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被遗忘的王尚书墓

临夏市旅游局 2018-09-23 09:50:04

王尚书墓,位于甘肃临夏市东北郊。


生平简介

庄毅公王竑(1413~1488),字公度,号戆庵,祖籍湖北江夏,其祖父王俊卿戍边,携眷落籍临夏市。为明朝宪宗年间的兵部尚书,明代即被誉为"世之伟人,国之重臣"、"千古人豪,百世衡鉴"。后人多以"王尚书"称之。其为官清廉,刚直不阿,爱国爱民,力推改革,因怀才不遇,5次上书后获准辞官故里。

回河州后,朝廷多次请他出仕,均被婉言回绝,居家23年,经营田圃,教子读书,填词吟诗。王尚书诗作辑有《戆庵集》、《休庵集》等。


弘治元年,公元1488年农历十二月初三日,王尚书病故,葬于临夏市东北郊。朝廷追赠为太子少保,立祠塑像,谥"壮毅"。至解放时尚残存"尚书墓","文革中"被毁。现已重建,由半球型墓室、石翁仲、石马、石虎、石羊和望柱等组成。




王竑击杀奸党

景泰元年(1450年)四月,浙江镇守宦官李德上书说:“马顺等人有罪,也应当请命再行诛杀,而诸臣竟敢擅自杀了他们。如果没有宦官的拥护,就危险了。这些人都是犯上的贼臣,不宜任用。”他的奏章被发下朝廷讨论。于谦等人上奏说:“上皇蒙受尘埃,这个灾祸实是贼臣王振所造成,而马顺实是王振的心腹。陛下监国,群臣共同请求诛杀贼党,而马顺还胆敢呵叱,在朝廷上的文武大臣以及宿卫的军士被激起忠肝义愤,所以无暇顾忌,打死了这三个人。这正是《春秋》诛乱臣贼子的大义。如果让那帮导致上皇流离迁徙的奸党还留在朝廷,那国家的安危就难以料想了。臣等认为这件事不足问。”皇上说:“诛灭乱臣是为了安定人心。廷臣的忠义,朕已知道了,各位爱卿不要因为李德的话而介意。”八月,王竑因病回到朝廷。不久皇上命他同都督佥事徐恭总督漕运,治理通州到徐州的运河。第二年,尚宝司找不到马顺的牙牌,马顺的儿子请向王竑索求,皇上批准了。言官们说:“马顺作为奸党,罪行重大,廷臣共同除掉了他,哪有功夫去问牙牌。况且这不是王竑一个人的事,如果向王竑索求,忠臣将感到恐惧。”皇上于是取消了先前旨令。这年冬,耿九畴被召回,皇上敕令王竑兼淮安、扬州、庐州三府和徐州、和州二州巡抚,又命他兼理两淮盐税。[4]



王竑一心为民

景泰四年(1453)正月,因为灾异频繁出现,正是春天却非常寒冷,王竑上书说:“请下敕令责成诸臣痛加自我修身反省,减少刑罚和征敛,停罢无益的工程,严戒无功之赏,散财以收民心,爱民以培植国家根本。陛下应更加亲近儒臣,讲道论德,进用君子,斥退小人,以挽回天意。”他并且还请求罢免。皇上采纳了他的建议,遂下诏修身反省,征求直言。[5]

在此之前,凤阳、淮安、徐州发大水,路上饿死的人相望,王竑上疏汇报,不待朝廷回报,便开仓赈济。至此山东、河南的饥民来就食的群集而至,仓米不够赈给。只有徐州广运仓还剩有储粮,王竑又想开仓全部发出来,掌管仓库的宦官反对。王竑前去对那个宦官说:“百姓早晚都有为盗的可能。如果你不听我的,万一有变,我就先杀了你,然后自请死。”宦官害怕王竑的威名,不得已答应了。王竑于是自己弹劾自己专擅之罪,并说:“广运仓所存的粮食仅够支三个月,请令犯了死罪以下的人,准许他们输纳粮食到灾区以赎罪。”皇上又命侍郎邹干带着库金驰往灾区,听凭王竑相机处理。王竑于是亲自巡行灾区,散财赈济,财物不足,便令沿淮上下的商船,根据船只大小出米,王竑最后救活了一百八十五万多人。他劝富民出米二十五万余石,赈给饥民五十五万七千家。拨给耕牛和种子七万四千余,使五千五百家百姓得以复业,安抚了从别的地方流入的饥民一万六千余家。病者给药,死者备棺,饥民所出卖的子女全部帮他们赎了回来,想回原籍的人还给他们提供路费。人民都忘记了饥饿,纷纷歌颂王竑。当初皇上听说淮安、凤阳饥荒,非常忧虑,后来收到王竑因开广运仓而弹劾自己的奏疏后,很高兴地说:“贤哉都御史,他将救活我的百姓了。”尚书金濂、大学士陈循等人都称赞王竑的功绩。这一年十月,王竑就地被升为左副都御史。当时济宁也闹饥荒,皇上派尚书沈翼带着库金三万前往赈济。沈翼只发放了五千两,剩下的交回京库。王竑弹劾沈翼奉命出使而没有成效,请将剩下的黄金仍用来换米备赈,皇上听从了。[6]

第二年二月,他上书说:“近年来饥荒频繁发生,人民严重受困。最近冬春之交,从淮河到海冰冻四十余里,人畜僵死者有一万多,贫弱的人卖妻卖儿,强悍的人肆行抢夺,百姓衣食之路断绝,只好到处流离。陛下端居九重,大臣安处廊庙,不能看到这些情景。如果亲眼看到这样的情景,没有不为之落泪流涕的。陛下继位以来,并非不敬天爱民,但天变民穷却十分严重,臣私下担心圣德虽修但还不到家,大伦号正但还不纯厚,贤才虽用但还没收到成效,邪佞虽去但还没彻底铲除,仁爱虽施但百姓还没普遍得到实惠,财用虽省但皇上的供给还没有节省,刑罚虽宽但冤案还没得到平反,工程虽停但工匠还没得到休息,法制虽颁但奉行时还有的做了更改,赋税虽免但有关官员还有的进行牵制。这些只要有一项,都足以影响天和,招来灾变。衷心希望陛下敬修德行以刷新政治。敬重天命,效法祖宗,端正伦理,笃实恩义,戒除逸乐,断绝异端,这样就表明有诚心修德了。进用忠良之士,疏远邪佞之徒,公正赏罚,宽免赋役,节俭财用,戒除聚敛,辞退贡献,停罢工役,这样就表明有决心图治了。如果这样做了而灾变仍然不息,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皇上褒奖采纳了他的意见,敕令内外百官共同进行修身反省。[7]


王竑弹劾贪官

景泰六年(1455年),霍山百姓赵玉山自称是宋朝宗室的后裔,以妖术来迷惑众人作乱,王竑捕获了他。王竑先后弹劾惩治了贪污的官吏,革除了害民的粮长,百姓大称便利。[8]

王竑回归故里

英宗复辟后,废除巡抚官,改王竑为浙江参政。几天之后,石亨、张车兀追论王竑击打马顺之事,王竑被除名,编管江夏。过了半年,皇上在宫中看到王竑的奏疏,见其中有“端正伦理,笃实恩义”一句话,感悟了,命令派官把王竑送回故乡,敕令有关官员要善待他。[9]













王竑轶事典故

当初,王竑把他的居室起名为“戆庵”。回来后,把它改为“休庵”。他闭门谢客,乡里的人很少能见到他。当时李秉也被罢免回家,每天出入里巷,与故旧谈笑游乐。王竑听说后,说:“大臣怎能不养重自爱?”李秉听说后,也笑着说:“什么是大臣?难道立异于故乡,崇尚矫异激切才算是贤吗?”两人都受到时人的称赞。[15]

王竑历史评价

《明史·列传第六十五》:“豪迈负气节,正色敢言。”[16]

王竑家族成员

祖父:王俊卿,戍边驻兵河州。[17]

父亲:王佐,字良辅,号纳齐,博学能诗,解缙谪居河州后常与交往,治家以程朱礼学为本。[17]

王竑史籍记载

《明史·列传第六十五》

明朝兵部尚书


白圭柴车陈新甲崔呈秀丁启睿丁汝夔堵胤锡范景文冯元飙
洪承畴侯琎胡宗宪蹇达揭重熙邝野梁廷栋凌云翼翟銮
刘大夏刘俊刘尧诲陆完李春烨闵梦得马士英马文升马昂
苗衷秦逵齐泰商辂单安仁沈宸荃沈溍石星孙传庭
孙承宗孙原贞孙嘉绩邵辅忠滕德懋谭纶屠滽王复王琼
王竑王象干王骥魏学曾翁万达吴兑吴琳薛三才萧大亨
邢玠熊明遇许进熊廷弼杨博杨廷麟姚镆叶梦熊尹直
袁崇焕于谦余煌喻安性杨士奇乐韶凤张凤翼张经张缙彦
赵焕周嘉谟伍文定何鉴余子俊傅振商仪铭刘宇刘宇亮
张鹤鸣彭时徐晞戴才方宾曹元李庆柯夏卿王业浩
许论茹瑺程信石璞王越项忠陈汝言陈洽阮大铖
阎鸣泰金献民赵羾















参考资料

1.王竑半身像取自清顾沅辑,道光十年刻本《古圣贤像传略》。

2.《明史·列传第六十五》王竑,字公度,其先江夏人。祖俊卿,坐事戍河州,遂著籍。竑登正统四年进士。十一年授户科给事中,豪迈负气节,正色敢言。

3.《明史·列传第六十五》英宗北狩,郕王摄朝午门,群臣劾王振误国罪。读弹文未起,王使出待命。众皆伏地哭,请族振。锦衣指挥马顺者,振党也,厉声叱言者去。竑愤怒,奋臂起,捽顺发呼曰:“若曹奸党,罪当诛,今尚敢尔!”且骂且啮其面,众共击之,立毙。朝班大乱。王恐,遽起入,竑率群臣随王后。王使中官金英问所欲言,曰:“内官毛贵、王长随亦振党,请置诸法。”王命出二人。众又捶杀之,血渍廷陛。当是时,竑名震天下,王亦以是深重竑。且召诸言官,慰谕甚至。 王即帝位,也先犯京师,命竑与王通、杨善守御京城,擢右佥都御史,督毛福寿、高礼军。寇退,诏偕都指挥夏忠等镇守居庸。竑至,简士马,缮厄塞,劾将帅不职者,壁垒一新。

4.《明史·列传第六十五》景泰元年四月,浙江镇守中官李德上言:“马顺等有罪,当请命行诛。诸臣乃敢擅杀。非有内官拥护,危矣。是皆犯阙贼臣。不宜用。”章下廷议。于谦等奏曰:“上皇蒙尘,祸由贼振。顺等实振腹心。陛下监国,群臣共请行戮,而顺犹敢呵叱。是以在廷文武及宿卫军士忠愤激发,不暇顾忌,捶死三人。此正《春秋》诛乱贼之大义也。向使乘舆播迁,奸党犹在,国之安危殆未可知。臣等以为不足问。”帝曰:“诛乱臣,所以安众志。廷臣忠义,朕已知之,卿等勿以德言介意。”八月,竑以疾还朝。寻命同都督佥事徐恭督漕运,治通州至徐州运河。明年,尚宝司检顺牙牌不得,顺子请责之竑,帝许焉。诸谏官言:“顺党奸罪重,廷臣共除之,遑问牙牌。且非竑一人事,若责之竑,忠臣惧矣。”乃寝前旨。是年冬,耿九畴召还,敕竑兼巡抚淮、扬、庐三府,徐、和二州,又命兼理两淮盐课。

5.《明史·列传第六十五》四年正月,以灾伤叠见,方春盛寒,上言:“请敕责诸臣痛自修省,省刑薄敛,罢无益之工,严无功之赏,散财以收民心,爱民以植邦本。陛下益近亲儒臣,讲道论德,进君子,退小人,以回天意。”且引罪乞罢。帝纳其言,遂下诏修省,求直言。

6.《明史·列传第六十五》先是,凤阳、淮安、徐州大水,道殣相望。竑上疏奏,不待报,开仓振之。至是山东、河南饥民就食者坌至,廪不能给。惟徐州广运仓有余积,竑欲尽发之,典守中官不可。竑往告曰:“民旦夕且为盗。若不吾从,脱有变,当先斩若,然后自请死耳。”中官惮竑威名,不得已从之。竑乃自劾专擅罪,因言“广运所储仅支三月,请令死罪以下,得于被灾所入粟自赎。”帝复命侍郎邹干赍帑金驰赴,听便宜。竑乃躬自巡行散振,不足,则令沿淮上下商舟,量大小出米。全活百八十五万余人。劝富民出米二十五万余石,给饥民五十五万七千家。赋牛种七万四千余,复业者五千五百家,他境流移安辑者万六百余家。病者给药,死者具槥,所鬻子女赎还之,归者予道里费。人忘其饥,颂声大作。初,帝闻淮、凤饥,忧甚。及得竑发广运仓自劾疏,喜曰:“贤哉都御史!活我民矣。”尚书金濂、大学士陈循等皆称竑功。是年十月,就进左副都御史。时济宁亦饥,帝遣尚书沈翼赍帑金三万两往振。翼散给仅五千两,余以归京库。竑劾翼奉使无状,请仍易米备振,从之。

7.《明史·列传第六十五》明年二月上言:“比年饥馑荐臻,人民重困。顷冬春之交,雪深数尺,淮河抵海冰冻四十余里,人畜僵死万余,弱者鬻妻子,强者肆劫夺,衣食路绝,流离载途。陛下端居九重,大臣安处廊庙,无由得见。使目击其状,未有不为之流涕者也。陛下嗣位以来,非不敬天爱民,而天变民穷特甚者,臣窃恐圣德虽修而未至,大伦虽正而未笃,贤才虽用而未收其效,邪佞虽屏而未尽其类,仁爱施而实惠未溥,财用省而上供未节,刑罚宽而冤狱未伸,工役停而匠力未息,法制颁而奉行或有更张,赋税免而有司或仍牵制。有一于此,皆足以干和召变。伏望陛下修厥德以新厥治。钦天命,法祖宗,正伦理,笃恩义,戒逸乐,绝异端,斯修德有其诚矣。进忠良,远邪佞,公赏罚,宽赋役,节财用,戒聚敛,却贡献,罢工役,斯图治有其实矣。如是而灾变不息,未之有也。”帝褒纳之,敕内外臣工同加修省。

8.《明史·列传第六十五》六年,霍山民赵玉山自称宋裔,以妖术惑众为乱,竑捕获之。先后劾治贪浊吏,革粮长之蠹民者,民大称便。

9.《明史·列传第六十五》英宗复辟,革巡抚官,改竑浙江参政。数日,石亨、张軏追论竑击马顺事,除名,编管江夏。居半岁,帝于宫中得竑疏,见“正伦理,笃恩义”语,感悟。命遣官送归田里,敕有司善视之。

10.《明史·列传第六十五》天顺五年,孛来寇庄浪,都督冯宗等出讨。用李贤荐,起竑故官,与兵部侍郎白圭参赞军务。明年正月,竑与宗击退孛来于红崖子川。圭等还,竑仍留镇。至冬,乃召还。明年春,复令督漕抚淮、扬。淮人闻竑再至,欢呼迎拜,数百里不绝。


来源:临夏印象






THEEND 

征稿启示


1、“临夏市旅游局”公众微信号每天均可发送临夏市旅游的相关资讯、景区动态等,我们邀请大家积极投稿,把更多的临夏市美图、美文分享给更多爱旅游爱临夏的人。

2、投稿请注明作者姓名、手机号、微信号,投稿邮箱:136187164@qq.com。

临夏市旅游咨询电话:0930-6310791    

临夏市旅游投诉电话:0930-6310791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