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小确幸

大白huo 2018-08-27 15:12:40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有八九,面对现实的折磨,是什么让我们坚持不懈死皮赖脸砥砺前行?可能就是那十之一二的如意。倒霉习惯了,喝到一口不塞牙的凉水,都会觉得很幸福。关于这种人生中的小事儿,有个很文艺的词叫做“小确幸”。

这是村上春树发明的,林少华直接译了过来。后来,在林先生的一篇随笔里他还细细的考证了一遍。

“小确幸”——微小而确实的幸福。能否被收入日语辞典我无法预测,反正确是村上春树一个小小的发明。最先出现在彩图随笔集《朗格汉岛的午后》(1984),指的是抽屉中塞满漂亮的男用内裤(pants)。后来至少在《村上广播》(2001)这本我刚译完的随笔集又出现一次,指的是棒球赛开始前在小餐馆一边手抓生鱼片喝啤酒一边看厨师做“粗卷寿司”。但最详细的一次,应该是1998年10月8日1:32PM回答网友提问的时候。一位四十一岁的女秘书请村上介绍他的小确幸,村上说他的小确幸多得数不胜数。容我编译如下: 买回刚刚出炉的香喷喷的面包,站在厨房里一边用刀切片一边抓食面包的一角; 清晨跳进一个人也没有、一道波纹也没有的游泳池脚蹬池壁那一瞬间的感触;一边听勃拉姆斯的室内乐一边凝视秋日午后的阳光在白色的纸糊拉窗上描绘树叶的影子; 冬夜里,一只大猫静悄悄懒洋洋钻进自己的被窝;  得以结交正适合穿高领毛衣的女友; 在鳗鱼餐馆等鳗鱼端来时间里独自喝着啤酒看杂志; 闻刚买回来的“布鲁斯兄弟”棉质衬衫的气味和体味它的手感;手拿刚印好的自己的书静静注视;目睹地铁小卖店里性格开朗而干劲十足的售货阿婆。

扯远了,于少保去世后,是一段小人得志的昏暗时期。徐有贞用事,石亨受宠,曹吉祥也是NB的不要不要的。朱祁镇似乎很快就忘记了自己倒霉的原因,还张罗着给王振那个死太监修祠堂。这时候,出现了一位我们必须关注的人,他的名字叫李贤。

李贤的仕途开局顺遂

乡试考了个第一名

之后便开始做官。

当时,三杨还都在,杨士奇想要见见这个似乎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小李牛哄哄的拒绝了这个难得的机会

好在老杨没往心里去,小李在中组部接着干活。

直到朱祁镇浩浩荡荡的奔向土木堡那年,小李已经是中组部的老干部了

老大出去打架,自然要带着很多小弟,当时的中组部副部长是在陪同名单里面的。但是,这哥们儿在这个节骨眼上非常幸运的生病了,于是小李很不幸运的上了陪同名单。

小李的倒霉日子开始了。

好在小李腿长,出事儿的时候跑回北京,要是他死在也先手里,还真不知道老朱家以后的日子能过成啥样。朱祁镇夺门之后,李贤和徐有贞一起入值文渊阁,并兼任中组部长。

李部长和徐有贞是好朋友,于是他帮着徐有贞安排御史写弹劾石亨和曹吉祥的文章。徐有贞是个有理想没道德有文化没纪律的人,他的算盘打得很清楚。他现在是文官集团的领袖,有了这个地位在和平时期弄个武将跟玩儿似的。但是,他把石亨和曹吉祥放在一起来弄就不聪明了,因为除了皇帝之外,大明朝的政治版图上能和文官集团对抗的就是宦官。曹吉祥可不是好惹的,徐有贞到底是个外臣,他向朱祁镇汇报工作时说的话除了他们君臣二人之外还有一个人能听的到,那就是伺候朱祁镇的小宦官。朱祁镇布置工作的时候,有些话只对徐有贞说过,没过多久便从曹吉祥的嘴里听到了。这事儿非同小可,朱祁镇就问曹吉祥消息从哪来?曹吉祥对朱祁镇自然是有一说一,就四个字儿“受之有贞”,朱祁镇怒了。当徐有贞发动御史对石亨和曹吉祥发起第二轮冲锋的时候,他亲手为自己的政治生命画上了句号。先是被发配广东,之后转到云南当兵。最后,病死故乡。于谦死后四个月,徐有贞发配。

李贤部长和石亨也是不错的朋友。石亨仗着夺门之功介绍了很多人走上领导岗位,曾经想把吏部尚书的位置安排给李贤,但李大人拒绝了,原因很简单,石将军有很多朋友需要安排,我还年轻,可以再等等。石亨很感动,认为这个人很懂事儿。即便是在后来和徐有着的斗争中,石亨也没有把反击的火力更多的放在李贤身上。但是,李贤可没闲着。徐有贞走后,石亨更加肆无忌惮。忍无可忍的朱祁镇把李贤找来,说石亨现在这样你说说该咋办?李贤淡淡的说,您自己看着办吧。这话看似说了等于没说,但是重新断句的话,就不一样了。石亨嘚瑟过分了,老大你自己办不就得了。这坑挖的,够深了。这还不算绝的,到后来石亨下狱,在杀与不杀之间,朱祁镇犹豫了。李贤补了致命的一刀。他很系统的给朱祁镇做了一次逻辑思维的专题讲座,题目是《论朱祁镇同志担任大明公司董事长的必然性》。景泰八年,朱祁钰已经油尽灯枯。夺门是正月十七,朱祁钰二月十七就挂掉了。如果不夺门,朱祁钰死后太子朱见深即位,作为朱见深亲爹的朱祁镇当然是董事长。所以,这个门夺与不夺,对朱祁镇的地位没有影响,实际受益者是徐有贞、石亨和曹吉祥。于谦死后三年,石亨死。

李贤部长和曹吉祥关系也不赖,但是和曹太监的干儿子关系似乎不大好。所以,曹吉祥和曹钦造反的时候,李贤确实在刀头滚了几回。但造反造的五迷三道的曹钦到底还是没杀李贤。于谦死后四年,曹吉祥死。

李贤似乎和于谦并不是好朋友,他们之间还有过几次笔战。命运把这两位联系在了一起,李贤的出发点也许并不是要为于少保复仇,但他却用自己的隐忍和智慧给了我们继续走下去的“小确幸”。

李贤,立朝三十余年,虽历经坎坷,却能百折不挠不改其志,终成大业。官至少保、吏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成化二年(1466)病逝,名留青史。

李贤身后事很精彩,他招了一个叫程敏政的女婿,后来程大人主持了一次科考,他出的考题难倒了几乎全天下所有举人,只有两个人答出了这道题。这俩人不但没有飞黄腾达,倒是演出了一幕反转剧。在那两个人中,有一个叫做唐寅,他的另一个名字叫做唐伯虎。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