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历史名石“海岳石”究竟是不是灵璧石?产地在哪里一定吓你一跳!

大庆市观赏石协会 2019-01-10 22:17:39

美石、美文、美乐、美图、美一天!

  来源:秦文联灵璧石博物馆

摘要:流传有序的“海岳石”被上海俞莹先生的一篇名为《那些被误读的古石》的文章判定为“淄博纹石”,且《中国石谱》和新编《山东石谱》亦定为淄博纹石(不知是谁定的)。笔者考证,其确为灵璧石,且产地在宿州萧县白土镇孤山。


历史名石“海岳石”究竟是不是灵璧石?

           

                      淮北市灵璧石博物馆 秦文联


在蒲松龄故居,现存有三块古石,其中一块名“海岳石”,一块名“蛙鸣”石,皆传为灵璧石。相传名为海岳石的灵璧石,原为米芾收藏,后家传到米万钟之手,几经周折,转归淄博名门望族,毕际有所有。蒲松龄在毕家设馆课徒三十余年,蒲爱石成癖,时常把玩欣赏,相传蒲罢塾归里后毕家亦以石相赠。这方古籍典记且流传有序的“海岳石”被上海俞莹先生的一篇名为《那些被误读的古石》的文章判定为“淄博纹石”,且《中国石谱》和新编《山东石谱》亦定为淄博纹石(不知谁定的)。      

   俞先生文中仅有一句话“据当地石友考证,应该是淄博纹石”,至于如何考证,一句话都没有。笔者收藏灵璧石二十多年也被看的一头雾水,于是与俞先生交流;并向知情者吴先生当面请教,他说了一句“它是酱色的”;后来又与俞先生微信交流,我发了一块我收藏多年的灵璧石乘风破浪(图二)让他看是哪里的石头,俞先生回复说“感觉是淄博纹石”,我立刻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鉴定“海岳石”并非灵璧石,而是淄博纹石了,不是他们故意的,而是他们不知道灵璧石里有这样的品种。



图一、海岳石

请欣赏几块我收藏的“能够被误读为淄博纹石”的灵璧石:

图二、灵璧石乘风破浪

图三、灵璧石乘风破浪细节

图四、灵璧石北京猿人

图五、灵璧石北京猿人细节

那么这些“可以误读为淄博纹石”的灵璧石究竟产自哪里呢?没有具体的山头和对比证据资料,想必是难以让人信服。

资料一、这种类似淄博纹石的灵璧石的具体产地在宿州萧县白土镇孤山(山北侧即是徐州汉王),距离灵璧县产石区约40公里。该处出的灵璧石,色泽、纹理与淄博纹石中的一个酱色品种接近,但韵味却是灵璧石的韵味,我说石头的“韵味”一词很少人用,就像灵璧石里有洞,太湖石也有洞,广西的墨石里也有洞,但洞的“韵味”对于内行人来说,一看就知道哪个是灵璧石的洞,哪个是太湖石的洞,这种特有的感觉是长期与石打交道的人才会有的。


请看一组萧县孤山产地的照片

图六、孤山行政村政府门前石

图七、孤山行政村政府门前石纹理细节;

图八、孤山行政村政府门前石颜色细节(在破损处少少撒水,石头本色酱色出来了

图九、孤山产石区

图十、孤山正在采石的现场

图十一、孤山现场石头

细节照片,破损处湿水可见酱色

萧县出的石头在陈民府等的《灵璧石谱》里被列为灵璧石,然而在蒲松龄时代或者更早,萧县的石头难道也被认为是灵璧石了吗?

请看图十二,科学划分的灵璧石产区图

图中可以看出,宿州萧县显然是灵璧石产地。


资料二、萧县有距今超过6000多年的文明史,3100多年的建城史。夏代,被封萧国。隋唐,始烧萧窑。明清,形成龙城画派。从萧县范围内精美汉画石像的大面积出土,出土的汉墓群中,石刻、壁画题材丰富多样,雕刻绘画技艺高超,这表明早在汉代,萧县的书画艺术已趋于成熟。到明清时期的书画名人云集以及乾隆年间龙城画派的开宗,两千年的历史繁衍和几百年的风气沉淀,让萧县的书画之乡之名流传开来。

 萧窑即安徽省萧县窑,始创烧于隋朝,与芜湖的繁昌窑、淮南的寿州窑并称为安徽三大名窑。截至2015年,存有起源于隋朝唐宋时期的萧窑遗址72座,2015年,挖掘的起源于隋朝的欧盘窑址,出土文物10000多件,早于景德镇瓷窑,据考证,古时景德镇瓷窑很多工人,都是从萧窑迁入

萧县的文化根基之深、传播影响之广由此可见一斑,且孤山脚下的这条大道是自夏代始至隋唐兴忙的古道,萧窑自隋朝始繁忙外运,沟通了外界;灵璧石的开采在历史上经历了几个大潮,作为书画艺术之乡的萧县,且距离灵璧石产地如此之近,在历次开采大潮中,书画之乡的萧县人不可能没有参与。大家请注意:上述的欧盘窑址恰恰正是在孤山边上,一边是兴盛数千年的瓷窑,紧邻的孤山上的美石怎么会不进入人们的眼帘?

资料三、正是这孤山,公元1077年,苏东坡来徐州做知府,此时萧县隶属徐州,史料记载苏东坡在白土镇孤山勘探到了石炭,解决了民众的冬季燃料问题,民众无忧,为此徐州百姓欣喜不已,苏轼作“岂料山中有遗宝,磊落如磬万车炭。流膏迸液无人知,阵阵腥风自吹散。”,苏东坡写下《石炭并引》,以记录这一史实,至今孤山尚有宋代采煤坑址。苏东坡勘察开采孤山的煤炭,孤山的美石一定不会逃过苏东坡的法眼,苏东坡爱石是众所周知,尤其对灵璧石情有独钟,公元1077年4月任徐州知府,元丰二年(1079)二月,苏轼寻灵璧石作《灵壁张氏园亭记》。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情景一、苏东坡为百姓勘察开采煤炭到了孤山,意外的发现了孤山遍地的美石,于是他挑了一块,送给了知己好友米芾(苏轼比米芾大14岁)。这块米芾收藏的“海岳石”后来辗转到了蒲松龄的手里;情景二、萧县好事之人为结交知府苏轼,知其爱石,于是孤山上找来美石相送苏公,后又辗转到了蒲公手里;情景三、萧县文脉繁盛,有上进者,寻得孤山美石送与米芾,后辗转到了蒲公手里……

  综上,“海岳石”既然流传有序为灵璧石,且为今淄博本籍著名石文化学者陈东升之明确定论,灵璧石产地范围又确实有大量的这个品种,已经足可证明其就是灵璧石。后人若是想否定这个结论,我认为不能仅凭感觉,至少应该有充足的证据和对比分析。同样,如果 “海岳石” 自古流传为淄博纹石,我们也一定不会因为宿州萧县发现了这个品种就要说它是灵璧石。


本站中国灵璧石博物馆是由淮北市文道灵璧石博物馆主办。馆长:秦文联(13665576386

 

淮北市文道灵璧石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经过政府审批认证的市级公益性灵璧石博物馆。批准文号淮文新【20156号文,


大 庆 观 赏 石 协 会 敬请关注!!!

【本篇图文来自于网络,版权与观点归属原创】

您的留言转发点赞就是对小编最大的支持与鼓励!


 明天精彩继续... ...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