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有一种缘分,叫信任;有一种珍惜,叫尊重/《青石幻境-菩提相约》第24章出生不同道

菩提梭哈 2018-05-14 11:24:41

点击上面音频,聆听与文章同步的广播剧~

第24章出生不同道

      我把之前想到的,“施食点”与那个空间有关联的猜测,一五一十的跟林青说了。

      “嗯,这里应该没问题吧?我现在身体虽然不大灵便,但脑子很清明,不是昨天下午进入‘鬼打墙’的状态,所以,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你再好好看看?”他左右看了看,又躺了下去,并不打算马上赶路。

      “可是......”

      “你也说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不休息好,怎么走那漫漫长路啊?我也很想去救那阿姨,但是望山跑马死......我现在是一点体力都没了,又累又饿又渴又困,先让我缓缓的。”他闭了眼,哼哼唧唧着。

      我看了看四周——

      太阳初升,露水凝结,绿木葱隆,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到处都是青草、泥土的气息,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然,我刚受了好似脱胎换骨般的“洗礼”,脑子和体力也都恢复了些,但后脑仍旧有伤,一动还是会疼。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好状态能撑多久。也只能先由着他养精蓄锐,再做打算。

      我也斜躺下来,刚要闭眼,却见我们背靠的这棵大树的斜杈上,挂着几个椭圆的土黄色果实,有两个已经裂开了口。

      “是八月炸!”我指着树杈,兴奋的坐了起来。

      八月炸,学名预知子,三叶木通的果实,是山里有名的野果,也是一种药材,有疏肝理气,活血止痛,散结,利尿......之功。农历八月份成熟,熟透后外皮炸裂而开,故有“八月炸”之称。

      那枝杈上挂的两个开了口的,已经是熟透了的。山里总会有一些个别的小气候,果子提早成熟也是常事。

      此时,正好可以给我们果腹。

      我看着那裂口处露出的果肉,似乎已经尝到了蜜一样甜的滋味儿,顿时口水充盈,咽了几咽,肚子也叫了起来......

      林青刚要起身,我拉住了他——

      “我来吧,现在我体力比你能稍好点儿。”

      那些果子,是木通的藤蔓攀缠在大树上垂下的。那个树杈也不是很高,爬起来没什么难度。

      我噌噌噌上了树,喜滋滋的摘了果子下来。

      “你可以啊,小时候的功夫一点没丢。”

      “那是!我这上树的本事还是你教的呢。我记得,那次刘奶奶还罚你了。”

      “是啊,我唯一一次在你面前威风了一把,回来后还被奶奶臭骂一顿......”

      我们吃着果子,勾起很多小时候的回忆。

      “那时,你真的看到了我奶奶吧?”林青问。

      到底......还是提到了那件事。

      我愣了一下,剥果皮的手顿了顿,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又开了口——

      “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没有出来为你说一句话......那时,我迷糊的烧了好多天,等我好起来去上学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转学走了,也听到了那些关于你的传言......”他停了话,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是啊,我记得那时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我撒谎成性的,有说我痴呆弱智的,有说我是野孩子的,还有说我是妖魔鬼怪的......大家都说,你生病是受了我的诅咒。”我笑了笑,淡淡的说。

      “虽然,那时我还小,什么都不懂,却也知道不是你的错......也总想着回来找你,但那几年,我身体一直不好,家里人不让我回来......后来,又被......各种事情耽误,总也没机会再回来......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有个结,不知道你怎么样了......”林青慢慢说着,很是内疚。

      他一直对我有愧,我又何尝不是?

      那件事后,我总觉得会给他留下一些心理阴影。没想到他更怕我难以负荷......

      其实,当年的事情,本不算什么,是我把动静搞大了——

      那时,我在操场上体育课,看到了林青教室里的刘奶奶,她慈爱的摸着林青的头,又冲着我笑,招手让我过去......

      其实,在我当时的位置,以正常人的眼睛,是看不到林青教室的,更看不到教室里的人。

      其实,那时,刘奶奶已经过世一段时间了,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师父说,她去了很远的地方,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见面。

      我只知道,我很久没有见她了,我很想她。

      我不管不顾、满心欢喜的从操场跑到了林青的教室。满屋的同学和讲台上的老师,看到我疯了一样的闯进去......

      可是,刘奶奶已经不在了。我质问林青——

      奶奶哪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跟别的小朋友的不同。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很多东西......

      那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毕竟那时,我才七、八岁。面对那些冷言冷语,那些鄙夷的目光,那些恶意的中伤......

      我幼小的心灵,确实受了伤。

      但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

      我觉得,那件事对我来说,利大于弊,因为有慈安师父智慧的引导。

      师父告诉我,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物,是因为我跟他们有一种特殊的缘分,也因为他们需要得到我的帮助,更因为他们信任我。

      师父说,能被别人信任,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要心怀感恩,更要懂得保密与尊重。

      她让我知道——

      有一种缘分,叫信任;有一种珍惜,叫尊重。

      她把爱,种在我幼小脆弱的心上,来抚平我的委屈与心伤。她让我用爱,去审视世间的一切,并奉行对众生的慈悲......

      但在当时,最令我开心的还是,我因为那件事转了学,离开城里回到乡下,回到了聚德镇,回到了静慈庵。 

      “你当时去城里上学是被迫的?”林青问。

      “是啊,所以,你没必要内疚,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我是没有借口回来的。说到底,我还要感谢刘奶奶......”

      “奶奶?”

      我点点头,他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什么,却终是没有出口......

      我从小就在这山里长大。

      上小学前,刘奶奶离开了;上小学前,慈安师父要我去城里念书。

      我虽十二万分的不愿意,奈何师命难违,也只好抹着眼泪,跟着城里的“父母”,离开了静慈庵。

      我有一对城里的“父母”,是慈安师父给我找的好人家,也是师父出家前的亲戚——

      够怪的吧?

      我一个孤儿,居然,有爹有娘,还有家,但却是在庵子里长大的。被这样安排的孤儿,估计全天下没有第二个了。

      真不知道,慈安师父咋想的?

      我笑着摇头,一个念头却突然闪过......脸上的笑还没退去,心却沉了下去——

      在那个空间里,持诵《楞严咒》时,男声对我说——

      “你一个本就不该存于世的晦胎,修的什么佛?”

      “你的出生就与佛不同道,难道没人告诉你吗?”

      当时,就是这两句话,扰乱了我的心神。

      晦胎,是什么?

      出生不同道,又是什么意思?

      心里突然堵得慌,恶心上涌,手里甜美的果子,一口也吃不下了。

      “怎么了,心儿?你不舒服吗?”林青问。   

      “没事,我吃饱了。”我摇了摇头。

      “你吃什么了,就吃饱了?”他瞪着大眼瞧我,“就咱俩这些加起来,都不够塞牙缝的,还能管饱?”

      毕竟不是八月炸成熟的季节,能摘到两个熟透的果子,已经很不错了。

      “那这个也给你吧。”我把手里没吃完的果子递给他。

      “你真不吃啊?”他看了看我手里的果子,又看了看我的脸,很是豪气的说:“你放心,我堂堂七尺男儿,一顿两顿不吃没关系的,你不用给我省。”

      我没理会他,又把果子往前递了递——

      “都说了,我饱了,你不嫌弃就都吃了吧,不然,就留给山里的小动物吃。”

      “这有什么嫌不嫌弃的”他接过果子,直接往嘴里塞,含含糊糊的说:“又不是没吃过你吃剩的东西,小时候......”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我有些烦躁的直接抬手,把他在嘴边塞果子的手用力一推。

      他像狗啃泥似的,下巴、鼻子全被糊上了果皮,也蹭了一脸果汁——

      他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很无辜的看着我,一脸茫然......

      我被他这蠢萌蠢萌的样子,逗得想笑,又努力憋住,板着脸说:“赶紧吃吧!吃完,我们好赶路。”

      “哦。”他也识趣的没再多说什么。

      我们捡了两根粗一点的大树杈子,简单清理了下小杈分枝,就一人一根的拄着当拐棍。

      可能是看我情绪不高,也可能是林青的话痨本性,山路虽难行,一路上,他也没停了嘴,总是没话蹭话,东打听西问的。

      我被问的烦了,也回应他几句,这路赶得也不算太沉闷。

      “心儿,我记得咱俩同年。你几月生的?咱俩谁大呀?”

      “不知道。”

      “我11月23的生日,你呢?”他可能以为我敷衍他不愿多说,就先自报了生日。

      “那一定我大,你可以叫姐了......”

      “......”

      我从小就知道,我是被丢在庙门口的弃婴,慈安师父力排众议收养了我。为此,她还费了不少周折。

未完待续......

【前情回顾】

《青石幻境-菩提相约》第23章慈悲怒目

《青石幻境-菩提相约》第22章童年伙伴

《青石幻境-菩提相约》第21章诸相非相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