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烽火张垣」大明王朝——京师保卫战及显忠祠(下)

张垣方志 2018-07-16 08:10:14

烽 火 张 垣

编者按

张家口地处太行山、燕山和阴山山脉交汇处,是华北平原与蒙古高原交界之地,是连接蒙古高原地区与中原的唯一要塞,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张家口这座城市重要的经济、军事、文化地位。翻开张家口这座城市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的战争史,一处处声名远扬的昔日战场,一座座阅尽沧桑的要塞故垒,一段段气若长虹的长城古垣,诉说着从上古民族融合到解放战争最后决战期间50多场著名的战事,承载着历代前贤、爱国将领、仁人志士的丰功伟绩。张垣方志按公元纪年梳理了曾在张家口地区发生的重要战事以及相关内容,以飨读者。1368年明朝建立后,经过了靖难之战、明成祖五征漠北、仁宣之治,土木之变后,随即迎来又一场事关生死的战争——京师保卫战。天张垣方志向大家介绍京师保卫战及显忠祠,欢迎您在文章后与我们互动留言。

京师保卫战及显忠祠

北京保卫战的胜利,暂时把大明王朝从灭亡的边缘挽救了回来。事后,论功行赏,加于谦少保,总督军务,仍掌兵部尚书。利用短暂的和平时间,于谦着力建设北部边防,整顿边关军队,用计杀了叛将奄喜宁、内奸小田儿。

景泰元年(1450年),代宗遣都御史杨善为使,与瓦剌的来使同赴瓦刺见也先,议释放英宗之事。也先问:“太上皇回京后还能复位吗?杨善答道:“新帝大位已定,天下人心尽归趋,不会再改变了。也先见继续扣留英宗已无价值了,更何况明廷有于谦在朝,修武备、戒边城、兵精旅劲,代宗图治、开言路、肃纲纪、上下一致,若仍以兵相犯,已不可能取胜。于是在景泰元年八月,释放英宗回朝。

英宗过怀来县城,遥祭土木之战中阵亡的将士,并口喻怀来守臣,于土木堡修筑祠堂,纪念在土木之战中死难的将士。从上年八月土木丧师被俘,到景泰元年八月返回怀来,英宗在也先营中过了整整一年的缧囚生活。

京师保卫战及显忠祠

英宗回到京城后,在南宫(今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东面外交学会院内)做起了幽居的太上皇。

于谦拒绝封侯,仍在朝为官。但于谦不阿君、不树党、不避嫌怨,得罪了不少人,连他的亲信部下都十分害怕他,由他推荐提拔起来的石亨在北京保卫战后封世袭武清侯,但封侯后嚣张跋扈,多次被于谦批评而怀恨在心。

代宗由于沉湎女色,身体越来越差,将国家大事委托给武清侯石亨。石亨见代宗命不久矣,就与原来的一些主和派大臣,发动政变,夺取了帝位,把代宗朱祁玉废为郕王,并设计杀害了于谦,许多当时上表赞助策立代宗的大臣,也同时遭到杀害,制造了一桩大冤案。这次政变也被成为“夺门之变”,又称“南宫复辟”。

朱祁镇复位后,改年号为天顺。夺位有功的石亨、徐元玉、许彬、杨善、张軏与曹吉祥等人都被晋升。这些人在朝中横行霸道,到了曹吉祥受宠的后期,更发生了曹吉祥企图弑位的“曹石之变”,明朝国力逐渐衰弱。天顺八年(1464年),英宗朱祁镇驾崩。其子朱见深即位,是为明宪宗,改第二年为成化元年。

京师保卫战及显忠祠

宪宗即位后,对其父朱祁镇所制造的冤案,进行了彻底的“平反”,恢复了代宗的皇帝尊号,为于谦等冤死的大臣昭雪,将于谦葬于西子湖畔。宪宗认为:对其父前朝时的一些不得人心的措施,如若不彻底平反,就会使皇室内部、大臣之间互相猜疑,智者缄口,忠言不进,明王朝将会出现的一种“唯凿智以自私、外形骸而相忌,虽近于一门,乃远同四裔”的不利局面,只有通过给于谦等冤死者平反昭雪,伸张正义,才能把过去相互疏远的大臣团结在自己的身边,以达到“以此同事事必成,以此建功功必备”的境界。

为了以英宗的过失为鉴,警惕自身与后世,宪宗又命怀来守官重修土木“显忠祠”,立碑纪其事,以不忘昔日英宗远贤臣、用奸佞,导致丧师辱国的惨痛教训。为了纪念于谦在北京保卫战中及辅朝其间所立的不朽功勋,又令“显忠祠”内塑立于谦之像,并立碑撰文,以扬后世。祠成之日,宪宗亲自撰写碑文、题写祠匾。明万历年间,又对显忠祠进行了重修。可惜后来清兵入关时,毁于兵燹,匾文未能保存下来。民国年间,当地人曾捐款重新修缮了“显忠祠”,并又立碑撰文,记其初建与毁坏、重建之事,并对于谦的功绩做了评价。

据记载,冯玉祥将军任西北督办时,曾经来到“显忠祠”,并题写“于公祠”三个字,作为祠匾。后来在日本侵华和蒋介石发动内战期间,“显忠祠”都有所损坏。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当中,祠抄碑推,昔日残留下来的一些遗迹又重新遭受了一次洗劫。至今,土木堡的“显忠祠”已是形骸残存,只能看到正殿的大致轮廓。


(文章摘选自《张家口市志》《怀来县志》《张家口事典》《张家口军事文化大观》《张家口军事志》《可爱的张家口》《张家口历史文化丛书》《中国历史地图集》《怀来政协文史资料——土木城》《燕赵传奇——张家口往事》《白话明史》,纪录片《大明王朝》等)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