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重庆孕妇进产房10小时后去世,手术中医院曾打120求助.具体死因竟然......

圈圈重庆 2019-01-15 23:10:53



这原本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然而,他们的幸福却止步于一场生产手术....



10月15日,28岁的王馨健和老公曾华特意买来大蛋糕,他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迎接家中即将降生的新成员。


“宝贝儿,庆祝你出生的蛋糕都到啦,让家里人提前帮你庆祝吧。”当晚,王馨健在自己的QQ空间里留言,并对第二天的生产充满期待。


16日,王馨健在进入产房10小时后,因失血过多离世。医生宣布死亡的那一刻,刚为人父的曾华崩溃了……




当晚,王馨健在自己的QQ空间里留言


16日上午,王馨健的父母专程从山东老家赶来,守在重庆德安医院产房外等待外孙出生。从确认怀孕开始,家住渝北回兴的王馨健便在这家医院进行产检。


产前体征正常
手术1小时顺产改剖腹



网络配图


10小时后,他们接到了女儿去世的通知。


昨天,岳母和我在这儿足足等了10个小时,我多次询问老婆在产房里的情况,医护人员都说生命体征平稳,状态不错。但到了晚上,他们突然告诉我‘人不行了’,然后不到20分钟,就说我老婆‘走’了。”曾华和他的家人认为,德安医院在手术中存在失当和隐瞒,才造成了王馨健的最终离世。


怀孕期间,王馨健身体状况不错,虽然出现过高血压和高血糖,但被控制了下来。生产前两天,医院做的检查表明,她身体体征一切正常,家人在征求了医生的意见后决定顺产。


16日中午1点,王馨健被推入产房。下午1点40分,德安医院告诉曾华,小孩的胎心有减弱,建议改为剖腹产,曾华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产妇急需输血
三个多小时没调到血


网络配图


手术继续进行。下午2:40左右,医院告知曾华要给产妇输血。但德安医院没有血,只能外调。此时,产房的医护人员告诉曾华,他老婆“身体体征一切都平稳,状态不错。”


曾华提出,他是O型血,可以采血。医院拒绝了曾华的请求,“按规定,不能直接用家属的血,必须走调血的流程。”


下午3点40分,医院告知曾华已经出生的婴儿需要转院。“之前,孩子什么时候出生的,也没人告诉过我们是男是女。”曾华说,他也是看了新生儿转院通知书,才知道是个女儿。


他陪着女儿转院至一家三甲医院。王馨健的妈妈宋琳琪在产房外留守,她看到进出产房的护士越来越多,宋琳琪紧张了:“我问了不止10次,女儿情况怎么样,他们说生命体征很平稳。”


下午6点确认切除子宫
凌晨产妇离世



网络配图


下午6点,曾华还没回来,王馨健的爸爸王平在切除子宫的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6点多,医院终于调来了血,然而调来的血不够,接下来几个小时,医院在全市范围内调血。“我们看到,医护人员到医院楼下拿药的次数多达10余次,好几家大医院的妇科专家也相继被请来。”宋琳琪确定女儿出事了。当天接近凌晨,医生告知家属,抢救无效,王馨健离世。


家属要求德安医院还原当天手术情况


怀孕中的王馨健(左一)和家人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进入产房的10个小时里,


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原因导致王馨健突然死亡


悲痛的家属希望得到答案。



17日晚7点,曾华代表家人和德安医院进行了谈判,谈判中,曾华提出德安医院给妻子道歉,并要求还原当天手术的情况,回答自己的疑问。德安医院答应下来,但对下一步的各项事宜,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昨日下午,双方进行了第二次协商,仍然未果。


截至记者昨日发稿前,事件仍在调查中,双方仍未达成一致意见。目前,孩子在一家三甲医院治疗,情况稳定,德安医院承诺将安排专人负责进行沟通,并负责孩子的医药费用。


昨日,记者联系上负责处理此事的德安医院负责人,听说记者身份后,他挂断了电话,随后电话就打不通了。



四大疑点,院方作出回应


17日下午,就产妇死亡原因等问题,家属与德安医院进行了交涉,晨报记者进行了旁听。


①医院为何拒绝家属献血?


曾华:为什么调血3个小时没有调到,第一次调回的血很少,我们当时问过这些血够吗?医院说可以,但后来又全市调血,我是O型血,主动要求抽我的,为什么拒绝?


德安医院产科住院部主任虞柯静(王馨健手术医生):根据规定,医院不能直接从家属身上抽血,只能到血库调血,直接用家属的血是违规,我们不敢。当时是下午3点多,调血途中遇到了堵车。


德安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我们先去急救中心调血,但该中心也没有血可调,随后又到妇幼保健院调血,调到一袋,然后又到渝北区人民医院调血。在此期间,路途上很拥堵。

②抢救中为何隐瞒产妇病危?


曾华:我们问过无数次产妇情况,回答都是生命体征平稳,状态不错,直到晚上11点才突然告知产妇不行了,为什么?


虞柯静:其实下午就出现大出血了,我们应该是跟你们说过情况不好的,只是口头上的,你们忽略了。


德安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我并没有真正进入产房,我告诉你的是我所能了解到的情况。

③为何不及时告知新生儿状况?


曾华:为什么孩子出生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人通知我们?


虞柯静:实际上,转院以前孩子情况就有点不好,有缺氧。

④手术真实情况是否存在隐瞒?


曾华:为什么知道子宫状态不好,到了下午4点才要求切子宫,是不是早点切就不会像现在这个结果?


虞柯静:我们的手术都有预案,第一治疗方案是尽可能地保住子宫。我无法回答你第二问题。


6名三甲医院医生参与施救

产妇死亡具体原因仍需调查

昨天,就家属质疑的调血时间过久的问题,重庆晨报记者向市血液中心工作人员咨询了我市的用血流程。市血液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我市绝大多数医院用血,都必须与血液中心联系,到血液中心取血,医院不能自主抽取他人血液直接用于手术,那属于非法采血。但并非所有医院都能到血液中心拿血,只有有相关资质的医院才可以,而部分没有资质的卫生院确实存在向有资质的医院拿血的情况。


在发现产妇情况不妙后,德安医院曾拨打120求助,主城多家三甲医院的医生参与了最后的施救。昨天,重庆晨报记者联系上一名参与抢救的某三甲医院医生,了解当晚的情况。


16日晚9点过,这名医生接到120报警求助,赶往现场。“根据经验,我们预估到病人情况肯定很危险,所以联系了我们医院ICU的主任一同前往,配备了最好的急救药物。”这名医生说,他们到现场后,产妇已经处于非常危急状态。


当晚,除这两名医生外,另一家三甲医院的妇产科医生也赶到了现场,前后共有6名专家留在现场对产妇进行了急救。


6名专家一直抢救到次日凌晨零点,产妇正式宣告临床死亡。当时病人家属已几近瘫软。


医生们认为,从临床表现上看,产妇的死亡是属于大出血症状,但具体原因目前还无法判断。


重庆晨报 记者 石亨 王珊

来源:重庆晨报 微信号cqcb95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