)初,李贤回家奔父丧,哀伤和辛劳过度而染上疾病,于十二月十四日,病故于皇帝赏赐的宅第,享年59岁。闻者莫不惜之,皇帝痛悼不已,辍朝三日,命工部具棺,礼部致祭,按“九坛”国祭之最高礼遇。并追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号文达。


李贤墓位于邓州城南十里刁河北岸【其祖父李威墓位于孟楼镇长乐林,其父李升墓位于邓州城西南解放村西】,又因李贤曾“入阁拜相”,人们亦称他“李阁老”,三处坟茔均称“阁老坟”。【后人多有诗文,予以褒扬。附《李文达公墓》一诗见文后附录资料


  沿着小路在文达公墓的大致方位旁寻寻觅觅,坐北朝南的主墓只能在上了年纪的村民手指中想象了(图示范围)。

据说主墓偏南一点的左右还各有配墓,现在也都化为乌有了······

作为曾经看守墓园的李氏后人,如今聊起“阁老坟”,也只是摇头和叹息。  


李贤恐怕是邓州历史上级别最高的官员了吧,作为一代贤相的故里,理应有他的享堂、墓地、雕塑、碑廊,也该有座陈列馆,也应立祠奉祀,本应让他的忠诚廉洁、高风亮节的人生轨迹以耳濡目染的方式在百姓中传扬,成为寻常百姓家口口相传的佳话,可是······如今,我们只能在遗留的文史中,只能从散落在各地的残破不全的石马、碑刻文物中去追忆“一代贤相”的故事——


初入官场的李贤崇尚儒学,每有学习机会绝不放过。一次奉命到山西、河南视察蝗灾。当时,听说山西籍御史大夫、河东学派创始人薛瑄赋闲在家,李贤就满怀诚心地前去造访,随后更加笃学健行,学业不断精进。李贤于正统元年被授予吏部验封主事,正统十年又擢升考功郎中,后改任文选郎中。

  

话说正统十四年(1449年)秋,蒙古瓦剌首领先举兵进犯山西大同,宦官王振独断专行,怂恿明英宗朱祁镇御驾亲征。李贤临时也得到了一个光荣的任务,代吏部侍郎跟从英宗朱祁镇出征蒙古。不过这次出差倒没有那么轻松,差点要了李贤的性命。


  由于组织失当,仓促应战,出现重大战略失误,兵部尚书邝埜(Kuàng Yě)、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这次出征30万明军几乎以全军覆没告终(历史上有名的“土木堡之变”),英宗皇帝朱祁镇还被人家抓了起来,李贤运气也算好到爆棚,是少有的从这次战争中活命逃回来的官员。


回到京城后李贤丝毫不敢松懈,因为蒙古军队一路杀到了京城脚下。皇帝被抓,敌军又兵临城下,李贤也有点蒙了,心想:“大明要完了吗?我只想安安稳稳当个官都不行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站了出来,他叫于谦,就是“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那位历史文人。在所有人都慌乱异常,甚至做好逃跑准备的时候,于谦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当时侍讲徐有贞言说星象有变化,应当迁都南京。于谦厉声说:“提议南迁的人应当斩首!京师是天下根本,只要一动便大事去矣。难道不见宋朝南渡的故事吗?”于谦力主抗战,得到吏部尚书王直、内阁学士陈循等爱国官员的支持,当然也获得了郕王(即后来的明代宗朱祁钰)的肯定,北京保卫战的决策才得以拍板确定。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于谦的光辉形象深深地烙印在李贤的脑海中——

是这个人在明朝军队士气最低落的时刻、在最危难的时刻挺身而出;是这个人接过了保护大明的重担;是这个人让我辈看清了一个文人披挂上盔甲,如何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武士;是这个人让我辈终于明白了一代忠臣应该是个什么样子啊!


  没多久打了败仗的蒙古将朱祁镇又送了回来,但这个时候的朱祁镇身份,已经不是皇帝,而是太上皇了。当时的皇帝是于谦等拥立的朱祁钰,也就是朱祁镇的弟弟。


如果说每个朝代都会经历一个由盛转衰的转折点,那么明中期发生的“土木堡之变”就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在这次事件中,66名高官、30万大军做了孤魂野鬼,不过明英宗朱祁镇虽也沦为了俘虏,但幸运的是在于谦的北京保卫战之后他能再次回到大明的怀抱。


本来于谦功不可没——

正是因为他在危难关头急中生智,才避免了朝廷内部的动乱;

正是因为他成功地奏响了北京保卫战的号角,才守护住了大明江山;

正是因为他才使得朱祁镇能再次回到大明的怀抱,才有机会在八年之后再次成为皇帝。

可是,也正是因为他成功地进行了北京保卫战,也因此得罪了前任皇帝朱祁镇,自然就成为再次当了皇帝的朱祁镇的眼中钉,再加上奸人构陷,最终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北京保卫战八年后,意料之中的“意外事件”还是发生了。代宗朱祁钰病重,心怀鬼胎的石亨、徐有贞等发动政变,重新拥立了英宗朱祁镇为皇帝。当然,这对于李贤来说,无非就是换了个上司罢了,无伤大雅。但石亨和徐有贞却做了一件李贤不能容忍的事情,终于触怒了这个宅心仁厚的人。石亨和徐有贞为了排除异己,诬陷于谦等制造不轨言论,又说什么于谦和一帮太监准备策划迎接册立襄王一事,于是最终借英宗朱祁镇之手杀掉了一代忠臣于谦!


  据说于谦死的那天,阴云密布,全国的人都认为他是冤枉的。李贤也怒了,他明白,于谦是彻头彻尾的被陷害被冤杀的(因为朱祁钰病重,但却没有子嗣,石亨和徐有贞投机发动夺门之变,将朱祁镇重新请上龙椅,却陷害于谦称其要立藩王为君主,朱祁镇为了皇位自然不能容忍,一道圣旨,于谦人头落地)。


  李贤仰望苍天,心想于谦为大明挺身而出,实为一代忠臣,我辈亦当如此!我辈纵非名臣,也应坚守正义,不能让忠臣蒙冤!


  李贤没有蛮干,一向气度端凝、处事平稳的李贤把一腔心事压在心底。土木之变后李贤入朝为官,只是拼命的工作。李贤在政治上一步步小心翼翼,最终获得了“夺门之变”后再次当了皇帝的朱祁镇信任,并在不经意间离间了皇上与石亨等人的关系,加之后来石亨等人权倾朝野党羽渐丰,李贤协助朱祁镇最终铲除了石亨、曹吉祥等做歹之人。李贤就这样不动声色地为了那个曾经要留清白在人间的于谦暂时报了仇。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李贤还称不得贤臣。他明白,上司朱祁镇是不会承认自己错杀于谦的,所以他一直隐忍不发,一直到朱祁镇去世后,李贤不惜冒着大不敬的罪名,对英明宽仁的新皇帝宪宗(明朝第八位皇帝,明英宗朱祁镇长子)诉说于谦的冤屈,最终帮于谦沉冤得雪,还了于谦一个清白。实际李贤和于谦并不熟络,但却能在于谦被害后,挺身而出,帮其沉冤得雪,这份道义和担当实在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作为一位有胆识、有远见的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在庙堂之上,李贤忠心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做出了积极贡献,被誉为“一代贤相”,也绝非虚言——


明代宗景泰元年(1450),柱石倾圮,百废待兴,他上奏《中兴十策》,竟使代宗欣喜不已,置之座右,常“备省览”;

景泰二年(1451),针对边事不断、军备废弛等问题,他又上奏《御戎策》,主张改进装甲武器,惕厉诸将,受到皇帝的嘉奖,晋升为兵部右侍郎;

景泰三年(1452),著成《鉴古录》,以古代二十二位君主之嘉言懿行,以期新皇帝师法古代圣王明君,并做治国理政之镜鉴参考;

景泰八年(1457)正月,明代宗病重。二月“夺门之变”后,明英宗任命李贤兼翰林学士,入职文渊阁,不久又升任吏部尚书;

天顺初年,山东遭逢饥馑之灾,皇帝召集阁僚商议。李贤力排众议,恳切力谏:担心官员中饱私囊,而“坐视民死,是因噎废食也”,使灾民得以抚恤;

受到个别权臣的忌恨构陷,李贤隐忍不辩,“非宣召不入”内阁,皇帝倒越发更加亲近李贤,尝不离左右,“顾问无虚日”;

······

不得不说李贤在任期间十分善于察言观色,因此皇帝也对他信任有加,而李贤也不负重任为大明朝廷推贤举才,为政期间颇有作为。这样的他注定不为奸臣所容,不过当奸臣屡屡陷害李贤时,难得的是时任皇帝每每都能选择相信李贤并派人保护他。


正是这样一位识大体的贤相,在他一番作为之下明朝才得以从“土木堡之变”的阴影中走出,走向另一个属于明朝的中兴盛世!


李贤不仅自己廉洁正直,而且在其接地气的工作作风里,往往蕴藏着不露声色的才智,深受英宗、代宗和宪宗的信赖和器重。围绕着历史上“传国玺”事件,他也曾智慧地避免了一次战争——


  那是天顺元年(公元1457年)初,西部的鞑靼族经常袭扰宁夏、甘肃一带,边疆不得安宁。同时朝廷还得到了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密报:千年以来若隐若现的“传国玺”就被这个鞑靼部落收藏着。这对当时的皇帝来说,可是一个惊天的喜讯!


  “传国玺”为皇帝印玺,据说最早是秦始皇用和氏璧制作的,上有丞相李斯书写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传国玺”也因此成了皇帝和皇权的象征。历朝历代的皇帝都以拥有“传国玺”而心理上认为正统,否则总有点心虚的感觉。


  史载“传国玺”自秦始皇以后,历经西汉、东汉、曹魏、西晋、东晋、隋、唐各朝。直到后唐最后一个皇帝李从珂怀抱“传国玺”跑上玄武门城楼自焚身亡,从此“传国玺”失去了踪影。


据说900多年前的北宋哲宗找到了“传国玺”,后来又被金朝的完颜氏拿走,再后来被元朝忽必烈的孙子铁穆耳得到。元朝将灭时,亡国的顺帝逃回蒙古沙漠,带走了“传国玺”。


  得到密报后,朱祁镇有些坐不住了。当时的大将军石亨心领神会,立即要求领兵奔赴边疆,灭了这个部落把“传国玺”拿回来。这时,朱祁镇转过头来,问他的辅臣李贤这事该咋办?

  此时的李贤也真有点为难。若顺从了皇帝的意旨,不就给了石亨表现的机会?但战事一起,必然劳民伤财,生灵涂炭;若不让石亨去吧?“传国玺”的权威性放在那里,它不仅是皇帝和皇权的信物,还成了承载国家千年兴衰史的象征,哪个皇帝不想拥有?


  李贤深呼吸一下,镇静地说:“鞑靼虽然在边地搞些小动作,但并未擦枪走火,更不算是侵略。如果我们悍然发兵,则是师出无名了······”

李贤用眼角瞄了一下英宗朱祁镇,见没啥反应,他接着看似轻描淡写却是字字惊心地说:“那‘传国玺’都知道是秦皇所造,李斯所写的,本来也就是一亡国的物件儿,几百年不见其踪影,天下不是一样的吗?也许本就没什么可值得珍贵的呢?”

说到这里,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


  一听李贤把“传国玺”说得如此不吉利,英宗朱祁镇若有所思,那好,还是以社稷为重吧!最后他点点头,断了这个念头。


  李贤不以“传国玺”为重,而从国家大局出发,从百姓切身利益考虑,不仅有胆有识巧妙地避免了一次国家物力损耗和军人百姓无谓牺牲的战争,而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也书写了改变历史的关键一笔!

(图片来自史料)

一日,明英宗又询问李贤对“夺门之变”一事的看法。李贤说道,“夺门”一词岂可示于后人,莫若“迎驾”还政之辞,“夺门”一说授人以柄,会落千古骂名的。英宗幡然醒悟,欣然赞同,诏令所有文本奏章勿用“夺门”二字,并革除在夺门事件中晋升的官员职务。


天顺年间,李贤被任命为内阁首辅。明英宗后期,有大臣进献谗言,离间英宗与太子关系。李贤为了社稷大业,不顾个人安危顿首直谏:立储大事,当“三思”而行,“传位太子”,则“宗社幸甚”。不久,太子朱见深即位,即明宪宗。


宪宗时期,李贤更是审时度势,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极力建言朝廷革除一系列陈规陋习——如遣返众多宫女、赦免前朝太子、废除嫔妃殉葬制度等,这些件件桩桩目前说起来寥寥几字,你可知每一件那可是含有多少人的血和泪、决定着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晃动着多少令人胆战心惊的刀光剑影?


(图片来自史料)

  据资料记载,李贤的先祖为蓟州(今京津一带)人,一说为汉将军李广之后【《李文达公神道碑铭》彭时】。唐朝时,李贤先祖赴邓州做官,因被邓州“山清水秀、地腴民淳”的环境所吸引,于是举家迁于邓州市孟楼镇长乐岭,耕读传家,瓜绵椒衍,至北宋徽宗时,已成巨族大户,同族兄弟48人,一度达到300余口同灶吃饭的盛况,长幼有序,和睦融洽,从未因家事发生过矛盾与争执,被朝廷表旌为“仁义之家”,号长乐李氏。


代代传承的祖训,被李氏家族视为家庭建设之本,族中极其看重“忠厚仁爱,与物无争,恬然自守于礼法之中”【《送夏千户序》李贤】的训导,在其家族兴盛之时,仍不忘告诫后辈要以德立世,正如李贤在他的碑表文章中所说,一个家族“思有以继其盛乎?欲继其盛,岂有他哉?惟修德、行义,而不亏焉,可也!”【《长乐林表》李贤


以德立身古今一理,它贯穿于每个人的人生全部过程,是一个人做人最根本的原则。纷繁的社会竞争,实际就是简单的“德”的竞争。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道德对于人的要求虽有着不同的变化,每个人体验和经历的内容也不一样,但是,“以德立身”的人生支柱是不变的,它对每个人人生大厦起着支撑作用的定律是不变的。


        李贤历经明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五朝。在任期间,经历了土木堡之变、明英宗复辟等重大历史事件。官当了那么久,历经了五朝,外敌的入侵、朝廷的争斗、皇权的更迭等,朝野一片动荡,他却毫发未损,他拥戴代宗而没有被英宗忌恨,可见为官之道也足够娴熟的。


也许在中国官场有很多无奈,有人刚烈,直撞南墙而去;有人委婉,迂回而行。千秋是非功过,孰对孰错?


如今,不管李氏刘氏也好,不管张氏彭氏也好,邓州历史上那些曾经的大家族的家风越来越“内化”成了现代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的行为准则,从而变得更具有针对性和时代感。在邓州,多数人已在房内张贴有“百善孝为先”、“家和万事兴”“修身齐家平天下”等匾额或十字绣图案,良好的家风正通过世代相传而源远流长,在不断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之中,得以理性总结、提升以及世代不间断的变通、完善、传承,让后代繁衍昌盛、人才辈出。


几年前刁河发洪水,桥被冲毁,当时无建桥材料,于是当地村民将李贤墓两块碑刻拉过来用作了桥面石。

庆幸的是,在南阳师院文史专家唐新先生的呼吁下,邓州市相关文化部门已采取抢救性措施将这两件文物保护起来,目前这两通碑刻竖立在花洲书院的内,供游人参观、阅览、凭吊、追思。


  李贤是古代官员的杰出代表,他身上所折射出来的精神气度,集中体现了那个时代文化的精髓。现阶段中国人的价值观想要合理形成不能从空中降落、不能舶来,只能在原有的文化基础上合理引导而形成。当下研究李贤,对李贤思想遗产进行科学深入挖掘,对现阶段中国人的价值观合理形成相信自有它特殊意义,不知这是不是一种文化自信?特别应该指出的是,李贤虽是一个著名的清廉正直的封建时代的官员代表,但他很多为官当政的事迹原则,恐怕也值得今天借鉴?

     “与人言,色温气和,躁暴者为之消沮。尤轻财好施,周恤穷乏,无间亲疏。拯救患难,虽不识者,亦尽力焉。其仁厚如此。居家,事亲极孝,友爱二弟甚笃,待乡党,咸有恩惠,处僚友,恒惇信义。言有不合,终不失和气。为学,一以圣贤为法。”【《李文达公神道碑铭》彭时】如果将“一代贤相”视为一个“文化体”,个人粗浅认为,文达公的“知识渊博、深谋远虑、任事勤勉、敬职尽责、尚直守正、竭忠尽孝、近清远浊、推诚守信”等,正是其“一代贤相”的文化内涵。


     深入挖掘“一代贤相”的文化内蕴并加以合理利用,也是可以为塑造邓州文化新风貌提供又一个强大的精神动力的。此外,中国古代士大夫的政治理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许正因为李家家教有特色,才成功造就了“一代贤相”。个人以为,利用每个大家族的家训家规的影响,加强对每一个家庭的教育浸润,从一个个具体的家庭做起,这样也许就可以做到家庭健康,从而达到社会健康。


从现有史料来看,李贤的立身行事明显有忠奸分明、谨言慎行、知人 善任、宽以待人、严于律己的特点,唯其如此,他才博得几任皇帝始终如一的信赖和朝中百官的景仰。尽管由于历史的和阶级的局限,在明哲保身的处世律条指导下肯定也做了一些违心的事,但如果冲破一时一事的局限,历史地全面地衡量李贤其人,我们认为,称他为“一代贤相”绝非过誉。


“伴君如伴虎”,臣下一着不慎,轻者贬官削职,重者杀身灭族。李贤能在那样的氛围中连续在朝掌权多年,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时局的混乱,皇上恰好需要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替他维系朝纲,支撑政局,而李贤忠诚谨慎,容止端重,素孚众望,正是一个托付国政的理想人选;况且,李贤有济世之略,经国之才,又善于权衡利弊,通政和人,确实能当此重任。


李贤的一生,可算是“质美而志高,量洪而福厚”的一生,生前身后,均有惹人称羡的荣耀。但这仅是统而观之的印象,若要透彻地了解李贤其人,恐怕还需更多有识之士对其立场、观点,性格及处世之道作进一步的梳理探究。

附录资料——

一、邓州长乐李氏一族,书香门第,历代“累有显官”,簪缨相继。祖父李威(字希哲),“才行卓异”,元朝时,曾任陕西乾州金牌总帅,明洪武年,任莆田(今福建莆田)、翼城(今山西翼城)典史,云南江川县丞等职。

李威育有三子:李善、李良、李升。李升即李贤的父亲,“自幼端重,识见出人意表,综理家务,井然有条”,且“天性正直,好善不倦,仗义轻财,怜孤恤难”,父因子贵,在景泰元年,李升五次获封诰命,被授予郎中、侍郎、尚书学士、少保学士兼大学士等职。

二、李贤为官期间,历经正统(朱祁镇)、景泰(朱祁钰)、天顺(朱祁镇)、成化(朱见深)四朝,于成化二年病逝,享年五十九岁,官至一品,善终,谥号“文达”。

  三、李贤的诗博大温宏,质朴娴雅,文如其人。一首《赐绣麒麟红袍》诗作,足见李贤经世致用、治国理政的文人心志和报国情怀——“麒麟盘绣上宫袍,天宠非常不易遭。一寸丹心惟报国,平生精力在挥毫。但思古道人情厚,敢望前修事业高。他日不惭纶阁地,浩然归老卧林皋。”【《赐绣麒麟红袍》】 

四、《李文达公墓》:“丞相佳城丹水前,暮云衰草惨连天。当时捧日回天地,此际乘箕壮岳川。青史勋名千古在,锦衣子姓万古传。忠良间气原同会,铁冢犹疑相伴眠。”

作者”笑熬浆糊"

作    者:笑熬浆糊

微 信 号:stp13838711986

作者简介:笑熬浆糊,本姓尚,业余创作,乃今日头条“图说邓州”以及微信          公众号“图说邓州”创始人及原创作者。

请您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图说邓州”

带着您走进邓州,认识邓州,了解邓州。

    点击下面蓝色标题,查看更多往期精彩    

——风土文化——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邓州越调”的昔今故事

飘香的邓州黄酒

深藏闺中人未识的“邓瓷土”

秋在农村老家

——旧迹新景——

“进士第”难道要真的“进土地”?

追忆逝去了的邓州韩公祠

神秘而厚重的国家重点文保单位“八里岗遗址”

柳风河畔隐身的中国唯一的墨城遗址

——美丽乡村——

邓州这条不起眼的水渠真的流淌着三国故事?

相约美丽乡村,邓州习营再探观

邓州罗庄青冢  汉井明柏关爷庙

杏山深处有人家——邓州市杏山传统村落之隔堤寺村

——名人故事——

湍河岸边的一代才子庞振坤

邓州市张巡故里寺北张

邓县曾经的风云人物丁叔恒(丁大牙)

邓州市构林古村,一位好汉曾在这里待过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