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探究中国赏石文化的缘起、传承与发展

石记 2018-05-14 14:36:17

    编者按:孙老淮滨先生,“全国赏石三老”,获中国观赏石协会颁发的“观赏石文化特殊贡献奖”,为当代饮誉海内外、硕果仅存的赏石文化泰斗之一。苏州陈金根、天津柴宝成、加拿大栾永军、上海高新村、广州蔡中华、合肥谷成久等国内外赏石名宿俱尊之为师,更有李森、武廷春、王晨、吴子辉等一批在国内赏石界颇具影响的入室弟子爱之若父。世有淮滨,堪作文化之幸、艺术之富、赏石之福乎?

赏石文化, 是中国独有的特色文化。它源远流长,为劳动人民所创造,为文人士大夫所习染,从古到今,上至   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好尚,以致痴迷。赏石文化,不仅遍于中国,而且远播国外,及于朝鲜、韩国、日本及东南亚等国和地区,以后又影响到英、美等西方世界,是东方文化一支绚烂夺目的奇葩。

一、从古人类文明遗存探中国赏石缘起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是世界上唯一未曾中断过文明的国家。中华文化是华夏民族创造的最古老、最辉煌灿烂的文明之一,中华石文化的起源与中华文明史的起源可以说是同步的。从我国已经发现的距今4000—10000年的新石器遗址就有700多处,其中做过发掘的约有400处,并且已有断代分期研究和C14测定,已经建立了史前文化的年代序列。新石器时代是中华文化起源的重要时期,也是中国石文化肇始的重要时期。人类历史学家研究证明,早在50万年前的人类祖先就已经使用自己磨制或打制的石器工具进行狩猎,利用天然或人工凿成的山洞栖身,用以躲避野兽和风雪严寒的侵袭。距今约50万年左右,北京周口店龙骨山石灰岩洞中的北京人,已经使用石针和骨针缝制兽皮,并开始用石钻镞钻木取火,开始熟食。距今约20000年前,北京周口店的山顶洞人已经能够打磨、钻孔并以赤铁矿染做红色的石珠做佩饰。距今7000年前的河姆渡(今浙江余姚境内)人就已经用玉石制作玉环、玉璜等玩赏物,从而把它从石器工具中区别开来,这便是人类赏玩石的实物遗存,作为单纯的赏玩之用。

当人类告别野蛮与愚昧,进入人类文明的社会,对于往古的石文化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在《淮南子》一书曾经记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撄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 凅、冀州平、狡兔死,颛民生”。女娲炼石补天的动人传说从往古一直流传至今,成为中国石文化的经典。

(孙淮滨学生收藏)

二、从民间赏石 “ 非遗 ” 传承到“文人赏石”文化提升

在春秋时代《阚子》一书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故事:“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台(今山东临淄县西北)之东,归而藏之,以为大宝。周客闻而观之,主人父斋七日,端冕之衣,衅之以特牲,革匮十重,缇巾十袭。客见之,俛而掩口,卢胡而笑曰:‘ 此燕石也,与瓦甓不殊’,主人大怒,曰:‘商贾之言,竖匠之心!’藏之愈固,守之弥坚”。《山海经·北山经》:“北百二十里曰燕山,多婴石”。晋代郭璞《注》曰:“ 言石似玉 ,有符彩婴带 ,所谓燕石者”。说明燕石是一种带有五彩纹理的玉质美石,令人赏心悦目,为“宋之愚人”获而宝之。“愚人”本意为蠢笨无知的人,“宋之愚人”是一个具有朴素赏石审美意识的平民,这个“愚人”并不愚,他应该是中国石文化历史上的第 一个 “ 石痴 ” 。故事中周客讥笑痴石 者为 “ 愚人 ” 。而 “ 愚人 ” 反以 “ 商贾”、“竖匠”俗庸之辈痛斥周客。故事亦庄亦谐,反映出春秋时代的赏石美学观。在《阚子》两千年后的《聊斋志异·石清虚》中也出现一个痴石者:故事的主人公邢云飞,偶得一石,四面玲珑,峰峦叠秀,爱之如命,供于内室。其后数次为贼人和恶吏所夺,邢翁或质田相赎,或重笞入狱,折磨殊甚,屡欲以命殉石。后为仙叟石清虚点化,告之曰:石上九十二窍为汝寿数,如许之减三年寿,乃可相终始,邢翁坦然受之。后邢翁八十九岁无疾而终,子孙以石瘗之。后人有诗赞曰:“异石玲珑竟不顽,屡遭攘窃屡珠还。笑他海岳庵中客,泪滴蟾蜍别研山”。诗人赞美邢云飞爱石之切,尤胜米芾。蒲松龄笔下的邢云飞,也是一个民间石痴。

中国的赏石文化,起源于远古的人类祖先,由生活器用发展到生活器用与精神赏玩并举。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不断推进,由原始人类的随意性衍绎为文人赏石的精神性。唐代以后,中国赏石由文人士大夫所主导,以儒家文化为主流,以儒、释、道三家文化渗透合流,又融入了诗词文赋、书法绘画等高雅艺术,形成了具有中国品质、作风的高雅文化,把中国石文化推向极致。《阚子》里的故事发生在唐以前的春秋时代,文人赏石尚未形成。宋人之愚诚,传承着人类祖先崇石爱石的基因,是中国的第一个“石痴”。蒲松龄笔下的邢云飞,又是一个石痴。邢云飞爱石如命,情凝于石,几欲以命殉石,绝非抗尘走俗之辈所能为。米元章是历史上著名的文人石痴,但是他在镇江一处晋唐古建面前竟然经不住诱惑,最后舍弃研山,以石易宅,其与邢云飞以石殉命,孰轻孰重?莜判分明。蒲松龄是清代社会下层的布衣文人,虽然位卑人微,但他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赏石家,他一生留下了震动中国文坛的名著,并有《石谱》问世。邢云飞爱石的故事,是蒲仙自我精神的写照,把文人赏石境界写得超凡绝俗,已臻仙化诗化,是一曲赏石文化的颂歌。蒲松龄的《石清虚》,发展了文人赏石文化,具有高深的文化内涵。

笔者忠贞于灵璧石文化,自幼受到祖辈的薪火相传。后供职于灵璧县文化馆,视弘扬灵璧石文化为己任,痴情投入,至于耄耋之年,此心未泯。20世纪 是一个变、动、乱的年代,中国受到西方列强和东洋暴邻的入侵与浩劫,20世纪60年代又受到“文革”的冲击,中国文化受到空前摧残。20世纪70年代末,适逢中国改革开放,带来了科技、经济和生产的大发展,人们从苦难中转向物质享受,但是高度的物质享受与极度的精神空虚形成反差,一时间纸牌麻将充斥里巷,饭庄酒肆呼幺喝六,既污染观瞻,又影响国风。当时我主持灵璧县文化馆工作,除积极开展多种多样有益于民众身心健康的文化生活外,总想挖掘一种为中国人所习尚,灵璧县所独有,具有中国精神、气质的高雅文化,于是我首选了灵璧石。

    但是当时既贫于实物,又乏于史料。明代邑人王凤竹的《灵璧石考》是我唯一依赖的古籍文献,但是它却传递了令我失望的信息。其谓:“国朝(指明朝) 垂二百六十余年,寥寥无闻,即问之土著者,竟亦不知灵璧石为何物。”又曰:“盖物之尤者,多见于始出时,而其后渐消落也。端溪下砚发于宋而竭于宋,安知今日之石不将为广陵散乎?”研读于此,沮丧不已,但心犹不甘。一日,复谒磬山,逡巡于磬山及周围旷野中,偶然一尊墓碑矗立面前,似乎心有感应,疾驱向前,首先精美的墓志书法吸引了我的眼球。详读墓志,知其为皇清一布衣文人,墓志谓其“质鲁异常 ”、“ 好古敏求 ”。常“ 登东山(磬石山在村东故称)以抒啸”,“罗巧石(当地土著俗称灵璧石为巧石,至今亦然) 以怡情 ”。 “ 夫公之爱石于透、瘦、皱、秀、声、色、玲珑, 具天刻神镂之妙,峰峦洞壑之奇,山水人物之巧者,皆把玩不置,秘藏诸笥。虽宋之米襄阳见石则拜不是过也”。又曰“四方来学之士,粗野者皆化为文雅,狂妄者皆化为谨厚。春风普嘘,桃李满门。 ” 吁!讵维赏石悟道, 给人以善 良、安详、明净、和平之性格,由之净 化灵魂,启灵益智,天人相际之感应者乎?论石至此,可谓已臻极致!

    马元烺应该算是一个灵璧石文化“非遗”传承人,他生活于清同治、光绪间,在他的墓志中仍在告诉世人:灵璧石文化未泯。墓志提供了与明代王凤竹全然不同的信息,给我格力,引导了灵璧石文化的再次复兴。于是我诙谐的大呼一声:“ 平民石痴,死后都有贡献”!从此以后,灵璧石从长期没落得到复兴与发展。

(孙淮滨收藏)

三、探骊 “ 泗滨浮磬 ” 沉浮提升磬石文化品位

灵璧县渔沟镇的磬石山是“泗滨浮磬”的产地。“泗滨浮磬”是历代皇帝采石制“磬”的原材料。制磬的历史悠久,《通礼义纂》载:“ 黄帝命伶伦造磬 ”。《世本》曰:“ 尧臣毋句作磬 ”。《乐录》云:“ 磬为舜臣叔所造”。《史记》称“少昊制浮磬”。总之,磬有着悠久的历史。1950年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中出土一片“虎纹磬”,横长84厘米,纵高42厘米,磬体上镌刻着精美的虎纹图案,是一件距今三千年前商王朝的宫廷遗物,为中国历史博物 馆收藏,被编入《国宝大观》一书,专家认定“虎纹磬”石材来自安徽灵璧磬石山。   

磬,是中国最古老的乐器,是中国音乐的鼻祖。《白虎通》曰:“磬者,夷则之气,象万物之盛 ”。《玉海》 云:“八音以石为君”。《乐记》云: “钟磬琴瑟以和之,干戚旄狄以舞之, 此所以祭先王之庙也”。磬乐为古代天子独用专享,编磬是一种高贵无上的礼器。《吕氏春秋》一书记载着尧命大臣夔敲击着石磬,率百兽起舞的巫术活动。《淮南子》记载:夏禹每次临朝都要闻磬听政,让国君“居安而思危”。春秋时代的孔子,一次听了编磬演奏的 《韶》乐以后,竟然兴奋得“三月不知肉味”。磬乐现在似乎淡出了音乐舞台,但是在南京中山陵、广州中山堂正厅仍然悬挂着圆形雕花特磬,我们仍然可以看到它的历史身影。这个神秘的泗滨浮磬”究竟产于何地,历史上曾出现过诸多争论。

《尚书·禹贡》对“泗滨浮磬”的记载确实过于简略,泗水发源于山东省泗水县,至洪泽湖畔入淮,长达1000余里,“泗滨”确指何地,历代史学家虽有考证,大都语焉不详,而且各家各持一说,莫衷一是。考证起来颇费苦心。笔者为此筢梳文史,引证确凿,写出了无隙可击的考证文章(见于笔者他著)。   

确指灵璧县城北 70 里渔沟镇的“磬石山”为“泗滨浮磬”产地,取得了史学界的共识,确立了古史长期未有定论的问题。磬石山不但是“泗滨浮磬” 的产地,而且是灵璧石文化的地标,开发弘扬和发展灵璧县的磬石文化和灵璧石文化,如果没有磬石山,还有什么文化可言!笔者对于“泗滨浮磬”不但考证翔实,而且开发较早,新中国成立初期就为江苏省博物馆复制过编磬,20世纪60年代为北京天坛、曲阜孔庙先后制作编磬八架(24片套)。其后又为天津音乐学院、河南开封相国寺制作三套,从而熟练地掌握了制作技术。20世纪70年代初,灵璧县磬石工艺厂建 立,在笔者的协助下开展了编磬研制工作, 笔者在传统编磬基础上又研发了“云磬”、“鱼磬”和“条磬”,尤其条磬受到南京市歌舞团打击乐专家裴德义的赞赏,因为条磬不但可以击奏,而且可以刮奏。其后,又在条磬的基础上研制磬石琴,现在仍为市场热销。

新研制的编磬,通过在南京歌舞团参加的北京的“全国首届艺术节 ”和1985年在古城西安举办的“七省市打击乐演奏家金石之声音乐会”上演奏,以其独特的音乐效果,赢得中外音乐专家的极大赞赏,新制的云磬音质纯正,音色华美;鱼磬置于中高音区徘徊,柔和悦耳;条磬声在高音区回荡,清脆悠扬。灵璧磬石音乐,音质纯正,悠扬清亮,气势宏博,泛音绕梁,与其他乐器配合默契,融为一体,极富表现力。如此天籁之音,外国音乐家闻所未闻,视为神奇。编磬是华夏律吕的鼻祖,“八音以石为君”。编磬与编钟合奏被称为“金石之乐”,在全世界音乐中独一无二。 如此国之瑰宝,长期湮没于历史的尘埃 中,我们能够成功地挖掘抢救,是对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贡献。传统编磬得到成功复制,新型编磬的科研、制作以及舞台效果已取得空前成功,但还是觉得如此珍贵的“泗滨浮磬”仍有更大的潜能可以挖掘,于是一个“磬石工艺”便在笔者胸中形成概念。据笔者所知,在明朝灵璧民间石雕艺人就用磬石制作“双鱼击磬”、“五福捧寿”磬等,并有作品传世,安徽省博物馆有收藏。于是笔者到省博物馆借来一件“三鱼(馀)磬”藏品,根据传统形式,设计了一件圆形“五福捧寿”镂空雕花磬。中间为一个篆书“寿”字,周围饶以翩翩飞舞的抽象蝙蝠。抛光以后,色如墨玉,光鉴照人,弹指轻叩,玉振金声。在全国工艺品会展中,以其稀有性、传统性、开发性以及声色之美,获得高奖。笔者从事书画事业,平时总想得到一套古香古色、与众不同的珍惜文具,于是“磬石文具”首先在胸中酝酿,设计起来也得心应手。图纸既定,笔者亲自到工艺厂指导加工生产。文具为笔筒、笔挂、笔架、水盂、镇纸、印泥盒六件套。抛光后,具有强玻璃的光泽面,黑如漆、滑如脂、温如玉,光如鉴,珠光宝气、玉振金声,兼具声色之美。在不同的型器上以不同的诗词雕上各种不同的精美书法,古雅可爱。

第一次在全国工艺美术作品展中即受到外交部、外贸部、中国工艺美术公司的高度赞赏,评比中荣获一等奖。从此以后又发展了大型圆雕,有人物、佛像、山水、花鸟、室外雕塑、室内摆件,以及各类磬石乐器等。一共开发了8个系列,300多个品种,极大地丰富了灵璧磬石雕的内涵。磬石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珍稀石材,不可复制。“灵璧磬石雕”为中国一绝,独家拥有,具有奇特性、珍惜性、唯一性,不可复制,不可再生。并且磬石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深厚的精神文化。因之“灵璧磬石雕” 极具收藏价值。1991年笔者曾以《磬石之乡—灵璧》为题撰写介绍文章。载入《中国名乡》一书。灵璧作为“磬石之乡”早已蜚声全国,它比“中国观赏石之乡”的公示时间要早十七年。

(千秋大尊,马浩瀚收藏

四、发古人所未发 灵璧石新 品种惊现

中国供石自唐宋以来大多崇尚黑色。灵璧石颜色青黛,沉着古厚,不落浅薄,为赏石界称道。很多古籍在辨别灵璧石真伪时说:“伪者多以太湖石染色为之”,从而看出黑色灵璧石在赏石者心理上的定位。但是20世纪90年代灵璧石复兴时期,却有文章力贬灵璧石“纯黑色,阴气重,不 ‘ 吉祥 ’之词”。笔者对传统灵璧石“色墨凝黛” 引为高雅,但是也曾企想过灵璧石若有更多的色彩则更加灿烂。一次,笔者研读明代李日华的《六砚斋笔记》,其中就记载过:“宋吴兴向氏有‘雪白灵璧石’,高数尺,卧砂、水道皆具,而声尤清越。聊备一说”。于是豁然于胸,知道宋代已经有“雪白灵璧石”面世, 而且“高数尺,卧砂、水道皆具”,而苦于不知出于何山。1976年,笔者决心 对灵璧所有山头进行普查,冀以发现灵璧石新品种。

大约两年的时间里,笔者就开发了更多色彩的灵璧石。并高兴地写出《璧色斑斓灿古今》(1978年稿)一文,后来刊载于安徽省文史资料《江淮风物》上。文章结语,特以诗化的语言结束全文:“灵璧石种类繁多,千姿百态,彩泼墨染,流光溢翠,五光十色……真可谓红如朝霞,白如霁雪,黄如蒸栗,绿如春茵,黑如纯漆。多彩者有如王维妙手丹青,有如米芾淡抹烟云,有如西施清流浣纱,有如织女巧绣云锦,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灵璧石被命名为“红灵璧”、“黄灵璧”、“紫灵璧”,绿色的“菜玉”,以及丰富多彩的各色图案石都是在这两年中发现并命名的。关于“雪白灵璧”终于在家乡朝阳镇独孤堆山上被发现,笔者尤为高兴。后来上海爱石协会陈瑞枫会长来笔者处,笔者以两方“白灵璧”相赠送,照片发表于该协会会刊《石趣》上。其中一方为台湾石友沈迈士先生捧走。灵璧石经过认真普查开发以后,品种繁多,色彩丰富,并不只是 “ 一抹黑 ” 、“ 阴气重”。可谓万紫千红,争奇斗艳,呈现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五、正古人之所误   灵璧石巨峰再面世

宋徽宗建艮岳,灵璧峰石尽展风采,在徽宗御制《艮岳记》、祖秀《华阳宫记》均记载甚详。据宋人王世清 《挥麈录》记载:“ 灵璧贡一巨石,高二十余尺,舟载至京师,毁水关以入 …… ” 此石为宋徽宗御书其上曰 “庆云万态奇峰”,置于艮岳萼绿华堂前。宋元明清诸朝,灵璧峰石即销声匿迹。明人王守谦曾在《灵璧石考》中武断其词:“所谓研山蟠螭与尽天划神镂 之巧者则绝不可得 ”。晚明谢肇淛在《五杂俎》中也如此肯定说:“叶石林自言过灵璧得石四尺许,以八百金市之,其贵亦甚矣!今时灵璧无有高四尺者,亦无有八百金之石也。”此二位明代人之误论,一直影响清代三百年,乃至民国,灵璧峰石一直无人问津。

1988年春天,笔者专程去磬石山考察石源,在磬石山东土龙山西麓,发现一块高出地面约一米的玲珑石,但是莫测其深,便下山请来六位农民,携带工具,进行试掘。掘土两米余,石根突露,通体约三米有奇,四面可观。当时喜出望外,随即雇一台拖拉机运回灵璧,鸠工置于院中。此石一出,打破了数百年的沉寂,消除了前人峰石绝迹的误论。这块峰石从发掘到运回灵璧,渔沟石友李富贵相陪全过程,为其以后觅石与开采扬帆导航。第一块峰石面世之后,笔者经常去渔沟,与李富贵一起进山,相地相石,遇到好苗头即掘土审势,好则掘之,差则弃之。历时半年,已植石成林。为了挖掘出更大的峰石,开始购置起重工具,从此,峰石越挖越大,品质愈来愈精。挖峰石的人也越来 越多, 形成一个群众性挖掘峰石的高潮。从此灵璧峰石源源流入城市,为装点美化城市大展风采。在20世纪90年代 初期,山东杨宏书运往青岛的第一块峰石就达73吨,第二块是合肥神鹿集团运去的“八皖神韵峰”,高近9米,重达88吨。天津宝成奇石园聚大型独立景石颇多,如“大佛”、“福门”、“天神之恋”、“大哉祁连”等。其中大型峰石可逾百吨,尽皆气势磅礴。苏州静思园的“庆云峰”,为当代最大的灵璧巨峰,素以“江南园林四大名石”之一的上海豫园之“玉玲珑”,曾因洞多名世,被清代文人王孟洮赞赏为“万窍灵通,是石中异宝”。其实“玉玲珑”通高仅3米,孔洞只有72个。庆云峰高9米馀,孔洞1336个,其中过桥洞就有168个,孔洞之多,无可匹俦。“江南园林四大名石”之一的太湖石“瑞云峰”,传为“艮岳遗石”,颇具传奇色彩。石高5.12米,宽3.25米,厚1.3米。“绉云峰”为英石,其高仅2.60米,狭处仅0.40米,以纹美称胜,通体皱褶,形同 云立,故名“绉云峰”。“冠云峰”为太湖石, 置于苏州留园,世以高大称 冠,但其高仅6米馀,被清朝大儒俞樾 赞美为“透逾灵璧,巧夺平原”。其实 冠云峰孔洞很少,不足以“透”称奇。静思园之“庆云峰”,无论从高大、洞 多、纹奇、色美,较之“江南园林四大 名石”皆有过之无而不及,兼之灵璧石 独具玉振金声之美, 尤为他石所无。“江南园林四大名石”划过历史沧桑,具有丰厚的人文历史价值,“庆云峰” 集园林石众美之优而进入“世界吉尼斯之最”,同时也突破包括艮岳名石在内 的中国历史园林峰石之最,应当与历史名石相轩轾。“庆云峰”是当代灵璧石文化复兴的标志性巨峰,可谓是登峰造极,应永远载入史册。

(闫晓旭收藏)

六、推动灵璧石文化西输  促进中外文化交流

一位会通中西的学者曾这样说:“ 有一种艺术曾经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悠久的绘画、雕塑、园林以及工艺历史,而又突显于西方的艺术学界并引起强烈的震撼, 那就是中国的赏石”(见丁文父《中国古代赏石》 )。笔者认为,对中国赏石文化提到如此高度是近些年来形成的。中国的第一块供石入藏于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的时间是在1919年,那时美国博物馆没有第二个馆长对之予以注意。因为西方人欣赏人造的艺术品,没有人欣赏这种自然形态的石头,他们只把石头看成是地质科学的矿物体。美国人赏石观的转变大约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那时中国的观赏石特别是灵璧石文化有几次较大地输入美国。一是上海赏石家高新村(其时笔者作为顾问,亲自全盘操作),以中国传统供石包装,配以传统檀趺及精美几架,并题刻传统铭、跋,古意盎然。每块供石都附上鉴赏文章,以高端文化包装输入美国,在美国形成旋风。每次输入,均声价不菲,一时间形成中国供石文化热。二是河南郑州李广岭,他收藏灵璧石可以万计,而且重形重意,精品较多。他在美国13个州都举办过灵璧石专题展览,而且带去灵璧石文化书刊加以推荐与传播,获得很好的效果。更应该提到的是,上海老一代赏石家胡兆康的女儿胡可敏女士,她作为一位美籍华人定居美国, 为了传承先父薪火,她在美国著书立说,曾先后出版过 《供石观》、《顽石山房藏石心路》 等多部大著, 她在《中国古代供石饱览》(《Scholars’Rocks in Ancient China》)一书中大篇幅介绍灵璧石文化,书中介绍的灵璧磬石山以及采石实景照片都是笔者协同胡可敏女士在磬石山实地拍摄,其中《灵璧志略》、《灵璧石考》包括磬石山在内的清代灵璧形势图等图片、文献资料皆为笔者提供,首次在美国书刊披露发行,对灵璧石文化 介绍可谓详尽。胡可敏对于传播中国赏石及灵璧石文化具有推波助澜作用。

20世纪末,灵璧石文化进入了美国,引起美国学者的重视,一些文人、 美术家、雕塑家、哲学家的论文不断问世。已经有人开始认识到石头不是物质的再现,而是一个具有象征意味的理想意象。美籍华人画家王已千先生认为:“欣赏石头的美,是超越各种肤浅的解说,是要把石头看作画,看作雕塑。是抽象的画,抽象的雕塑,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创作。”也有人认识到赏石是美学和精神特质, 它在日后的发展中与中国绘画与雕塑两大艺术传统的组成部分, 并且充满抽象的和表现现代艺术精神文化财富。

    美国著名学者休斯 T · 小斯考靳(HughT·Scogih,Jr)在他的《灵璧论丛》(《A  Note  On  Lingbi》)一书中写得更为精辟,他说:“灵璧石自从宋代被认作磬的制作材料以来,便获得了道德和精神上的正统地位,促成了赏石欣赏从唐代的园林太湖石到北宋末期文人灵璧石的转变。”很多学者认为小斯考靳(HughT·Scogih,Jr)在论文中追溯了灵璧石与《尚书》所记“泗滨浮磬”的特殊关系,确立了灵璧石在精神文化上的正统地位,这是迄今为止有关灵璧石历史文化和精神文化最完备的论文。随着灵璧石的不断西输,灵璧石文化在美国得到了关注。他们读懂了造就石的特质是自然,选择和理解赏石特质的是人,当人们注意到观赏石在文化方面的因素时,则更注意文化因素,所以在灵璧石文化上更多的注意“泗滨浮磬”的特殊关系,文化方面的因素比之对石的欣赏更具意义。美国人已懂得赏石奥义,精神文化是观赏石的灵魂。灵璧石文化西进,促成了中西文化的融合,使得中国的赏石文化成为全人类得精神文化财富。

个人简历

孙淮滨,1932年2月生,安徽灵璧人。族谱名怀斌,字文质;又名琰,字璧如。别号淮滨瓢生,常署淮滨,以号名世。自幼读经研史,广涉诗词书画,具有良好的国学传统文化素养。其书画受业于清道人高足王奎璧、吕凤子先生,宗法授受,深入堂奥,为清道人再传弟子。其于书学,求篆于金,求隶于石,着力于商周鼎彝金文,又用心于汉魏晋唐以来名碑法帖,不单宗于一碑一器,广学博采,冶金石法帖于一炉,铸成古朴沉雄的书风。绘事深谙“六法”,主张“以书入画”,涉猎甚广,工写兼能,山水、花鸟、博古、人物,各臻擅场。一生爱石,不让苏米。赏石论文弘文载道,主张赏石首重“三气”(灵气、元气、书卷气),兼重“瘦、透、皱”,臻于“真、善、美”。他是近现代以来启秘并弘扬灵璧石文化第一人,享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观赏石文化传承人”殊荣。晚年又痴情于绝迹已久的灵璧钟馗画的挖掘抢救,使得这一导源于轩辕黄帝,肇始于盛唐吴道子的民族民间绘画瑰宝重现人间,被称做辟邪图腾的“活化石”。2007年被授予“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钟馗画代表性传承人”。同年,全国文联又授予“中国创造·民间文化(钟馗画)品牌艺术家”。2009年他的钟馗画被国家外交部定为“国礼”,并为他颁发“国礼艺术大师”证书。他的博古画重形重质,工细入微,所画夏鼎商彝无不锈蚀斑驳,古厚苍深,皆骎骎乎三代古器,令人称绝。缀以珍果仙葩,题以金文铭识,益加古意盎然。他的博古画独辟蹊径,别树一帜。

其书画作品在国内外展览夥颐,并为诸多博物馆、艺术馆、纪念馆、碑林珍藏并刻石。现为安徽省文史馆研究员、中国民族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等。主要著作有:《钟馗文化源流丛考》、《中国灵璧钟馗画源流探赜》、《中国灵璧石》、《灵璧石文化琼林》、《灵韵仙姿》、《“泗滨浮磬”考释》、《楚汉争雄与灵璧》、《楚汉“垓下会战遗址”丛考》、《摭说“垓下遗址”新误》、《苏轼“灵璧张氏园亭记”文化形态心解》、《清人许奉恩“纪梦”暨“重修虞姬墓碑记”探微》、《灵璧皮影的历史传承与辉煌》、《灵璧古今诗词萃编》、《灵璧名胜楹联》、《文化灵璧》、《灵璧县文化志》等。

         (《石记》微信平台,观赏石界之《史记》,关注《石记》,知石界之大事,循石界之大势,做石界之大师)
我的手机 2017/1/9 星期一 19:55:58
         灵璧石文化联盟:《中国灵璧石》杂志、《记石网》、《完美石界网》、《中国灵璧石网》、《今日头条号》、《石记》微信公众号与您并驾齐驱、呼应同行,大刀快马,逐鹿天下。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