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老照片

一品佛经 2019-01-14 14:07:05

每一段留不住的岁月,都有一个忘不掉的故事。

难忘曾经,难忘我们一起的那些岁月,

再也回不去,却是最美的时光。



那时候,街上除了公交车,几乎没有机动车,大家都是骑自行车上班。


28自行车是那时候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二八"指的是轮子的直径为28英寸,以前爸爸送孩子上学就骑它。前面大梁上坐一个,后座上再坐一个,那时老爸的肩膀宽厚温暖,坐在上面是满满的幸福。

公路上也有卖票的小公交,但是并不多,需要用这种公交车月票,只有上车亮一亮月票,才可以进去。


那时候,桑塔纳轿车是土豪的配置,红旗牌轿车是神级土豪的配置。

那时候的火车是绿皮车,嘈杂拥挤的火车站,车厢里列车员来回穿梭卖着盒饭。每个站台,印象里贩卖最多的好像是鸡腿。


那时候买飞机票,得有介绍信,没有介绍信,有钱也买不到机票。七八十年代坐飞机的人大多都是政府官员因公出差,百姓出行不会选择乘坐飞机,那时候,一个月才挣三四十块钱,而一张机票四五十块钱,坐飞机还是很奢侈的。


在没有计算器的年代,爸爸经常把算盘打得啪啪响,看着爸爸手里翻飞的算盘珠子,感觉特别厉害。


妈妈没事就会坐在缝纫机前,做起针线活,这意味着又有新衣服了!即使只是拿旧衣服缝缝补补,就已经很满足。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有这种印花的老床单,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俗气。


一到天气晴朗的日子,两棵树上系根绳,就开始晒被子。

那时候集市都特别简陋,没有固定的房子,都是挑着担子摆摊,小贩从不缺斤短两。


80年代,爱美的女人甩掉了长辫子,开始流行烫发,顶着大波浪卷儿走在大街上,特潮。


那时候没那么多水乳、眉笔、口红,一盒雪花膏,就是女人全部的化妆品。


那时候的夏天,没有空调,家家户户都搬着凉席和竹床,在马路上、街道上打地铺,想要好位置都要抢呢。


老人们担心孙子孙女被蚊子咬,就撑上这款最经典的蚊帐,所有蚊子都飞不进来,还会守候在一遍,蒲扇轻轻地拍着、拍着。


那时候家里没有洗衣机,妈妈们洗衣服都用搓衣板,这些东西放在今天都成了老古董啦。


那时候家家户户好像都有这种大衣柜,存放着我们温暖安定的小日子。


洋黄历,以前就指着这个看节日,过一天撕一页纸,一本撕完一年就完了。

那时候10元钱就能养活一家人,蔬菜水果才几毛钱一斤。

单位食堂吃饭都是人手一个海碗,洋瓷缸就去了,大锅饭、长条凳,大家坐在一排,有说有笑。

1983年上海最高级国际饭店的一桌酒席,茅台酒8块钱,饮料是桔子水,算是那个年代流行的饮料。

那时候,可乐刚刚进入中国,逐渐在全国风靡开来。


那时候家里没有冰箱,卖冰棒的叔叔每次吆喝着经过,不管我们在玩什么都会立马跑过去。


大伙儿把整个车子团团围住,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写着“冰棒”的箱子,箱子不大,花样却很多,每一种都足以让我们流口水。


偶尔奢侈一下喝健力宝,瞬间变身“土豪”,引来所有小伙伴羡慕的目光。



那时候我们的零食少的可怜,能有个棉花糖、雪人冰棍,都可以高兴老半天了!


那时候烧饭还是用灶台,饭粒黏在锅底,香香脆脆就成了锅巴,锅巴可是相当管饱的,没有牙的小鬼头只有看的份。


以前家里有老人,过年做小辈的来拜年,都是四大件,果子糕点、几瓶酒、罐头和糖。


1980年代初,淮海路上的西餐馆收银台,整个装饰让人无法联想到西餐,主要菜肴基本都不超过一块钱,冰淇淋咖啡只有五角钱。


那时候的孩子,没有那么多的作业,书包也没那么重,文具盒都是铁的,上面还有乘法口诀表。


那时候没有补习班,小朋友们放学回家,在门口放个板凳,写完作业就可以看电视,看老版西游记、海尔兄弟、黑猫警长、小糊涂神等。

那时候考试卷子都是老师自己刻字印刷的,考完试后考生手肘都被油墨蹭黑了。

那时候的人们对知识和学问充满了敬仰,图书馆里总是坐满了人,大家都在认真地看书做笔记。


老师经常布置写字作业,偷懒的孩子会用好几只笔绑在一起,刷刷几行写完了!

上了初中、高中、大学,宿舍都是破旧而拥挤的,但是大家感情特别好,不像现在都是各玩各的手机或电脑。

那时的上海,虽然没有高科技的娱乐,一台电视就能够凑足几家人过来,一起聊家长里短,一起津津有味的看节目。


那时候电视节目也很贫乏,而且晚上10点就没有电视节目了。有时候很多电视台还会出现这个画面,让你心里痒痒的,盼着电视台快点恢复播放。


(跳房子

还在那时候小孩子的课业生活非常丰富,一群小伙伴来家里找你,一起在院子里玩跳房子、弹弹珠、跳皮筋、捉迷藏...


(弹弹珠


跳皮筋

(斗鸡

(罩麻雀)

(打元宝)

(玩泥巴)

(投沙包)

(打乒乓球)

30年前的人民广场,“外教”是个新生事物,他们与戴着红领巾的学生们一起溜冰,现在,他们身后的看台早已拆除,建起了上海大剧院。

那时候流行音乐开始在大街小巷唱响,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喜爱的歌手,会收藏很多他的磁带,在悠闲的午后用录音机放着听。




那时候夏天的晚上,大家都集中在小广场上乘凉,大人们聊天,小孩子们就发了疯似的玩儿,直到广场上放电影,人们才会安安静静地坐着不动。




那时候男女谈朋友可比现在严肃的多,约会是提前一周定好时间,包接包送,接走之前要得到女方家长同意,还要顺手带点小礼物,不必贵重,但要好看,而且午夜十二点前,必将女孩送回家。

那时候约会也没有太多地方去,简易的圆饭桌、小方凳、日光灯管、双喇叭录音机、嘈杂的人声……这样的“咖啡厅”还是特别适合一段天长地久的开始。

或者在公园里慢悠悠地呆上一下午,风景与你,俱好。


那时候没有微信、QQ等社交软件,男女之前沟通感情的方式,就是白纸黑字的情书,手写的一字一句,认真而笃定。





那时候结婚还没有“房子、票子、车子”这么一说,女方最看重的还是小伙子的人品行不行。那时候的姑娘,更愿意跟心爱的人一起吃苦,一起过熨帖的小日子。


那时候结婚,没有录像,没有司仪,没有彩排,甚至只有一身红衣服,连婚纱都没有,更别提豪车接送了,有的只是新娘新郎脸上幸福质朴的笑容。


那时候参加结婚宴席一定会看到这样的搪瓷脸盆,颜色大多是红色,还会印着红色的喜字,是亲朋好友们祝福两口子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30年光阴匆匆而过,

正如席慕蓉所说的

“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

致那些最美的时光!

致那些永远回不去的曾经!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

不要私存,放到圈子里,让更多的人知道吧!

你所看到的,也许正是别人所需要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七月飞火。太炙烤着大天闷得让慌,稍微动一,便满身是汗。   关山镇。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静静地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   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当天晚上在镇里领导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   此刻,是上午10点钟,柳擎宇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过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个小时的时间内,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文件和资料传递到他这里。他好像被整个关山镇给遗忘了一般,又有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头紧锁,他在思考着。他心中清楚,这肯定是镇委书记石振强的小动作。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镇里上任之后,这个镇委书记就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说是下马威也不为过。前天接风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个月上任的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态度就变得“暧昧”多了,不是互相对饮,就是与书记石振强觥杯交筹,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强都会朝他若有若无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镇里的威望……  柳擎宇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大脑飞快地转动着。然而,他想破大天也想不出来为什么镇委书记石振强会带头针对自己。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刚刚到任,不可能和他之间产生任何利益冲突和其他矛盾的。但是偏偏石振强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强的用意时,石振强也在聊着他。在石振强的办公室内,常务副镇长、镇党委委员胡光远坐在石振强的对面,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石振强说道:“石书记,我真没有想到,这一次新来的镇长居然是一个才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我很纳闷,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啊,居然22岁就当上了镇长,这也太夸张了吧。该不会这小子是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镇长呢?”   石振强的脸色十分平静,他知道,胡光远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抢了本来属于他的镇长宝座十分不爽,总是想要给对方上眼药,虽然他这两天已经给了柳擎宇一个下马威了,但是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他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但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因为他曾经试图查阅柳擎宇的简历,但却发现,除了一份特别简单的简历之外,以他镇长的权限居然无法查阅更加详细的简历,这一点是他对柳擎宇有所忌惮的主要原因,不过虽然有些忌惮,但却并不惧怕,因为他是县长薛文龙的人,而薛文龙虽然是县长,但是在景林县经营数十年,势力盘根错节,新任县委书记夏正德虽然上任快一年了,但是却被薛文龙压得死死的,可以说,在景林县薛文龙一言九鼎。   有县长薛文龙给他撑腰,他石振强谁都不惧,更何况柳擎宇只是一个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对于胡光远来自己这里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要到自己这里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细,以便于有针对性的采取下一步的计划。对于这一点,石振强自然是乐意看到和支持的,他虽然不方便直接对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个马前卒冲锋一下,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实力和火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强便笑着对胡光远说道:“老胡啊,这个柳擎宇的简历我看过,这人绝对是一个少年天才啊,他的简历上显示,他14岁便考上了清华,3年时间拿下了计算机专业学士、硕士、金融管理学学士、硕士学位,17岁被特招进入军队,5年之后,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之时的级别不详,退役之前的部队不详,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够转业之后直接过来当镇长,就足以说明此人非常厉害了。老胡啊,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啊,要不你可是会吃亏的啊。”   石振强对于胡光远的个性十分清楚,这家伙是个倔脾气,做事喜欢逞能,越是说他不行他越是来劲。   果不其然,石振强刚刚说完,胡光远便拍着胸脯说道:“石书记,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20多年了,吃过的咸盐比他柳擎宇看过的还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哦,对了,石书记,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所有文件一律送到我这里来,柳擎宇那边一点都不给他送,我要让他闲得蛋疼,到时候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之后自己卷铺盖滚蛋。”   石振强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态,只是提醒道:“老胡啊,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团结啊。毕竟柳擎宇同志是镇长嘛,虽然他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你是老同志,要多帮帮年轻人嘛。”   胡光远一听石振强这样说,便明白石振强的意思了,连忙说道:“石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团结,多帮助柳擎宇同志分忧的。”   说完,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对于自己现在在关山镇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在自己进入官场之前,自己的老爸曾经亲自对自己说过:“擎宇啊,你确定你真的要踏入官场吗?其实,以你现在在军中的表现,如果要是留在军中,将来肯定也会大有作为的。”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静对老爸说道:“爸,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当官,当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经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困难算什么! 身为曾经狼牙特战大队的老大,我柳擎宇什么困难没有见过!   柳擎宇抛开所有的杂念,再次把自己从网上搜集的一些资料和关山镇的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仔细研究起来。作为关山镇的镇长,虽然现在自己还只能算是代理的,还需要经过人大选举,但是柳擎宇却早已经把自己当成实实在在的镇长了。关山镇的资料柳擎宇从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   关山镇共有共辖25个行政村,全镇共有8000户,总人口31000多人。镇域总面积61.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总面积28000多亩。关山镇地处山区,地势比较低,在关山镇外2公里处有一座关山水库,这座水库的存在很好的调节了关山镇的水利情况,但由于关山镇地处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较少,所以这里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十分清苦,寻常人家想要吃一顿肉却也只能等到逢年过节的。   再次研究完资料之后,柳擎宇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一边仔细研究着地图,一边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带领着关山镇的乡亲们走向小康生活,因为在柳擎宇看来,身为一名镇长,带领老百姓们走向富裕,这是镇长的职责。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原来毒辣的太阳正飞快退去,黑色云层仿佛万马奔腾一般从西边的天空中疾驰而来,很快的,整个关山镇上方的天空仿佛被泼墨了一般,黑得吓人。   正在研究着关山镇资料的柳擎宇感觉到了眼前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总是感觉这两天关山镇的天气有些闷的过分,空气湿度太大,比桑拿天还桑拿天。想起自己刚刚看过的关山镇外的关山水库,柳擎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在燕京市气象局工作的大学同学的陈天杰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气象鬼才老弟,快点帮我预测一下白云省苍山市景林县关山镇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陈天杰和柳擎宇一样,都是以14岁的年纪考上清华的,虽然两人都是学的计算机,但是陈天杰却偏偏对气象学感兴趣,在上学时期便利用课余时间钻研此道,对于天气预测十分擅长,被柳擎宇成为气象鬼才。现在年仅22岁便成为燕京市气象部门的技术骨干了。   接到柳擎宇的电话,陈天杰没有任何废话,立刻调出相关的气象云图资料仔细研究了一下,随后立刻给柳擎宇回复了过来:“柳老大,关山镇的天气情况十分复杂,以我的预测来看,关山镇和你们整个景林县未来3天之内将会有大暴雨,但是事先声明,这种概率并不是太高,仅有这种可能而已。而且我相信你们地方气象台在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报道局部地区会有短时的暴雨,因为他们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按照概率最高的情况来预报。”   柳擎宇听完之后心中就是一惊,虽然陈天杰说整个景林县未来三天内有大暴雨的概率很低,但是他却清楚,在大学时期,陈天杰的预测便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往往他认为概率很低的天气,一旦他真的提出来,往往会应验成真。所以,对于陈天杰的话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来,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整个景林县都下起了大暴雨,那么关山水库必然会出现险情,如果关山水库出现险情,一旦出现溃堤情况,整个关山镇大部分地区将会成为一片洪泽之地,乡亲们将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镇委书记石振强的电话,沉声说道:“石书记,我的一个在燕京市气象部门工作的同学说咱们关山镇这边很有可能要连续3天下大暴雨啊,我看咱们是不是开会部署一下关山水库和关山镇沿岸大坝的防汛情况啊。”   接到柳擎宇电话的时候,石振强正在电脑上玩QQ斗地主,正赢分赢得兴起呢,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随手点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景林县的天气预报情况的页面,发现只是局部地区会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后天将会仅仅是阴天,石振强一边用鼠标操作着斗地主出牌,一边拿着电话说道:“小柳啊,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景林县的天气预报,上面说只是局部地区会有短时间的大到暴雨,并没有说是我们关山镇嘛,而且只是短时间的暴雨并不会对关山水库造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 当然了,对于你这种积极工作的态度我是非常欣赏的,不过我们做事情必须要讲究成本嘛,所以,开会部署工作我看就不必了。一会我给水库管理科打个电话让他们注意盯着一点也就是了,好了,我这边很忙,我先挂了。”石振强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心里对柳擎宇的话完全没当回事,多大点的屁事也值得劳师动众,这小子很不安份啊! 关山水库建了几十年了,什么样的暴雨没经历过?就是接下来真的三天连降大暴雨,最多也就是水库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轻人就是容易听风就是雨,脑热冲动,这个要不得。   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柳擎宇压住心头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电话,他哪里听不出石振强电话里的不耐烦和应付的语气,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县里景林水库一旦发现险情所带来的重大后果。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虽然自己和县委领导连面都没有见过,但还是应该向县委领导汇报一下。随后,柳擎宇立刻拨打县委书记夏正德的电话,然而,夏正德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拨通的状态,无奈之下,柳擎宇只能先打给县长薛文龙了。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薛文龙汇报了一下,薛文龙早就听说过柳擎宇到关山镇当镇长的消息,不过柳擎宇在上任之前并没有到他这里来汇报工作,他早已经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马范围之外,听到柳擎宇说只是他同学说景林县会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谱的行列,只是应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

 七月飞火。太阳炙烤着大地。天气闷得让人发慌,稍微动一动,便满身是汗。   关山镇。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静静地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   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他是前天下午在景林县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排名最末的副部长李有福的陪同下来到关山镇的。当天晚上在镇里领导陪同下吃了晚饭之后,李有福便连夜赶回县里了。   此刻,是上午10点钟,柳擎宇已经在办公室里面坐了2个多小时了,然而,在过去的一天一夜外加2个小时的时间内,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文件和资料传递到他这里。他好像被整个关山镇给遗忘了一般,又有像是透明人,被人完全忽略掉了。 柳擎宇眉头紧锁,他在思考着。他心中清楚,这肯定是镇委书记石振强的小动作。因为他发现,自从自己被李有福送到镇里上任之后,这个镇委书记就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或者说是下马威也不为过。前天接风宴上,除了比自己早一个月上任的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碰杯喝酒以外,其他人的态度就变得“暧昧”多了,不是互相对饮,就是与书记石振强觥杯交筹,而且每喝一杯,石振强都会朝他若有若无地笑上一笑,似是在示意自己在镇里的威望……  柳擎宇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大脑飞快地转动着。然而,他想破大天也想不出来为什么镇委书记石振强会带头针对自己。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刚刚到任,不可能和他之间产生任何利益冲突和其他矛盾的。但是偏偏石振强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他到底有何用意?是何居心?   就在柳擎宇琢磨石振强的用意时,石振强也在聊着他。在石振强的办公室内,常务副镇长、镇党委委员胡光远坐在石振强的对面,脸上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石振强说道:“石书记,我真没有想到,这一次新来的镇长居然是一个才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我很纳闷,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啊,居然22岁就当上了镇长,这也太夸张了吧。该不会这小子是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吧?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当上镇长呢?”   石振强的脸色十分平静,他知道,胡光远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抢了本来属于他的镇长宝座十分不爽,总是想要给对方上眼药,虽然他这两天已经给了柳擎宇一个下马威了,但是对于柳擎宇这个突然空降下来的毛头小子,他却并没有放松警惕,但也不会做得太过分。   因为他曾经试图查阅柳擎宇的简历,但却发现,除了一份特别简单的简历之外,以他镇长的权限居然无法查阅更加详细的简历,这一点是他对柳擎宇有所忌惮的主要原因,不过虽然有些忌惮,但却并不惧怕,因为他是县长薛文龙的人,而薛文龙虽然是县长,但是在景林县经营数十年,势力盘根错节,新任县委书记夏正德虽然上任快一年了,但是却被薛文龙压得死死的,可以说,在景林县薛文龙一言九鼎。   有县长薛文龙给他撑腰,他石振强谁都不惧,更何况柳擎宇只是一个刚刚22岁的毛头小子,不过对于胡光远来自己这里的用意,他也明白,不外乎是想要到自己这里刺探一下柳擎宇的底细,以便于有针对性的采取下一步的计划。对于这一点,石振强自然是乐意看到和支持的,他虽然不方便直接对柳擎宇出手,但是找一个马前卒冲锋一下,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实力和火力还是很有必要的。   石振强便笑着对胡光远说道:“老胡啊,这个柳擎宇的简历我看过,这人绝对是一个少年天才啊,他的简历上显示,他14岁便考上了清华,3年时间拿下了计算机专业学士、硕士、金融管理学学士、硕士学位,17岁被特招进入军队,5年之后,也就是今年退役,退役之时的级别不详,退役之前的部队不详,但是你想一想,他能够转业之后直接过来当镇长,就足以说明此人非常厉害了。老胡啊,不要小看这个年轻人啊,要不你可是会吃亏的啊。”   石振强对于胡光远的个性十分清楚,这家伙是个倔脾气,做事喜欢逞能,越是说他不行他越是来劲。   果不其然,石振强刚刚说完,胡光远便拍着胸脯说道:“石书记,你放心,我老胡好歹也在官场上混了20多年了,吃过的咸盐比他柳擎宇看过的还要多,我倒是要好好领教一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多厉害。哦,对了,石书记,我已经吩咐下面的人所有文件一律送到我这里来,柳擎宇那边一点都不给他送,我要让他闲得蛋疼,到时候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之后自己卷铺盖滚蛋。”   石振强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表态,只是提醒道:“老胡啊,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团结啊。毕竟柳擎宇同志是镇长嘛,虽然他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你是老同志,要多帮帮年轻人嘛。”   胡光远一听石振强这样说,便明白石振强的意思了,连忙说道:“石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团结,多帮助柳擎宇同志分忧的。”   说完,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  镇长办公室内。   柳擎宇坐在椅子上,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之后,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对于自己现在在关山镇所遭遇的困境他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因为在自己进入官场之前,自己的老爸曾经亲自对自己说过:“擎宇啊,你确定你真的要踏入官场吗?其实,以你现在在军中的表现,如果要是留在军中,将来肯定也会大有作为的。”   柳擎宇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表情十分平静对老爸说道:“爸,我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选择,因为我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当官,当一名好官。”   想到自己曾经的誓言和理想,柳擎宇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困难算什么! 身为曾经狼牙特战大队的老大,我柳擎宇什么困难没有见过!   柳擎宇抛开所有的杂念,再次把自己从网上搜集的一些资料和关山镇的地图摊开放在桌子上仔细研究起来。作为关山镇的镇长,虽然现在自己还只能算是代理的,还需要经过人大选举,但是柳擎宇却早已经把自己当成实实在在的镇长了。关山镇的资料柳擎宇从昨天上任的第一天起便开始仔细的研究起来。   关山镇共有共辖25个行政村,全镇共有8000户,总人口31000多人。镇域总面积61.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总面积28000多亩。关山镇地处山区,地势比较低,在关山镇外2公里处有一座关山水库,这座水库的存在很好的调节了关山镇的水利情况,但由于关山镇地处深山之中,交通不便,人均耕地较少,所以这里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十分清苦,寻常人家想要吃一顿肉却也只能等到逢年过节的。   再次研究完资料之后,柳擎宇感觉到心里沉甸甸的,一边仔细研究着地图,一边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带领着关山镇的乡亲们走向小康生活,因为在柳擎宇看来,身为一名镇长,带领老百姓们走向富裕,这是镇长的职责。   然而,就在此时,窗外原来毒辣的太阳正飞快退去,黑色云层仿佛万马奔腾一般从西边的天空中疾驰而来,很快的,整个关山镇上方的天空仿佛被泼墨了一般,黑得吓人。   正在研究着关山镇资料的柳擎宇感觉到了眼前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去,不由得一愣,看向窗外的天色,脸色便沉了下来。他总是感觉这两天关山镇的天气有些闷的过分,空气湿度太大,比桑拿天还桑拿天。想起自己刚刚看过的关山镇外的关山水库,柳擎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在燕京市气象局工作的大学同学的陈天杰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说道:“气象鬼才老弟,快点帮我预测一下白云省苍山市景林县关山镇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陈天杰和柳擎宇一样,都是以14岁的年纪考上清华的,虽然两人都是学的计算机,但是陈天杰却偏偏对气象学感兴趣,在上学时期便利用课余时间钻研此道,对于天气预测十分擅长,被柳擎宇成为气象鬼才。现在年仅22岁便成为燕京市气象部门的技术骨干了。   接到柳擎宇的电话,陈天杰没有任何废话,立刻调出相关的气象云图资料仔细研究了一下,随后立刻给柳擎宇回复了过来:“柳老大,关山镇的天气情况十分复杂,以我的预测来看,关山镇和你们整个景林县未来3天之内将会有大暴雨,但是事先声明,这种概率并不是太高,仅有这种可能而已。而且我相信你们地方气象台在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报道局部地区会有短时的暴雨,因为他们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按照概率最高的情况来预报。”   柳擎宇听完之后心中就是一惊,虽然陈天杰说整个景林县未来三天内有大暴雨的概率很低,但是他却清楚,在大学时期,陈天杰的预测便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往往他认为概率很低的天气,一旦他真的提出来,往往会应验成真。所以,对于陈天杰的话柳擎宇十分上心,一下子就焦急起来,因为他非常清楚,一旦整个景林县都下起了大暴雨,那么关山水库必然会出现险情,如果关山水库出现险情,一旦出现溃堤情况,整个关山镇大部分地区将会成为一片洪泽之地,乡亲们将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里,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镇委书记石振强的电话,沉声说道:“石书记,我的一个在燕京市气象部门工作的同学说咱们关山镇这边很有可能要连续3天下大暴雨啊,我看咱们是不是开会部署一下关山水库和关山镇沿岸大坝的防汛情况啊。”   接到柳擎宇电话的时候,石振强正在电脑上玩QQ斗地主,正赢分赢得兴起呢,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随手点了一下自己收藏的景林县的天气预报情况的页面,发现只是局部地区会有暴雨,而且明天和后天将会仅仅是阴天,石振强一边用鼠标操作着斗地主出牌,一边拿着电话说道:“小柳啊,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景林县的天气预报,上面说只是局部地区会有短时间的大到暴雨,并没有说是我们关山镇嘛,而且只是短时间的暴雨并不会对关山水库造成任何威胁,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嘛! 当然了,对于你这种积极工作的态度我是非常欣赏的,不过我们做事情必须要讲究成本嘛,所以,开会部署工作我看就不必了。一会我给水库管理科打个电话让他们注意盯着一点也就是了,好了,我这边很忙,我先挂了。”石振强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心里对柳擎宇的话完全没当回事,多大点的屁事也值得劳师动众,这小子很不安份啊! 关山水库建了几十年了,什么样的暴雨没经历过?就是接下来真的三天连降大暴雨,最多也就是水库漫了而已,能出多大的事?年轻人就是容易听风就是雨,脑热冲动,这个要不得。   听着嘟嘟的挂断声,柳擎宇压住心头的怒火,恨恨地放下了电话,他哪里听不出石振强电话里的不耐烦和应付的语气,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县里景林水库一旦发现险情所带来的重大后果。   想到此处,柳擎宇心说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虽然自己和县委领导连面都没有见过,但还是应该向县委领导汇报一下。随后,柳擎宇立刻拨打县委书记夏正德的电话,然而,夏正德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拨通的状态,无奈之下,柳擎宇只能先打给县长薛文龙了。电话很快接通了,柳擎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薛文龙汇报了一下,薛文龙早就听说过柳擎宇到关山镇当镇长的消息,不过柳擎宇在上任之前并没有到他这里来汇报工作,他早已经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马范围之外,听到柳擎宇说只是他同学说景林县会有大雨,心中立刻把柳擎宇列入到了不靠谱的行列,只是应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嘴里还唠叨着:“你同学能有多大,他说的话能信吗?有天气预报准确吗?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你操哪门子心!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老板我会努力工作,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你在砸碎一个弯,那断你两天粮”说完一个身材肥胖,满脸赘肉的女子朝着深厚的房间走去。而一旁满脸委屈的段毅则是擦着脸上的汗水,看到身旁堆积如山的饭碗,一脸愁相。这是他连续不断工作的第三个晚上了,正是因为自己在茶馆打工,不小心砸碎了一个茶碗,于是老板娘就把自己发配到后院专门干洗碗这个活。洗碗看似不累,但连续工作三天,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人也承受不了。所以段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好好休息,但看着眼前那数不尽的碗,一种想死得死都有了。看着天空中那飞翔的鸟儿,那自由自在飞舞的样子,段毅望的有些出神……渐渐那眼皮如千斤沉重,且大脑已经渐渐失去了意识,段毅就这样睡着了。睡梦中,段毅见到了自己病逝多年的父母,他们很安详,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舒服,看到他们的那慈祥的样子,段毅很是羡慕,父母不断的招手。段毅慢慢的朝前走去,在那片看似极乐的世界中,似乎任何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都消失。段毅喜欢这样的生活。渐渐,身体有种飘飘然的感觉,随后双脚离开地面,朝着天空飞了上去。“我这是怎么了?”段毅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此话并没有人回应,就连他的父母也是在地面抬头看着,脸上仍然挂着美丽的笑容。天空中和煦的阳光不断洒照在他的脸上显得格外舒服,而一道曾经令自己无比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毅儿,最近过的好吗?”段毅一愣,这道声音在那脑海中不断回荡,可这道声音对于自己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悉,因为这真是自己父亲的声音。低着头看着地面,此时父亲还是用那慈祥的面容看着自己。段毅忍不住,眼角的泪水啪嗒啪嗒的流淌下来,自从父母去世,自己孤苦伶仃,被人嘲笑,被人冷落,更是被人瞧不起,这些难过,他从来没有向谁去抱怨过而是自己不断往肚子里咽,毕竟一个没有了父母的孤儿,又怎么可能被人瞧得起呢。他黯然伤感,默默地看着地面的父母,这个时候他心中想要怒吼,将这几年的委屈都怒出来,父母去世之后,自己无依无靠,独自前去一家餐馆打工,虽然能混伤口饭吃。但地主家的饭那能吃的如此轻松,在那受尽的折磨更是数不胜数,捞不着睡觉那都是经常的事情,而且吃不上饭,有时候还遭受毒打,这都是很平常发生的事情。就如自己刚刚洗的饭碗,都是自己平时经常做的事情,自己已经司空见惯而已。已经十五六的他,回想起自己的点点滴滴,受尽的酸甜苦辣,突然忍不住大声哭喊起来“爹娘,孩儿过的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好”悲凉的声音响彻大地,就像天空散布的哭喊铺天盖地一般。段毅不断地哭喊就想将几年来的所有痛苦一下子喊出来一样。可周围出了父母之前在没有其他人,更别说有人搭话了,但段毅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一个梦境,在梦境当中自己还奢望有人会打理自己?这简直就是做梦。但看到自己父母过得如此快活安详,人世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何不回到父母的身边一个快乐没有痛苦的孩子呢?于是段毅伸展着手臂大声喊道“爹,娘,孩儿想你们了,相信不久就会和你们重逢了”“毅儿,你还年轻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卧龙大陆还需要你”父亲的声音依然飘荡在空中。段毅笑着说道“爹,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平之人,即使我活在这片大陆上,又能有什么起色?还不是和现在一样?”“你错了,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肯定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说已经看的与以前不一样,你的存活会有这一定的价值在里面”“价值?爹,你别笑话我了,我的价值不会就是每天洗碗,挨揍吧,那臭婆娘欺负我,他那狗崽子儿子也欺负我,就连她家的狗都欺负我,你说让我怎么活,我的价值在哪里”段毅说话之时,已经满脸通红,且浑身起的发抖起来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