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灵璧石文化源远流长

福音红木 2019-01-09 22:17:36

在中国,收藏及鉴赏奇石的传统由来以久,号称古代四大名石之首的灵璧石,古往今来,不知令多少文人骚客,达官贵人为之痴迷,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了解一下灵璧石文化发展的历史, 

在中国,收藏及鉴赏奇石的传统由来以久,号称古代四大名石之首的灵璧石,古往今来,不知令多少文人骚客,达官贵人为之痴迷,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了解一下灵璧石文化发展的历史,对于提高我们的灵璧石鉴赏水平是很有意义的。


灵璧石因产在安徽省灵璧县而得名。早在《尚书,禹贡》中,就有徐州上贡“泗滨浮磬”的记录;另据《枸橼篇》载“泗水之滨多美石”;战国时代齐国的孟尝君得之后,即谴使者“以币求之”,分给“诸庙以为磬”,这里的泗滨美石,就是人们所称的灵璧石。


此后一段历史时期,直至唐以前的墨人骚客,官宦达贵,在文献中对灵璧石提及的甚少,但作为一种石文化现象,必然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形成和发展。春秋时代《阕子》里曾记述了“宋之与人”因收藏奇石而遭人嘲笑的故事,秦汉直至南北朝时期,有关赏石的记载多限于皇家宫苑和贵族园林,被后人尊奉为赏石袒石陶渊明醉卧的醒石;,但并没有确指是哪一石种,所以说,灵璧石同其它奇石一样,在这个时期,人们赏玩还处于“朦胧期”。

唐代社会安定,文化繁荣,文人骚客,诗酒风流。他们将奇石引向民间,引进书房客厅,以玩石为时尚,面对奇石,待兴勃发。灵璧石坚贞铿介,不亢不卑,且峰峦洞壑,岩釉奇巧,清润奇秀,色彩艳丽,自然引起他们的共鸣与喜好,一些著名诗人如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等都是灵璧奇石的爱好者。白居易在今宿州毓村东林草堂居住,常徜徉于灵璧山水之间,将奇形怪状的灵璧石置于中庭,支琴贮酒,傲啸觞咏,如对上宾,白居易还在总结玩石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爱石十德”,比较全面的概括玩石的文化意趣,为赏石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宋代是灵璧石文化的繁荣期,而开“痴迷型”赏石风气之先的,则是这一时代那位多愁善感,极富艺术家气质的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祖籍徐州,继承文志,置砚务官开发灵璧研山和皖南歙砚,自此灵璧石开始名扬四海,是时,李煜藏一方研山(中有墨池的奇石),为稀世之宝。据“灵璧石考》记载,这方研山径逾尺,共36峰,各有其名,峰洞相连错落有致,下洞三折而通上洞,中有龙池,天雨津润,滴水少许于池内,经久不燥。后这方研山几易其主,成为藏石史上的一段佳话。


宋代出现了苏轼,米芾这两个中国赏石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大艺术家。

苏轼任徐州太守期间,酷爱灵璧石,曾数次到灵璧县觅石请供,他赏石,玩石的性格就和他的性格一样豁达,磊落,为的换取一方“麋鹿宛颈石”,他泼墨作《丑石风竹图》贻之主人。灵璧张氏兰皋园一石甚奇,称小蓬莱,他索取后题其上曰“东坡居士最中观之洒然而醒”对其珍爱有加。他调离徐州外驻,他还专程到灵璧拜访张氏花园主人,应张氏之邀,写了一篇《灵璧张氏园亭记》,留给后世。一次他偶得一石高兴至极,竟喝的酩酊大醉,怀抱奇石躺在云龙山北麓一块巨石上呼呼大睡,半夜酒醒看满天星斗,乱石纵横,诗兴大发挥毫写下了 “中走上黄茅岗,满岗乱石如群羊,岗头醉倒石作床”的千古诗句,也因此这块石头叫做“东坡卧床”,古人今人来卧床前登石凭吊,不乏题诗作画者,如同来 石一样,成为千古佳话。


如果说苏东坡在赏石史上的贡献主要在于实践,那么米芾作为北宋著名的书画家,则在蓄石,赏石的过程中常常获得书画创作的灵感,又将自己的书画创作理论用于品石,提出了“皱、瘦、漏、透”的四原则,此四原则至今仍为当今评价灵璧石的基本原则,为赏石理论的完善作出了贡献,至于“米芾神石”的故事,对后世赏石的影响,更是难以估量的。

南宋文学家叶梦得也是位石癖,他在《石林记》里写到:“好石良是一癖,古今文士,每见于诗咏者,未必真好也。其好者,正自不能解。余绍兴间春官下第归,道灵璧县,世以为出奇石。时卧病舟中,闻茶市多而求售,得其一,价八百,取之以归。探所有七百金,假之同舍,而不觉病顿愈,夜抱之以眠。知余之好石,不特其言。自行其壑,刳剔岩涧,马藏于土中者,愈得愈奇,今岩洞殆十余处,而奇石林立左右,不可以数计,心犹爱之不已。”这位老先生对灵璧石痴迷到如此程度,得一石,竞抱之睡觉,高兴得连病也好了,他的“每见于诗咏者未必真好也”,“其好者,正自不能解”和“心犹爱之不已”的感慨,正说明了他痴迷到石人合一,人石相融,能与石“沟通“,视石诽石,如梦如幻的境界,这正是灵璧石无穷魅力之所在。



说到灵璧石的发展史,不能不提到宋徽宗阎殃氏的《花石纲》。从公元1051年宋仁宗到灵璧县(时虹县)采灵璧磬石征集古乐谱,到宋徽宗在开封平地建“艮岳”,期间上百年间,征用了大量的灵璧石。“艮岳”中以灵璧石为几十座,其中最有名的一方灵璧石,体积庞大,被赐名为“庆云万态奇峰”,还有“金鏊玉宅”,“望云龙座”等。传说一方灵璧奇石,高二十余尺,舟载至开封后,破城墙而入,千夫抬至不动,徽宗说;“此石乃神物也。”乃以金带披挂石上,方才移至苑中。至今徐州博物馆乾隆行宫还藏一方花石纲遗石。


在石文化昌盛时代,还出现了《云林石谱》这样经典性的赏石专著。《云林石谱》汇载石品一百十六种,灵璧石被列为第一品,赞称言宝石为石玩之最,奠定了“天下第一名石”(清乾学语)的基础。宋未,又有《宣和石谱》问世。由于帝王及士大夫的定场与收藏,灵璧石誉满天下。


明清是我国奇石文化集大成的时期,其表现为,一是品石专著层出不穷,赏石理论更加完善,严密。二是收藏奇石已不在是士大夫的专利,一些将校士兵,贩夫走卒,农夫工匠,也走进了这个高雅的行列。


明朝最有名的藏石家当推人称米太仆的米万钟,乃米芾之后裔。他所藏灵璧石,无不奇巧殊绝,各具刑胜。他心清欲淡,独嗜奇石成癖,宦游四方,袍袖所积,唯石而已。其中一方状若飞云欲堕,后刻有“泗滨浮玉”四篆字。又有一方灵璧石,已流传了数百年,其珍无比,老太仆请大画家吴文仲作画,请大名士董其昌作“跋“,对其珍爱有加。


清代的爱石者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曹雪芹和蒲松龄。这两位伟大的文学家的人生道路都极为坎坷,于是在奇石上寄托了无限的情思。人说《聊斋志异》寄托了蒲松龄的“孤愤”,其实在奇石身上,何尝不是如此。《石清虚》一文,就是蒲翁爱石如命的自我写照,故事中的顺天人刑云飞“好石,见佳不惜重直(值)” 。一次,他获一奇石“四面玲珑,峰峦叠秀”,喜极,如获异珍。配以檀趺,供诸书案,以命相许。可却屡之为豪强夺。刑云飞矢志不移,直至欲以性命殉石。蒲松龄把石、人、神融为一体,真是一曲绝妙的石文化乐章。曾被蒲松龄珍藏的一方历史名石“海岳石”现珍藏在蒲松龄纪念馆内,此灵璧石被列为国家珍贵文物。



明清时期,众多的文人墨客不仅收藏灵璧石,还以斋馆中悬挂灵璧石制品“编磬”和工艺品为雅事。风流皇帝乾隆下江南,不仅题写了“天下第一名石”,还把江南不少名石运到北京,故宫御花园和中山公园社稷坛中的假山中,都有灵璧石,园中刻有乾隆题写的“绘月”,刻有“青莲朵”的,也是灵璧石。


到了近当代,把玩和收藏灵璧石的名家也是层出不穷,但研究灵璧石方面,未有多少突破。四十年化后,奇石文化中断了几十年之久,其间原因非三言两语能道清。


近年来,灵璧石文化得到空前的发展。灵璧石越来越引起中外藏石界的瞩目。然而,物极必反,目前存在的突出问题,一是滥采现象严重,在很大程度上上破坏和浪费了灵璧石资源。二是一些功利主义者为了从中牟利,煞费苦心地“巧”施伎俩,大抡斧凿,蒙骗世人,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坏了灵璧石的清誉。也有煞有介事者小题大做,借灵璧石之小庇,以庇盖全,以点代面,诋毁灵璧石之美誉。这些,已引起了当地政府及有识之士的充分关注。

“灵璧一石天下奇,声如青铜声如玉”,拭目未来,我们相信:风流数千年的灵璧奇石,沐浴着春风在历史的长河里必将更加璀璨辉煌。

分享是一种美德,关注是一种境界!

联系我们

北京福音红木文化博物馆

地址:北京南中轴路甲8号福音红木文化博物馆

电话:010-61269600

网址:www.福音红木.com

福音画册请点击‘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