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蒙古骑兵简介 蒙古骑兵创建者 蒙古骑兵装备

部落可汗 2019-06-15 10:44:57


蒙古骑兵简介 蒙古骑兵创建者 蒙古骑兵装备

蒙古骑兵是中世纪一支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战术灵活、智勇兼备、令人生畏的旋风部队。这支蒙古骑兵摆脱了欧洲传统军事思想的束缚,建立了世界上规模空前的宏伟帝国。他们体格强壮,能适应战斗的需要;他们能在快速撤退时回头射击跟在其后的敌人;能够吃苦和忍耐严酷的气候条件,不贪图安逸舒适和美味佳肴。不容忽视的是:训练过程中形成的那种严格的纪律制度,使他们个个都服从命令,严谨不怠,这种中世纪的其它军队中是闻所未闻的。

蒙古骑兵的创建者:铁木真




蒙古骑兵的质量

这支军队的建立应归功于雄才大略的铁木真。正是他把一个许多部落的民族,建成为一个无往不胜的军事组织;也正是由于他出色的组织指挥才能,蒙古各部落的首领尊称他为成吉思汗,意为非凡的领袖。“汗国”一词原指一个蒙古游牧部落或一支野战部队,后来变成了“巨额数量”的同义词。打了败仗的敌人始终无法相信,自己竟会被一支游牧部族所征服,因而他们一直错误地坚持认为,蒙古军队是一群声势浩大却又缺乏纪律的乌合之众,他们之所以取胜完全是依靠兵力上的优势。事实上,蒙古军队取胜的秘诀恰恰在于成吉思汗拥有一支前所未有的组织严密,训练有素而且军纪极其严格的军队。

蒙古军队取得作战胜利的基础不是数量而是质量。通常,蒙古军队比它主要敌手的军队规模要小。成吉思汗组建的最大一支军队是他用来征服波斯的那支部队,人数也不过24万。后来他们用来征服俄罗斯和整个东欧及中欧地区的军队也从没超过15万。简洁单一的组织体制是蒙古军队的显著特征。标准的蒙古野战部队由3个骑兵纵队组成。每个纵队有10000骑兵,大体相当于一个现代骑兵师,每个骑兵纵队包括10个骑兵连,每连100人;每个骑兵连包括10个班,每班10人。所有骑兵一般都是骑马作战,一旦马匹垮掉,一部分士兵就只好在骑兵部队的掩护下立于马后射箭。

十三世纪,蒙古帝国崛起时,蒙古的重装冲击骑兵也十分强大。蒙古第二次西征时,重装骑兵占整个骑兵军队的百分之四十左右。蒙古的骑射手轻骑兵与冲击骑兵相互配合,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1241年,蒙古与欧洲联军的交战就体现出各骑兵配合所形成的强大战斗力。蒙古先以少量轻骑兵诱使欧洲骑兵追击,随后蒙古骑射手从两翼包抄追击的欧洲骑兵,并不断向欧洲骑兵发射箭失,杀伤欧洲骑兵。这时,待命的蒙古重骑兵向欧洲骑兵发起冲击,而由两翼包抄的蒙古骑射手对欧洲骑兵完成了合围。由于之前不断受到蒙古骑射手的杀伤,欧洲骑兵队形已经散乱,被蒙古重骑兵击溃。这时欧洲骑兵的左右两翼后方已经被蒙古骑射手包围,导致无法撤退。前方又遭遇蒙古重骑兵冲击,因而全军崩溃。这一战被蒙古杀死超过三万人,蒙古人将死者的耳朵割下足足装了九麻袋。



蒙古骑兵战斗力如何?蒙古骑兵何以天下无敌?

蒙古骑兵何以天下无敌?

13世纪,成吉思汗及其子孙东征西讨,先后灭掉了四十多个国家,建立起史上最庞大的帝国。与匈奴、突厥、回纥等游牧民族一样,蒙古拥有优秀的草原骑兵。然而蒙古霸业之所以前无古人,是因为拥有相较于其他欧亚政权的整体军事优势。从战术运用与执行、武器装备到情报搜集、战争规划与准备等,蒙古人都展现出无以伦比的战争禀赋和超前的战争思维。蒙古帝国在军事领域的综合优势通过两次西征,明显地体现出来。

成吉思汗领导下的蒙古扩张

武器与装备

蒙古骑兵的机动性举世无双,一边作战一边行军,每天能推进80公里;欧洲骑士单纯行军也只能完成一半路程。战马是蒙古军队所向披靡的关键因素之一。与高大的欧洲马相比,蒙古马矮小精壮,皮厚毛粗,耐受力极强,可忍受零下四十度的严寒,所以蒙古第二次西征敢于在东欧的冬季发动战事。蒙古马能在雪地里觅食,士兵可靠母马的马奶充饥,这就降低了粮草补给的负担。蒙古的行军、迂回、穿插、诈败等战术对战马要求极高,再有耐力的蒙古马也吃不消,因此每个骑兵通常有四五匹备用马。




蒙古行军

欧洲的马鞍非常高且僵硬,后鞍完全包住骑士臀部,马鞍上有薄金属覆盖保护骑士胃部,这样的设计令骑士在马上很稳定,能发挥持长枪冲锋的威力,但也限制了骑士的转身和移动。蒙古马鞍完全不同,后鞍几乎平铺在马背上,骑兵能自由移动,尤其在后退时可用“帕提亚回马射”射击敌人。

..


.

揭秘蒙古骑兵中的轻重骑兵比例 蒙古骑兵兵器

揭秘:蒙古骑兵中的重骑兵比例真高达四成吗?

在冷兵器讨论中,有很多奇异的说法,譬如说辽、金乃至于蒙古的重骑兵比例高达四成;又譬如蒙古骑兵在铠甲下穿一件丝绸衣,因为箭头射不透这种衣服,会连带丝绸进入体内,拔箭的时候只要抓住衣服往外拉就连箭一起拔出来等等。

这些言论,不能说全错,因为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成立的。我一直坚持认为,任何问题的讨论,需要先统一各种概念,之后才可以进入讨论。不然的话,用广东话讲就是鸡同鸭讲。

这些言论的出处,出自美国的古代战争研究学者T·N·杜普伊的一本著作。杜普伊在这个领域的名望相当不错,作品口碑良好,包括人物传记在内。他对古代战争研究时使用的一些方法,也很可观,譬如综合各种因素后用数值表示武器的威力。但是,并非在所有问题上,他都是对的,尤其关于东方古代战争,他的一些观点所依据的资料不如东方学者多而严谨。这也正常,术业有专攻,他不是专攻东方古代战争史的。



蒙古重骑兵

他在一部著作里讨论蒙古骑兵的时候,说过这么几段话,是我前面所说言论的最初出处:

典型的蒙古军队中大约有百分之四十是从事突击行动的重骑兵。他们全身披着盔甲,盔甲通常是皮制的,或者是从敌人那里缴来的锁子铠甲。他们头戴当时中国和拜占庭士兵通常所用的简易头盔。重骑兵骑的马匹往往也披有少量皮制护甲。




重骑兵的主要兵器是长枪,每个士兵还带一柄短弯刀或一根狼牙棒,挂在腰间,或者置于马鞍上。



蒙古军的百分之六十是轻骑兵,他们除了戴一头盔外,身上不披盔甲。轻骑兵的任务是侦察,掩护,为重骑兵提供火力支援,肃清残敌以及跟踪追击。



轻骑兵的主要兵器是弓。这是一种很大的弓,至少需要166磅的拉力,比英国长弓还要重,射击距离为200至300码。他们身带两种箭,一种比较轻,箭头小而尖利,用于远射;另一种比较重,箭头大而宽,用于近战。跟重骑兵一样,他们也有一柄很重的短弯刀或狼牙棒,或者一根套索,有时还带一支头上带钩的标枪或长枪。

蒙古士兵在战斗开始前要披一件绸长袍。这种绸用生丝制成,编织得十分细密。成吉思汗发现箭很难穿透这种绸衣,只会连箭带布一同插进伤口。因此蒙军招来的中国外科医生只须将绸子拉出便可将箭头从伤口中拔出。”

这就是经常有人说辽金乃至蒙古骑兵中,有四成是重骑兵的来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就是因为没统一基础概念。

通常我认为的重骑兵,是指战士和马匹全身覆盖重装金属铠甲,使用长矛或其他重兵器进行肉搏的白刃骑兵。而在杜普伊的分类里,只要是白刃骑兵,就都是重骑兵,弓骑兵则全是轻骑兵。他所说的重骑兵,人可以穿的是皮质轻甲,有的马甚至都没任何甲胄,哪怕是皮质的。

杜普伊这种分类原则,是以兵种功能来区分,而不是以装备来分类。这种分类在他比较各地区兵种和军队结构的差异时,显然更方便说明他想讨论的问题。但对于习惯以装备分类的其他研究者来说,这种分类显然太过简单,完全不适用。

...

八里桥:蒙古骑兵对阵欧洲枪骑兵列队冲锋

各样各样的洋鬼子出现在华北平原



深入到罗马也没有到过的地方远征

1860年8月12日黎明,天还没有大亮,在嘈杂的北塘村,大队大队的各色洋鬼子,英国人,法国人,北非阿尔及利亚人,印度锡克人还有作为苦力的非洲黑人,中国广东人,印度黑人,马尼拉人。就开始在扎在村庄周围烂泥地里的帐篷中起床洗漱,一片嘈杂。18000多人和4000多匹骡马挤在烂泥坑一样的小巷里,如同臭气熏天的垃圾场。

63岁的法军司令蒙托邦曾经在北非以率领骑兵作战而著称。他获得过12次嘉奖。其中最突出的战功,是在摩洛哥边界俘获反抗法军的埃米尔阿卜杜勒-卡德尔。 整个法军有5600人,组成第1旅的4个步兵营,第101步兵团,2个工兵连,第2旅的4个步兵营,4个炮兵中队和50名骑兵护卫小队。最后法国人还准备了40名军医和8位药剂师。

英军统帅是霍普·格兰特中将。他出身于苏格兰的一个古老家族,经历丰富,尤其参加过第一次鸦片战争和数次印度战争。英军包括来自印度的英印军第1师和从埃及来的第2师,英军的3个炮兵中队配备了最新式阿姆斯特朗大炮。

英军这次还出动了骑兵,分别是2个女王卫队龙骑兵队和2个印度锡克骑兵团,英军总数为1.26万人,其中三分之一是印度人。

直到现在蒙托邦将军还非常激动,这位在非洲作战27年的老将在离开法国时,朗东元帅向他宣布:“现在请接过法兰西国旗!”

他得到的临别赠语是,“愿上帝保佑这支小军队,飘洋过海,远离故土五千海里,去为基督教与文明的神圣权利而复仇吧!待回到祖国的那天,你们将自豪地告诉同胞们,你们把国旗插到了不朽的罗马在其全盛时代也从未想过派兵深入的地方”。

英军的阿姆斯特朗大炮在1500码距离上向清军骑兵开炮轰击。炮弹不断的在骑兵的头顶爆炸,每一发炮弹都崩飞出42片弹片杀伤着密集队形的清军。

榴散弹击败帽子上有动物尾巴的骑兵

当地老人带联军识破清军布设爆炸物

当英法联军登陆北塘后,在一位当地老人的带领下,识破了清军的诡计。清军在炮台上的大炮都是铁皮木炮,炮台内部是用点火装置连成的好几处爆炸物,由装满火药的大铁桶组成。而北塘的居民不是已经逃离,就是在家中自杀,特别是女性。柯利诺将军证实说,“印度兵抢光商铺,洗劫民宅,奸淫妇女”。也不少女子逃脱印兵之手,躲进法军兵营。

而现在英法联军要去攻打大沽口,打开通往北京道路上的第一个大障碍。英军第一师和骑兵刚出发没多久,就发现在前边,清军骑兵排成了一道2000米长的人墙,这些骑兵戴的帽子上没有装饰红缨,而是两条动物尾巴,他们坐在木制的马鞍上,蹬着铁制马镫。

英军的阿姆斯特朗大炮在1500码距离上向清军骑兵开炮轰击。炮弹不断在骑兵头顶爆炸,每一发炮弹都崩飞出42片弹片杀伤着清军骑兵,但清军并没有动摇,还是坚定的站在战线上,使用火枪还击。(清军骑兵已经很少有人再辛苦的练习硬弓,而是装备火枪)。

随后清军骑兵开始做出动作,要从两翼包抄上去。很快清军就冲向左边的英军第3团,随后被大炮和来复枪击退,清军不甘心又冲向英军第4旅,在猛烈的排枪射击下,清军骑兵无法接近英军阵地,这时在左翼也传来了重炮轰击的声音。几分钟后,实在无法忍受大炮近距离轰击的清军骑兵开始四散撤退了。

...

八里桥:蒙古骑兵的最后荣耀

八里桥:蒙古骑兵的最后荣耀


八里桥之战

北京有俩八里桥,一是东边的东八里桥,一是西边的西八里桥。东八里桥距离通州八里,西八里桥距离北京城八里。西八里桥在北京广安门通往卢沟桥的路上,是一座平面的石板桥,处于马关营村,四周都是马关营的菜地,在1986年修建京石高速时拆了,但地名还留存着;东八里桥比西八里桥的名气要大得多,它坐落于通州区和朝阳区的交接。以前归通州,现在归朝阳。现在一提八里桥,主要指东八里桥。

要说这八里桥得先说通惠河。通惠河是元代郭守敬主持挖建的一条漕运河道,名字是由元世祖忽必烈命名的。这条运河最早是从昌平的白浮村的神山泉,经瓮山泊(今昆明湖),至积水潭、中南海,自崇文门外向东,在朝阳区杨闸村向东南折去,至通州张家湾村入潞河,即现在的北运河故道。这样连接上京杭大运河,全长达82公里。后因战乱和山洪,通惠河的上游都废弃了。现在说通惠河,一般都指从东便门大通桥至通州县城入北运河这段河道,全长有20公里。这一段在过去是两岸垂柳,每一步都是一处可观的美景。八里桥就是坐落在这通惠河上,与通州县城相距八里远的一座桥。

一、

八里桥原名叫永通桥,在民间有“永通桥,通南北,永通桥下过往的船只数不清”的民谣。八里的距离不是虚指,确实是东距通州整整8华里,地铁八通线、京通快速路、京哈高速路都从八里桥边经过,每天人来车往,川流不息。曾有当地的传说,说八里桥是桥身长达八里,而且只有一个拱,当年运粮的船只成片地在桥前面落下桅杆,从桥拱中穿过,再竖起桅杆来。这是个太过夸张的说法,而当年漕运的壮观景象却是有案可稽的。

八里桥建于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年),南北走向,横跨通惠河。桥身一共有三个拱券,中间的很大,可以通过比较大的船只。两边的比较小,但很对称,错落有致。桥为纯石块建成,异常的坚固,每块石头与石头之间,都嵌入铁楔子相连。桥南北长50米,东西宽16米。桥面两侧有32副石栏板,板面上都雕刻满了各种花样和纹饰,看上去,雕刻的刀法十分流畅,粗犷有力。桥栏板上有望柱33对,每个望柱上都雕刻有石狮子。那些石狮子的形态也是各种各样,栩栩如生,可与卢沟桥的石狮子相媲美。桥的东西两端,各雕刻有一对神兽,那对神兽长着长长的鬃毛和细密的鳞甲,昂首挺胸,好不威风。在桥下的岸边上,也就是东西两侧,南北两岸,各趴着一只镇水兽。这四只镇水兽也是雕刻精美,都是扭着脖子,看着桥下污染的流水。

在桥的南边,也就是河的南岸,偏东大概有二百多米的堤岸,立着一通高大的石碑。石碑足有五六米高,碑身上左边是满文,右边是汉文。这是雍正爷的御制石道碑,即雍正爷为了表示大清国在此修建从京城到通州之间的道路,特意在此立碑纪念的。早起,北京城内的道路基本上都是土路,修筑一条石头铺成的道路是很不容易的,因此尤其是在康熙雍正乾隆的时代,凡是修了石头道路,皇帝都会在旁边立个巨大的石碑来纪念。这座石碑外面还是建有一座黄琉璃瓦的碑亭,连里面的房梁上都画满了彩画。可惜最早建的在八国联军时代被烧毁,现在看到的是2005年仿古复建的。

单单从这古桥和古碑的石刻上来看,就是十分精美的文物了。在早年间,这一带的风景十分美丽。通惠河边上是杨柳依依,一片水乡美景,古老的石桥、石碑更添加了怀古的感觉。这里一直是通州郊区的踏青圣地。在清代,统治者们定期要到位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去祭祀祖先,从北京城到遵化必然要走这座桥。

这座古桥精美的雕刻和沧桑的历史,足以使人在它身边驻留片刻,来想想当年,在这座桥上发生的事情。

...

蒙古帝国扩张中蒙古骑兵的辉煌与落寞

蒙古帝国扩张中蒙古骑兵的辉煌与落寞

蒙古帝国骑兵:在蒙古帝国的扩张中,蒙古骑兵战术曾助蒙古帝国征服了大半个地球。那么,蒙古帝国的扩张中蒙古骑兵到底有着怎样的辉煌与落寞呢!

蒙古帝国骑兵




蒙古帝国骑兵

什么动物影响人类历史最深?是躬耕于田野的牛,是象征富足的猪,是守门护主的狗,是捕鼠防盗的猫,是负重耐劳的驴,还是羊或鸡、鸭、鹅?

以笔者看来,答案只能有一个,那便是马。

因为其他动物,都代表着安定和自足,有了它们,人类的日子会过得很好,但也会保守、怠惰,和这些动物在一起,人类活动的方圆,不过几十里。但马就不同了,和马在一起,人可以到达千里、万里之外,马代表着开拓、进取,代表着生活在不同大陆的人类可以有机会交流,而正是交流而非闭塞才让人类走到今天。

所以,人类总是赋予马最为崇高的意象。《易经》中便提到“坤,元亨,利牝马之贞”,大地“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而“牝马地类,行地无疆,柔顺利贞。”

马与人类的战争也联系得最为紧密,马和人组成了骑兵,为了种种不同的利益互相厮杀,别的动物与人类可以同甘共苦,而马却是和人类生死与共。在古代世界,马往往决定了战争的胜败,而一场战争的胜败,又往往决定了人类数十乃至数百上千年的历史走向。

...

神秘内蒙古骑兵师:辽沈战役曾奉命阻击敌军

神秘内蒙古骑兵师:辽沈战役曾奉命阻击敌军


解放军骑兵。

东北三年解放战争中,在内蒙古东部地区活跃着一支以蒙古族为主,包括达斡尔、鄂温克、鄂伦春、回、满、汉各族士兵组成的内蒙古骑兵部队。这支骑兵部队于战火中诞生,在战斗中成长,先后参加了解放军同国民党军争夺东北的一系列战役、战斗。特别是内蒙古骑兵第一师(师长王海山、政委胡昭衡)、第二师(师长白音布鲁格、政委胡秉权),在辽沈战役中与东北野战军主力紧密配合,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为东北的解放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骑兵第一师奉命阻击驰援锦州的廖耀湘兵团

经过解放军夏、秋、冬季攻势后,东北战场敌军据守于长春、沈阳、锦州三个孤立地区,处于欲守无力、欲走难舍、犹豫观望、矛盾重重的状态。按照中央军委、毛泽东的决策,东北人民解放军抓住决战时机,首先在东北战场上与国民党军队进行决战,发起了辽沈战役这场大歼灭战。在这一大战役发起前,内蒙古骑兵师为保障东北野战军主力进行休整,奉命对沈阳外围新民之敌实行封锁、围困。

1948年3月中旬,骑兵第二师挺进到铁岭、法库、彰武一带,对沈阳之敌进行监视,随后参与围困新民、封锁沈阳,防止敌军突袭,打击敌人的骚扰和抢粮。8月8日,骑兵第二师(暂缺第二十四团)奉命撤回内蒙古右前旗葛根庙整训,将封锁沈阳、新民守敌的任务移交给骑兵第一师。第一师奉命进至法库、彰武、新民一带,配合辽北军区部队,对该地区之敌继续进行监视、封锁、围困,为东北野战军主力部队战役前的休整、训练,及进行战略决战的准备工作和实行隐蔽地战略展开,起到了前卫、警戒作用。

9月,根据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命令,骑兵第二师(包括第一师第三团)执行围困长春、堵击长春突围之敌的任务;第一师(缺第三团)接受第十纵队指挥,在辽西的黑山、大虎山一带,阻击由沈阳、新民西进援锦之廖耀湘兵团。

...

弓箭不敌炮火:清朝蒙古骑兵悲壮的死亡冲锋

八里桥之战,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发生的一场激烈的战斗,因发生地点为八里桥(东距通州八华里)而得名。在此次战斗当中,虽然清军士兵表现英勇,但终因战法、装备严重落后而惨败。

1860年8月21日,天津大沽失陷后,僧格林沁统率蒙古马队七千、步兵万余名,从天津撤防退至通州、八里桥一带,准备与英、法联军进行野战。

8月24日,英、法联军占领天津城。8月31日,咸丰帝急派大学士桂良为钦差大臣到达天津,会同直隶总督恒福向英、法侵略者谈判乞和。

9月7日,当谈判破裂后,联军决计进犯北京。9月19日,英法联军对八里桥一带开始全面军事侦察,通过入华多年的传教士为辅助。英法联军通过侦察发现北京到通州运河沿岸部署大量清军,运河上有一座17世纪石料单孔桥,即为八里桥,距京师8公里。





僧格林沁在通州一带的军事部署是,由他统率马、步兵17000人,驻扎在张家湾至八里桥一线,扼守通州至京师广渠门的大道。又命副都统伊勒东阿督带蒙古马队4000人防守八里桥;另有1000名察哈尔蒙古马队由总管那马善统带,防守马驹桥东南之采育,以防敌军从马头西进,绕道进犯京师;直隶提督成保率绿营兵4000人防守通州。副都统胜保率京营5000人驻守齐化门以东至定福庄一带,作为声援僧格林沁和护卫京师的后备部队。僧格林沁统率清军共计达30000人,其中蒙古马队共近10000人。1860年9月18日,英、法联军先头部队自天津北犯,是日中午,自河西逼近张家湾附近,并向张家湾的清军驻地发炮攻击。僧格林沁所部守军早已严阵以待,向敌阵勇猛冲锋。英、法联军为抵御彪悍的蒙古马队,以数百支康格列夫火箭齐射悍不畏死的蒙古勇士,蒙古骑兵马匹惊骇回奔,冲动后面的步队,导致阵势混乱,纷纷后退。在清军失利的形势下,僧格林沁立即率部退入八里桥,以扼赴京道路。随后,英法联军一举占领了张家湾和通州城。1860年9月19日,清朝朝廷在《谕僧格林沁等应敌机宜》的“廷寄”中询问:“僧格林沁自退扎八里桥之后,日来与该夷是否又经见仗?”在《着乌兰都迅带马队赴通》的“廷寄”中指令:“僧格林沁现扎八里桥,胜保现扎于家卫,防堵由通入京要隘,以截夷人前进……着乌兰都迅即统带所部马队官兵二千三百名,日夜趱行,前往通州以西八里桥地方,听候僧格林沁等调拨,勿稍迟延。”通州僧格林沁所部退守八里桥后,他和瑞麟商定,全军分设南、东、西三路截击敌军。八里桥之战旧照[1]其中,将近1万名满、蒙马队军部署在八里桥一带防守。八里桥东距通州八里,西距京城三十里,是由通州入北京城的咽喉要地。清军利用八里桥周围的灌木丛林,在这里构筑了土垒和战壕,准备和敌军在此决一死战。9月21日凌晨4时,英法联军由骑兵在前开路向八里桥方向推进。

  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在土木堡战役中大败明军,之后,浩浩荡荡率军进攻北京。当时明朝最有战斗力的部队、精锐的骑兵都已在土木堡失陷,北京几乎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兵部紧急调南北两京、河南的备操军,山东和南京沿海的备倭军,江北和北京所属各府的运粮军,马上开赴京师。就这样也才凑了20万人,且大多没有多少战斗力。面对强敌,兵部侍郎于谦断然下令:将领不顾军士自己先后退的,斩将领;军士不顾将领先后退的,斩军士;部队集体逃跑的,后队斩前队。在这样严厉的军令面前,将士们都抱着拼死抵抗的决心。

  于谦命令大将石亨在德胜门找了一排空屋子,秘密安排神机营队员带着火器埋伏在屋子里。



...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