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弱水三千只饮一瓢,才子千里追爱(1)

瞳爱情感 2018-05-16 16:47:02


将普通的文字结合起来,变成了各种情诗、爱语、段子,字里行间变得芬芳,有趣,打动人心,人们将这种本领叫做“才华”。

 


今天的故事围绕着才华,当然不是说小编多有才华,说的是在一个才子之乡发生的故事。

 



主人公名叫梁生,坐标定位在江西抚州。那里是才子之乡,也是个鱼米之乡。每年的春分时期,开满田野的油菜花才刚刚凋谢,水田里长势茂盛的禾苗已经散发着整片整片喜人的绿色,这是一个舒服的地方,连迎面吹来的风都有甜甜的味道!

 

梁生就在这个舒服的地方不舒服地长大,他父亲是一名语文老师,也是本村里唯一的语文老师,每天早上骑自行车去镇上的江川小学教书,外人见到他父亲总会尊敬称其为梁老师。在梁生的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刻板教条的人,自己常常因为吃饭时稍稍拿歪的筷子而被父亲训斥,“筷正似人正,拿个筷子都拿的歪歪扭扭,你和人家吃个饭印象就留的不好”,这样的家庭环境塑造了梁生一丝不苟的生活习惯已经性格特点,不过还有一点,梁生没有见过他的妈妈!他问父亲“我妈妈呢?”“死了”,懂事后的梁生才在邻居口中得知,母亲是跟别人跑了……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这样,当时的他就算知道可能也不能理解!

 

梁生从上学开始就不会和同学一起去玩塑泥巴、冒险岛这样的童年游戏,在学校吃饭的时候,梁生一筷子一口,细嚼慢咽,而身旁这些同学哪里会有和梁生一样的,看起来似一群饕鬄之徒。

 

梁生一直以来学习成绩都很好,升到高二时,他一米八已经出头,白白嫩嫩的脸蛋,才华横溢的作文经常由由语文课代表在班上朗读,这样的走路都能掉才华的学霸,简直是这个充满着荷尔蒙气息的高中班级中的一股清流,本班的女生光是为了堵截隔壁班传来的情书都得忙的不亦乐乎。可梁生并不以为然,他看到那些女生根本没有感觉,他觉得这些人非常幼稚,每天想的都是一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生会儿气我来哄你,我生气得要你来哄我,不然就分手,这不过是在浪费彼此的生命。


从梁生十几岁开始,他的脑海里好像始终都有一个画面,皎洁的月光下,那个人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弯弯的桥上,她长发微卷,肤色如月光一般皎洁,在他看她时,对方低头看着桥下如她一般柔软的湖水。恰似徐志摩的那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那是梁生喜欢的模样,那是梁生心中的soulmate

 


时间过得很快,梁生已经到了高三,每一天的晚自习延长到了晚上九点四十,而梁生则更加努力,在他懂事伊始,他又问过父亲,妈妈到底在哪里?“应该是上海吧!”父亲坐在阳台,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他对自己立过誓,要走出去!要去那个地方问问妈妈当初为什么不要他!那个夏夜,梁生下了晚自习已经快十点了,他跑着出了校外,因为白天一直在模拟考试,没有时间,梁生得去买本书。那时,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刚刚上架,而梁生是一个等不及的读者。他跑向离学校最近的书店,那晚的月光很亮,跑到学校附近的河边,梁生累了,停下来手摁在膝盖上面想歇一会儿再跑,在抬头喘气的那个瞬间,他看到了此生从未亲眼看过却一直在他脑海中反复出现过的画面。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在桥上跳舞,她身材纤瘦,微卷的头发在夜风中随着舞姿飞扬。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突然“啊”的一声,女子摔倒了,梁生惊了,跑上桥看到这个女人趴在地上,看起来很虚弱,梁生跑过去扶起她来。“你没事吧?”“你怎么了?要不要去医院?”梁生在一瞬间问了女人三个问题,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梁生,看着梁生的眼睛,梁生被看得脸红了,别过脸去,“嗤”,女子突然发出来银铃般的笑声,“你笑什么?”梁生奇怪的问道。女子突然站起来挣开梁生,跑走了,拖鞋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回荡在皎洁的月光下!

 

直到第二天,女孩的笑声仿佛还在梁生的耳边回荡。九点四十准时下了晚自习,梁生又跑出了校外,但是他这一次可不是为去买书,他只是想去桥边。梁生在桥边停下来,气喘吁吁的左顾右盼,桥上空荡荡的,目光所及之处都没有一个人影,“她是还没来还是不会来呀?”梁生心里想着。第二天,梁生依旧如此,看着空荡荡的桥,梁生十分失落,她不会来了吧!梁生耸拉着脑袋走回了宿舍,寝室已经熄灯了,梁生悄悄洗漱完毕后,双手插这后脑勺躺在床上,难道……是遇到鬼了?“不不不”,梁生摇晃着脑袋自言自语道。“别吵,梁生,熄灯了”,下铺的兄弟提醒梁生。

 

第三天,下了晚自习,梁生在校门口渡着步,“还要去吗?”梁生看着学校外边昏暗的路灯,步子却已经不自觉地迈了起来,还未跑到河边,梁生已经看到了在桥上曼妙的舞姿,在清冷的月光下,白色连衣裙在随风飞舞,梁生没有过去打扰,他手扶下巴坐在河边的长条石椅上静静的看着,直到那女子离开,梁生也起身跑回学校。

 

梁生每天下了晚自习就往学校外面跑,回来的时候就汗流浃背的,大家都开始议论。“这梁生,都这么瘦了每天还夜跑锻炼身体,真厉害!”“成绩又好又喜欢锻炼身体,梁生哥哥好棒啊……”而梁生听到这些也只会无奈的笑笑,不予辩解。时间过了半个月,此间梁生夜夜奔赴河边,犹如百米赛跑,就是为了多看几眼那女子,而在桥上跳舞的女子却不是每晚都会出现,虽然如此,梁生却依然乐此不疲!


那一天,月光格外的亮,梁生跑的更快,他迫不及待地想到达自己遇见女子之前不曾驻足过的河边,仿佛桥上是自己的女朋友在等着自己似得,可事不遂人愿,等跑到河边,梁生却发现桥上空荡荡的,梁生耸拉着脑袋,要转头离开。“你好!你是在找我么?”梁生回头,河边长条石椅旁的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树下看着自己,笑魇如花!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梁生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虽然这附近只有她一个人。梁生当然不能这么说话,“你好!我是梁生,你跳舞很好看!”“谢谢!”“我叫李沁,你不用上课么?每天来这里。”梁生摸摸后脑勺,“我下了晚自习再过来的,不耽误上课。”“嗤”李沁捂嘴笑。

 


只要一下课梁生就会跑去找李沁约会,李沁是上海人,舞蹈学院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学校派她来到这里的少年宫实习一段时间,李沁告诉梁生,我再过几个月就得走了,梁生说我也可以去,只要我考上上海的大学就可以了,李沁笑着说:“好啊”,但梁生没有注意到的是李沁这个笑容中略带苦涩。

 

在周日的下午,梁生会去李沁的月租房里面,是个小单间,但也有厨房和厕所,每次梁生去那里,李沁都炖排骨汤给梁生喝,李沁会做很多菜,但梁生就喜欢喝李沁做的汤,因为梁生爸爸不会做汤喝,且梁生没有妈妈!李沁的手还很巧,有一次,她看到梁生的牛仔裤的口袋因为崩了线有些脱节,她找来针线帮梁山缝好,坐在床上的梁生眼眶湿润了,李沁是第一个为他缝裤子的女人。每周日的晚上梁生都睡在李沁那里,只是单纯的睡觉,两个人抱在一起聊天,两个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梁生现在虽然只是高三,但从诗词到历史等等,他的知识储备量不低于李沁,还有喜欢的音乐或者电影,甚至是对于社会上新近发生的新闻事件的评析两个人的论点都出奇的契合。

 

时间过得很快,高考倒计时一百天,高考三天,转眼间,梁生已经在拨打电话查自己的高考分数了,至于报的院校,第一、第二、第三志愿报的当然全部都是上海的大学,同学都说梁生是小时候被周润发版的上海滩影响了。而梁生对此只有一头黑线……电话里播音员开始播报分数,梁生的脑门冒出来豆粒般的汗珠。其实以梁生的成绩他是不用紧张的,但此刻的梁生比其他任何时候都要害怕,因为这次的成绩和李沁搭架。“语文137分”“数学141分”……总分,613分,播放完毕,重听请按#号键,有……”“啪”梁生挂掉电话,冲天怒吼,“老子牛B啊哈哈哈哈……”家里在喂金鱼的父亲吓得手一抖,整袋鱼食都掉进了鱼缸!

 

梁生用比以前下了晚自习跑去河边更快的速度跑到李沁的月租房,他兴奋地抱着李沁的大腿将她一把举过头顶,高兴地一边转着圈一边叫“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头顶的脸上皆是难色。放下李沁,他立刻眉飞色舞地开始讲起了他的考场经历,这时一旁的李沁却突然扑上来从后面抱住他,梁生一怔,“想奖励我吗?哈哈哈”梁生转身抱着李沁,两人拥吻在一起,但梁生没有想到的是,李沁慢慢移动,等到了床边时竟直接将他推倒在床上,她一边压着梁生一边将手伸向了梁生的皮带!“小沁你这是……”“别说话”,李沁一把捂住梁生的嘴说道。在那个下午,两人水乳交融,梁生是第一次,全程都是李沁在引导着他,事后,两人相拥在一起,梁生先开了口:“小沁,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会照顾你保护你,陪着你,让你每天都开心快乐!”李沁没有说话,但是梁生能够感觉到,李沁哭了,泪水留在自己的胸膛上!梁生问:“你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没有,只是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发展,你将来是一个前途无量的人”李沁说道。梁生是因为李沁把自己交给了他,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便没有多想。“我会的,小沁,我们一定会过得很幸福很幸福”梁生抱着李沁的手更紧了。

 


第二天,一大早梁生便跑来找李沁商量一下买什么时候的票去上海的事,可是却看到月租房的房门紧闭,梁生奇怪,“一大早会跑哪里去了?”那个时候大家手里还没有电话,他又跑回家拿了月租房钥匙开了门,房间里面李沁的随身物品都不见了,安安静静的,梁生的脑袋里嗡的一声,他定睛一看,李沁的书桌上有一封信,登时,梁生感觉到有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

 

信面上写着“梁生启”,内容只有寥寥几行字,“梁生,我走了,你不要找我,我不爱你,再见!”

 

梁生惊讶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瞬间懵圈了!但他是个男人,思维理性又是学霸,脑子转的快,他知道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就算是,他也要找李沁问个清楚。他立即用最便捷的方法到了火车站,可是去上海的火车已经开走两趟了,梁生坐在火车站的候车椅上,两人往日的恩爱画面一幕幕的在脑海中翻腾,心头涌上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梁生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力,梁生想爱那个女人,却没能将她留住。梁生想找到她好好问清楚,可是上海那么大,茫茫人海梁生该从何找起?这个18岁的夏天,这个高考结束后的暑假,梁生在失魂落魄中度过!

 

两个月后,梁生踏上了开往上海的火车……


未完待续。



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瞳爱情感!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