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艺闻】集琼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藏珍玩精华展

西泠印社 2018-12-07 16:01:36




「集瓊藻」是乾隆皇帝所藏一件多寶格的名稱,意指蒐羅眾多珍貴美好的物品。本院所藏珍玩類的文物,包括琺瑯、服飾、文具、漆器、法器、雕刻、多寶格等項,種類紛繁,品質精良,且數量豐富,呈現清宮典藏的重要面向。本展覽以「珍」與「玩」為展覽主軸,「珍」是指材質珍貴稀有、工藝技法高超罕見;「玩」則指造形構思巧妙、製作精到古雅,令賞玩者愛不釋手。


本院珍玩類藏品,多數源自宮廷生活用器。有的用於祭祀儀式,有的作外交餽贈用;有典禮中佩帶的裝身器,也有閨閣內堂梳妝品;有的是廳堂上的陳設或文房几案的用具、休閒把賞的巧玩,還有收納多寶玩器的箱匣等,無一不是設計巧妙、工藝精緻。


珍玩類的材質常作複合性的組合,以金銀、寶石、竹木牙角、硯墨等為主,也包含銅、瓷、玉材巧作,多種材質兼容並用,且搭配多種工藝技術於一,呈現工藝極致之美。至於其裝飾題材,不時地穿插歷史典故、民俗傳說、吉祥圖案,深刻浸潤於中國文化底蘊間,營造生活中的端莊、文雅與趣味。




金屬器是工藝中的貴族,在金屬胎上塗覆琺瑯釉藥燒製而成的琺瑯器,在明清時期成為重要的工藝。掐絲琺瑯技術從西方傳入,元代開始製作,明代景泰年間達到高峰,因此又稱「景泰藍」。清代以畫琺瑯器的成就最為突出,康、雍、乾三朝傾力發展,康熙時宮廷造辦處得到歐洲工匠指導,成果堪與西方競美;而乾隆朝融合各種琺瑯技法並結合中國與西洋紋飾,是中西文化交流燦爛的新頁,亦是清朝國富民強的象徵。

滿清龍興於東北,結好西藏、蒙古諸部,定期互相餽贈佳禮。展品中的法器多為喜馬拉雅山地區巧匠所作,是西藏政教領袖在呈遞國書或節慶時進獻皇帝之珍希貢物,正是清廷善巧運用宗教信仰,維繫廣大疆域和平的見證。




明 景泰 掐絲琺瑯番蓮紋盒

琺瑯器是將琺瑯釉藥塗覆在金屬胎燒製而成的工藝。掐絲琺瑯的發明最早,是先以銅絲框格,填施各色釉料,反覆燒製,再打磨、鍍金而成;元朝由西方將製作技術傳入中國,明代發揚光大,景泰年間達到創作高峰,因此又稱景泰藍。

此件銅胎掐絲琺瑯蓮花圓盒,矮圈足;蓋頂飾蓮心紋,蓋與器身各鑄有浮雕八瓣蓮花,蓮瓣內以淺藍釉色為底色,再填燒各種不同顏色的折枝番蓮花,底及盒內鍍金,盒心陰刻「大明景泰年製」一行楷書款。此件小圓盒琺瑯釉層鮮亮、製作精細,掐絲線條嚴整、鍍金明晰,胎體厚重,應該是難得的景泰年間製作落款的作品。



清 乾隆 掐絲兼畫琺瑯酥油茶罐

清代琺瑯工藝最突出的成就在畫琺瑯器,是將琺瑯料施繪在胎體表面,低溫烘烤而成。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傾力發展此項新工藝,成就堪與西方競美。此件刻有「大清乾隆年製」款識的茶罐,器型來自西藏人裝盛酥油茶的陶質茶壺,蓋與敦圓的罐身及外侈圈足,滿施以淺藍色玻璃釉為地的掐絲纏枝蓮紋,其間採用西方常見鑲嵌琺瑯畫的開光裝飾,先以掐絲琺瑯表現山石房舍,再塗敷彩釉繪製精巧細緻的母子、仕女、花蝶或山水景致,更增添立體感。華麗的浮雕鍍金大蓋鈕與鍍金鑲邊上鑲嵌有珊瑚、青金石和綠松石,又散發濃濃的西藏風情。乾隆朝此種融合各種琺瑯技法以及中國與西洋紋飾之琺瑯器,是中西文化交流燦爛的新頁。



清 順治 西藏金嵌松石珊瑚壇城

此件金嵌松石珊瑚壇城,是十七世紀下半葉,西藏五世達賴喇嘛贈送給順治皇帝的禮物,象徵供養充滿宇宙的珍寶。曼達盤頂面中央碩大的綠松石代表宇宙中心的須彌山,其外環繞七金山,以及浮在海上的四大洲及二小洲,各洲間有如意寶。另外在東、西、南、北方,依次有太陽、月亮、如意寶傘以及尊勝幢。鎏金周壁另外鏨刻有八吉祥以及五妙供,象徵盈滿宇宙、供養佛陀的珍寶。興起於東北的滿清,為確保信仰西藏佛教密宗的蒙古族的合作,從努爾哈赤時代以降,將尊崇西藏佛教視為重要的政治策略。此次展出的法器,都是德高望重的大喇嘛,進獻給皇帝的珍貴稀有貢品,是清朝善巧運用宗教信仰,維繫廣大疆域和平的見證。



明 掐絲琺瑯鳧式爐

琺瑯器是將琺瑯釉藥塗覆在金屬胎燒製而成的工藝。掐絲琺瑯的發明最早,是先以銅絲框格,填施各色釉料,反覆燒製,再打磨、鍍金而成;元朝由西方將製作技術傳入中國,明代發揚光大,景泰年間達到創作高峰,因此又稱景泰藍。

香薰為昂首雁鴨造型,型制優美,應為明代、十六世紀前期文物。銅胎,爐蓋與器身在腹部套合,香煙經由鳧頸自口溢出。除了喙及足蹼之外,全身掐絲施填不同顏色的琺瑯釉及加彩表現羽毛。底座掐絲纏枝菊花紋。鎏金基座應為後代所加,底部中央陰刻「甲」字,是乾隆朝作文物評鑑的標記。動物造型的琺瑯器出現在明代中晚期,豐富了琺瑯器的器形。



衣冠服飾是傳統社會典章禮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具體而微的反映了歷史上不同時期物質文化與工藝技術的發展向度。本院典藏宮廷服飾,大多源出清代皇室庋藏,既包含與朝章典制相關的各類裝身物件,亦有來自臣工進獻、外方朝覲及商貿往來的各種珍稀。由冠帽、頭飾以至腰間佩繫,品類繁多,材質精善;製作工藝更匯萃金工鏨鈒、珠翠鑲嵌、玉石香木雕鏤等良工技法。其形制多樣化、裝飾圖紋豐富多元,傳達或莊嚴華貴、典雅精緻,或繁縟富麗、雄渾壯美的視覺意象,體現清代宮廷所承繼的歷史傳統,與肇興於白山黑水之鄉,逐漸形成的特有文化風貌。佩飾文物與吉祥陳設雖具不同的實用功能,其在選材用料、瑞祥題材與工藝表現上之相互映照,呈現宮廷珍寶的繽紛華采,以及寓巧思於精工的裝飾意趣。


清 鍍金嵌松石珊瑚火鐮盒 附乾隆款雕漆盒

鍍金長方盒形器,下端嵌有鐵片。鬆開上方的珊瑚豆,拉開盒身,凹槽內嵌有金片組成的窄長內腔,可用以承裝打火用的燧石及火絨,是清代男子配繫於腰間的物件,以燧石與鐵片磨擦即可取火,有類似現代打火機的功能。對於興起於關外,注重騎射圍獵,保存尚武遺風的滿族皇室與貴族,佩帶火鐮盒或囊袋式的火鐮包、火鐮袋,除了實用目的,更具有緬懷先祖,不忘舊習淵源所自之意。製作材質在金屬以外,尚有織繡縫製,或象牙、犀角雕刻者。此件盒面輪廓,鏨刻編繩狀之邊飾,另以錘堞、掐絲、焊綴等技法製作流雲散花紋與佈滿間隙的細小圓形金珠,盒蓋上下邊緣作鑲珠如意雲頭形,線條婉轉如同絲繡,蓋面上花朵中心部位尚嵌有紅色珊瑚與綠松石。這件精工華麗的火鐮盒,配有團龍紋錦袱與乾隆款石榴形雕漆盒,收貯於清宮養心殿一件多寶格箱盒中,當是帝王御用珍藏之物。



十九世紀 「播喴」畫琺瑯鑲珠懷錶

西洋鐘錶自明清之際傳入中國後,持續受到宮廷及仕宦工商階層的重視與喜愛,成為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媒介之一。設計精巧,可供隨身佩戴的懷錶,不僅具有計時功能,也是彰顯身份,可供玩賞收藏的貴重物品。這二件裝飾畫琺瑯並鑲嵌珍珠的懷錶,是一組圖案相互對稱的對錶。圓形錶盤上方附有鑲珠U型吊環,可供繫帶佩掛。錶面採白色琺瑯地,羅馬字雙套三針式,錶壳內鑄刻皇冠形圈飾,內有中文「播喴」二字,係瑞士製錶家族Bovet 的中譯廠牌名稱。播喴錶以生產銷往東方的精美琺瑯錶著稱,十九世紀上半葉於廣州設立公司,是最早開拓中國鐘錶市場的歐洲鐘錶商號之一。此組對錶的琺瑯圖案,以三名模樣可愛的小愛神邱比特為主體,其中一名雙手高舉果實滿盈的花籃,身繞飄帶自天而降,另二名坐臥相依,四周環繞盛開的紅白玫瑰與姿態各異、筆觸生動的多色花卉。背景天空雲彩色彩暈染柔美,人物髮膚形體、花朵葉面富於明暗光影立體效果。孩童的五官開面,與常見深目高鼻的西洋嬰童形像略顯不同。應屬脫胎於歐洲花卉人物畫琺瑯技法風格,為晚清中國市場而設計製造的作品。




清 珊瑚魁星點斗盆景

方形玉質花盆中,湧出翠羽貼飾的層層波濤,水波中浮現一龍首魚尾的翠玉鰲魚。站立在鰲首上的是一尊以朱紅色珊瑚雕造,身繞飄帶,高舉七星的的神祇-魁星,又稱魁斗星君。相傳魁星為北斗七星之首,職司掌理人間考選文運,為司祿與進賢之星宿。南宋以至明清時期,民間為祈求科第高中,仕運亨通,多有興修樓閣供奉魁星的習俗。魁星高照、獨占鰲頭等詞彙也應運而生。由於流傳故事中有魁星本為相貌醜怪的飽學之士,然因履試不中,投水為螯魚所救,化昇為星辰之說,遂逐漸形成將威猛獰厲的鬼神形像與魚龍變相加以結合的造型,且多後舉一足,遙對魁星所屬,北斗前方的方斗狀星座,作充滿動勢的點斗、踢斗或戲斗狀,比喻高中魁首。此件作品以通體朱紅,目睛圓睜,神態威赫的魁星為主體,周邊襯以多種祥瑞象徵,如方盆四面,以五色碧璽環繞翠玉、珊瑚壽字構成的五蝠(福)捧壽圖案,盆中櫐絲太湖石上亦鑲飾紅藍寶石與鮮明的點翠靈芝,寓意芝生祥瑞。魁星手執嵌有紅白色寶珠的梅枝,意味梅為花魁,春至陽生,乾坤清寧。各色珍貴材質加之生動的雕刻與精巧金銀鑲嵌細工,共同營造了五福臨門、星開吉兆、國備良才的喜慶祝願,是清代宮廷珍玩中意象豐富、寶裝華美的陳設器。





清 伽楠香木手串 附錫盒

手串源自數珠,本是誦念佛號經文時,握在手中用以凝神計數的物件,通常由大小均等的十八顆珠粒組成,又稱為「十八子」。握持之外,也可佩帶於手腕上,或懸繫於胸前衣襟,作為飾物。這件伽楠木珠組成的手串,中軸兩端的佛頭,珠徑較大。左右兩側有徑圍較小的十八顆珠粒。佛頭一端連結於平頂弧形塔狀飾件,為佛頭塔,其下綴有背雲及珊瑚米珠墜角。佛頭四面嵌有細緻金珠組成的壽字,佛頭塔則由金珠細密排成略為簡化的蝠形紋飾。

背雲、墜角均作蝙蝠捧壽造型,對稱連綴,傳達「福壽雙全」的祈願。伽楠木是中國南部沿海山區與東南亞一帶稀有的香材,木質散發清遠芬馥的香氣。明清時期以來,除用於齋室焚香,亦製為扇墜、手串、念珠、朝珠以及雕刻陳設供具。清宮檔案記錄顯示,雍正、乾隆時期,廣東地區官員屢次向宮中呈進伽南木手串、香珠。這件手串所附錫盒,蓋頂鏨刻魚子紋,並有五隻蝙蝠展翅環繞牡丹花,寓意花開富貴,五福臨門。蓋內及底部有「潮陽/顏怡和/住廣東省老城」戳記,顯示其為來自廣東,進獻於宮廷的珍玩佩飾。





雕刻工藝,歷史悠遠,無論是陰刻、浮雕、鏤雕乃至圓雕等技法,皆常用來裝飾,或製作生活器用以及賞玩擺設。材質運用廣泛,舉凡金、玉、石、木、竹、牙、骨、角等,皆可雕鏤。裝飾題材上,不僅有吉祥寓意、歷史典故及神話傳說等圖像,並結合傳統式樣與時代風格,呈現豐富多樣的面貌。事實上,許多清宮舊藏的雕刻器類,或文房用具,或隨身佩飾,其選材之考究、技藝之精好、造形之獨特,早已超越原本實用功能,突顯對精緻生活之追求。更可以看見工匠依據材質特性,結合各種雕刻技藝的匠心巧思,展現「致廣大而盡精微」的雕刻之美,可觀、可玩、可悠遊。更不免令人讚歎:「百工之巧,神乎技矣!」


清 十九世紀 廣東 鏤雕象牙雲龍紋套球

象牙球的製作,是將牙材以車床鏇成球體,在球面往圓心處開出均勻分布的十四個錐形孔,用直角鈎刀在錐形孔中,一層一層由內而外刻出活動自如的套球後,再雕以各種紋樣裝飾。這件十九世紀由廣東地區牙匠所刻製的象牙套球,直徑約十二公分,表面以高浮雕刻九龍穿梭於祥雲間,內部則雕刻各種鏤空精緻的錦地幾何紋樣,共二十四層,每層皆可靈活轉動。套球置於有承盤的象牙座上,如同帽架,其底座同樣雕有雲龍紋,往上為鏤雕八仙,中間則有一顆雕有九層的雲龍紋套球,再上則雕以山水人物。層層相套,玲瓏剔透且製作繁複的象牙球,可說是清代晚期牙雕工藝之代表。



清 乾隆 犀角嵌金銀絲扳指 附木盒

扳指原是套於拇指上,在射箭時用以勾住弓弦,以防拇指勒傷之用,到了清代逐漸演變為裝飾功能,舉凡玉、瓷、金屬、牙角、木等各種珍貴材質都可用於製作扳指。此套乾隆時期製作的犀角扳指,原有九件,現存四件,表面皆以金、銀絲鑲嵌如蟠螭、異獸、雲紋、龍獸紋或其他幾何紋樣為裝飾,犀角深褐色為地,在金、銀絲交錯運用下,或勾勒、或交錯,或陪襯,顯得沉穩大器,每件器上皆有四個雙圈圖案,以篆書鑲嵌金絲「乾隆年製」或「乾隆御用」款。不僅材質珍貴,其嵌工精細,充分展現錯金銀工藝之美。同時展出為另一套雕牙骨嵌金銀絲扳指,是同樣以金銀鑲嵌,一黑一白各有巧妙不同。這兩套扳指皆以造型特殊的紫檀套蓋盒盛裝,外觀為三連獸足,套蓋上佈滿交錯的陰刻填金蟠螭紋,蓋內為三層盒,每層裝扳指三個。扳指本身的製作及外盒的雕工與造型設計,皆展現清代雕刻、金屬鑲嵌技術與包裝藝術的特色。




明 朱碧山款「張騫乘槎」銀槎

這件銀槎是以漢代張騫乘槎尋訪河源,至天河遇見牛郎、織女,並帶回支機石的故事為主題。器作天然中空枯蝕樹幹為槎(即木筏),主人翁張騫坐於槎內,仰望天際,綸巾揚起,衣襟敞開,臨風微笑,右手握一長方石,石上有篆書「支機」二字。整體造型簡約內斂,線條流暢洗練,人物情態不失生動,為銀雕器類的精好之作。又據器底「碧山子」及「至正乙酉年造」篆銘可知,此器或為元代嘉興地區著名的銀工「朱碧山」所作,亦或承襲朱氏所擅雕刻銀器。清代內府曾收有三件款屬朱氏之銀槎,造型做工各異其趣,同時所展出另一件銀槎,為乾隆三十一年內府仿造現存於北京故宮「朱碧山」銀槎而做,顯示刻塑銀器在清代的延續與發展。



書齋是文人生活的重心,齋中長桌上不可或缺的筆硯紙墨和水注、筆格、鎮紙等文具,不僅作為書寫用具,終日長伴下自然地呈現出文人賞玩的美學。硯材可分為陶與石兩大類,總以發墨而不損筆為尚;宋硯常用澄泥、端石等材質,硯式多為抄手式;明代之後硯台樣式更為自由而多樣化,並講究硯盒的製作,而硯身常刻有使用者、收藏者的銘識,益發思古之情。文人好古,硯滴、水注、鎮紙等,喜愛選用商周漢代銅器,又擇定窯白瓷、哥窯碎器、巧色玉作等為筆洗、筆筒、筆山,使几案之上各色材質均備,古雅與詩書筆意並俱。文房周側還有銅、瓷香爐與瓶花,散發著幽香;興起時,則開啟精心整理的箱匣,把玩其中收藏的古今中外珍奇雅玩,樂受逍遙,以此自娛。


宋 張栻寫經澄泥抄手硯

石硯之外,宋人常用澄泥硯。澄泥硯是以有黏性的細泥為原料,過濾、沈澱、捶打製成硯形,再廕乾、低溫燒成。這件澄泥硯下端微外張,略成風字形,硯背斜挖空,成抄手硯,作工質樸,造型優雅。澄泥色淡而黃,質輕細潤,是澄泥中的上品。硯側陰刻隸書:「南軒老人寫經硯」,南軒老人可能是南宋理學學者張栻(1133-1180),字敬夫,號南軒。張栻曾苦心經營岳麓書院,使書院盛極一時,其學與朱熹、呂祖謙齊名。硯為文人的書齋必備的用具,宋人用硯的同時,一側常置水盂、硯滴和筆山等,硯滴多以銅蟾蜍等動物形,筆山則為玉製山形,或取珊瑚的自然形狀,總以古趣、自然的風格為尚,各色文房用具並陳几案之上,不僅宜於書寫,置身其中,倍感書齋恬靜溫雅的氛圍。



清 雕象牙螭龍紋壓尺

壓尺,顧名思義就是書寫時用來壓紙,長如直尺形的文具,宋代時已是文人基本的文房配備。宋代的文獻和墓葬出土有石製、檀香和銅製的壓尺,明代則盛行木嵌玉壓尺,在壓尺中央鑲一雕玉的獸形鈕。這件象牙壓尺,承襲前代壓尺的基本樣式,更加強調鈕形的體積。幾與尺身等長的長鈕,鏤雕一大一小的龍形,龍首表情古拙,龍身簡化為大小勾連的圓渦,前後相續,圓轉流動。而尺身則相對的顯得十分結實厚重,側面浮雕相對的雙龍,龍身轉折方直。整體造型端莊嚴整,雕工精緻,全器以象牙為材,色澤潔潤,具有皇家堂堂的氣勢。壓尺同時留有清代宮廷內務府的籤條,說明這件文具在嘉慶十八年之前,存放在北京中南海的瀛臺,同時展出的這套象牙用品包含:筆筒、鎮紙、插屏、墨床、水盛等,可能都是乾隆朝几案上的御用文房。




清 雕紫檀龍紋小櫃多寶格

多寶格是清代宮廷存放文房中各式珍玩的匣櫃。有些匣櫃平素無飾,單純以存放為目的,有些則為紋飾精美的雕刻品。這兩件紫檀木的方形小櫃,櫃形單純,然雕刻精美,二者的大小、櫃體紋飾及抽屜配置均相同,成對的組合,十分少見。木櫃外滿飾雲龍紋,並搭配鎏金飾件,華麗莊嚴。兩櫃內收藏文物的類型十分接近,以玉器數量最多,其次為書畫,大部份文物的尺寸均小於十公分,方便攜帶,又各有大型冊頁四件,都是乾隆朝描繪園林實景特製的作品,園林地點涵蓋北京紫禁城、圓明園、東巡及南巡行宮。再就存放物件的功用,除鑑賞用玉器之外,多件為水盛、水洗等文房用具,因此這兩件多寶格收藏的概念應和明代文人旅行用文具匣的概念較為接近。二櫃含木櫃總共各有五十六及四十八件,種類琳瑯滿目,物件精緻講究,其中各又包含了一個迷你型多寶格,令人嘆為觀止,可說集清代宮廷之精華,為皇家收藏的縮影。



明 水晶山形筆架

筆架,又稱為筆山或筆格,是書寫過程中,用來暫時擱放毛筆的支架,也是書案上常用的文具之一。南宋趙希鵠的《洞天清祿集》中記載的筆格,有黑、白二種玉鑴刻聳秀的山峰、銅鑄盤螭形或取自靈壁石自然的山形,還有利用珊瑚天成的枝狀也十分奇雅可愛。浙江南宋墓葬中就出土了數件水晶、玉石等質材的山形筆架,而宋人對筆架品評的觀點,在元、明、清各代的文人之間仍然繼續流傳沿用。本件筆山以水晶為質,遵循以五座山峰為造型的筆架形式,中央主峰挺立,兩側高度漸減,左右對稱,別有特色的則在於山與山之間的連接婉轉流暢,山前山後更層疊著磨稜多面的山石,構成一座秀麗而渾厚的山巒,猶如大自然的縮影,實為文房佳作。置於几案,讀書、提筆之餘,目光所及,令人彷彿神遊於山水之間。





欢迎点击右上角的 按钮

关注西泠印社官方微信并分享给好友

西泠印社官方微信号:xlys-1904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