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岭南作家·3期纸刊备选】夜的传说||尚妮妮

岭南作家 2018-10-26 08:34:38

作者简介

     尚妮妮,一枚北方生长的女纸,游走在江南的烟雨朦胧里。写走心文字,看春暖花开。

夜的传说


尚妮妮



        回归醉人、宁静的夜。

        夜是清新的。小雨淅淅沥沥,浸润万物,也滋润心田。迷蒙悱恻的烟雨里,如一幅动态的音乐画,多了许多诗意。倚窗远望,“天街小雨润如酥”,是另一种悠远的意境。

        夜是芬芳的。劳累困倦的身体,洗尽尘埃。亮一盏灯,翻几页书,品一杯香茗……是温暖如斯的港湾。

夜是明媚的。大而亮的月挂在天幕上,月光如水倾泻,微风动柳,轻凉拂面。如一幅美极了的古画,令人欣欣如痴。在这惬意、美妙的意境里,慢慢睡去。

        夜是宁静的。退去白天的喧嚣,车流极少了,路灯默然伫立,延伸向苍茫的夜的远方,不知归于何处。仿佛此时驾一辆“白马”飞驰,沿途折折转转,便可抵达任何你想的去处,甚尔美妙的仙境。

        夜是精灵的。萤火虫们是夜的巡逻者,提着灯笼为众仙引路;百花仙子舞动裙裾;公主的“南瓜车”,灰姑娘的“水晶鞋”在闪闪发光......

夜是惊心动魄的。或许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雷声隆隆,一道道巨大的闪电划开夜幕,如亮剑闪闪,如硕大的树杈,如狰狞的鬼爪……转瞬消失,另一个雷声又滚滚而来,令人胆颤心惊。



        或许狂风呼啸,风沙走石。狂风吹着长长的哨音划过窗口,犹如长龙卷过,缭绕不休。让人惊惧,疑心那是吃人的妖魔,在窥伺世间万物。

夜是奇幻的。火树银花,烟花璀璨,只有在夜的天地里才能一展身手,妖娆生姿。流星也只有在经久期待的夜里,才闪亮了人们惊叹的目光。上海音乐烟花节使人目眩神迷,北京城上空的一个个“大脚印”,让人印象深刻。

......

        夜是娇艳的。红紫芳菲的花儿们在夜晚尽吐芳香,窃窃私语。露珠们为她们梳洗整妆,渐渐入眠。夜来香是夜最宠爱、贴心的女儿吧?在母亲的怀抱里尽情欢笑。

        夜是闷热的。没有一点儿风,知了也聒噪地叫着。人们流着汗水,无奈地打着各种扇儿。比起白天,还是好了许多呢。

        夜是醉人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泥土的芳香,临近丰收的喜悦,让辛劳的农人们,梦里都沉醉了。


        夜是萧瑟的。秋高气爽也刚过,气候已转凉。阵阵秋风吹过,带落枝头的最后几片黄叶,也卷起地上厚厚的落叶,总使人想起“无边落木萧萧下”。秋虫间或悲凄地叫几声,它们大约也知道:欢乐的秀场已入尾,寒冷的冬季要来了。

        是明亮的。万籁俱寂里,北风转为无声。只有雪花簌簌而落,沙沙,沙沙,不久,就在原野,村庄,树木上笼罩了一层雪被。银装素裹的世界,空气里飘着凉甜的气息,梅花悄悄绽开笑颜。

......

        夜是疲劳的。偶尔车声隆隆而过。这万物休憩的夜,那辛苦的赶路人,为着妻儿老幼安稳的夜,而舍弃自己的夜的人。于他们,夜,也有与白天的不同么?万户熄掉的灯火里,可曾有一晃而过的辛酸?

        夜是沉重的。夜幕掩映下,月黑风高中,鸡鸣狗盗、杀人越货之徒,正伺机而动。危机四伏的,不仅是受害者;更有正义的利刃在高高悬挂,以待严惩丑恶的灵魂。



       夜是残酷的。“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苍茫荒凉的古战场,留下了多少热血儿女的忠魂英灵。

......

        夜是香甜的。甜甜的梦儿里,多少嘴角泛起笑意。孩童们或梦着他们的玩具、新衣;情人们或梦着爱人的吻;老人们或梦着孝顺的儿女......

夜是焦急的。多少妻儿盼着晚归的人。或雨打芭蕉,或风雪之夜。候着那匆匆而归的脚步,为辛苦的人儿捧上一杯热茶。

        赶路的人怕是更焦急了。或饥肠辘辘,或步履急急。黑夜里自身的安危,也牵着全家人的心呢。直到望着了家门里那一盏灯火,推门而入的一刻,才长舒一口气地轻松吧?

        夜是想念的。“巴山夜雨涨秋池”,“海上升明月”......远隔两地的心呀,是怎样一种浓浓思念?

        夜是甜蜜的。多少浪漫的人儿,备下了玫瑰花或别的礼物,预备给有情人一个欣喜。花前月下,烛火摇曳里,亲爱的人的兴奋、明亮的面容,该是最好的回馈了吧?




        夜是不眠的。多少或小或大的计划在酝酿、筹谋,期待天明去完成、实现?

         夜是无眠的。多少“夜猫”一样的人,噼噼啪啪地舞动十指,紧抓着稍纵即逝的灵感。

        夜是焦灼的。失眠的人儿恨夜长。病体的或者心理的,辗转反侧,漫漫长夜是多么地煎熬......愿夜的天使,送去一缕心香,抚慰伤痛的人。

......

        夜的妙处与难处,于人们,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

那些植物们,花草树木们会是怎样想夜的呢?满天的星斗们是如何想的呢?飞禽走兽们呢?山川河流们呢?

......

        斗转星移,日月轮回。上苍真是最最神奇卓绝、独一无二的大师,精通太极阴阳的玄妙绝学,以及我们所不知道的各种学问,考虑了全部的因素,拟定了构架;然后默然含笑,让这美丽、美妙的世界生生不息!



纸刊展示

【温馨提示】本报所选稿件来自《岭南作家》及《诗报》微刊平台。

关于稿酬及纸版用稿的指引请阅以下投稿指南:

《岭南作家》、《诗报》投稿指南


欢迎关注《岭南作家》平台

作者务请加主编鸥鸣的微信:om8383883,以方便发稿费(不加视为主动放弃稿费论)。

本平台隶属文学季刊《诗报》,以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现代诗、古诗词)为主,是纸刊《诗报》主要选稿平台(纸刊只选发诗歌及散文诗)。欢迎关注,欢迎投稿。投稿请附200字内简介及近照。投稿最佳方式是微信直接发给主编鸥鸣,也可投稿至邮箱:lingnanwenxue@126.com。

来搞必须原创首发,两周内采用。逾期未采用可自行处理。拒一稿多投。

纸刊用稿标准:1.通过初审被微刊列为备选展示;2.展示达到标准的作品【a.点击数500以上+有效评论(非纯表情,非个人刷屏)50条以上;b.赞赏额达100元以上.ab两项任一项达标均可】将陆续安排纸刊刊发。

纸刊用稿量:由于纸刊版面有限,为让更多作者有机会发表作品,故每期每位有作品展示达标(不论次数及作品数)的作者,每期只能发表现代诗1首(30行内),特殊情况最多两首(50行内);如是格律诗词,则限发数量为3-5首(30行内)。

(以上有关纸刊用稿之规定从《诗报》2018年第三期起执行)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