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人文地理|芹泉驿与测石驿

阳泉日报专题 2020-03-19 19:41:57


  千百年来,由太原东出山西有一条重要的古驿道,这条古道从太原盆地沿着汾河支流潇河、白马河河道溯流而上至寿阳,而后转沿桃河河道顺流而下,一直东出太行山而至河北井陉,抵华北平原。自古以来,这条古道就是山西对外交流的重要通道。特别是明清以来,随着交通工具的不断进步,这条古道在山西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的重要性也越来越突出。从正太铁路、石太铁路到太旧高速,其路线均是沿这条古驿道而修建的。




  先对这条古驿道进行一下简单介绍。


  在明成化版《山西通志》“驿递”中,“东路经平定州故关至直隶真定界,共计四百十里。临汾驿(属阳曲县,在府城南关内)四十里至鸣谦驿(属榆次县,在县北二十里鸣谦村),七十里又西南至同戈驿(属徐沟县,在县北一里同戈镇),七十里太安驿(在寿阳县,在县西五十里太安镇),七十里至芹泉驿(属盂县,县南七十里,寿阳县地),八十里至平潭驿(属平定州,在州西二十五里平潭村),七十里至栢井驿(属乐平县,在县北七十里栢井岭),八十里至真定府井陉县井陉驿”。与此同时,以这条古道为主线、沿途驿站为中心,沿路各州县还设有许多“铺”。“太原府所属州县二百九十四铺。”其中,与上述古道有关系的州县中,“徐沟县五铺”“榆次县五铺”“寿阳县十三铺”“盂县三铺”“平定州十二铺”“乐平县七铺”。这样,由1条驿道、7个驿站以及众多驿铺就组成了由太原东出山西的驿传系统。


  在康熙版《山西通志》中,这条古道的驿站主要有:临汾驿、鸣谦驿、太安驿、芹泉驿、平潭驿、栢井驿。同明代的设置基本一致。


  在四库全书《山西通志》中,“雍正九年,奉文与平定州属甘桃铺适中之地添设腰站。”“雍正十年,奉文与寿阳县添设腰站。”“将芹泉驿移近平定州之测石铺,仍隶盂县管辖。”雍正二年,平定州升为直隶州,将寿阳、盂县二县划拨为其属。之后,这条古驿道增设了寿阳驿与甘桃驿。


  在光绪版《山西通志》中,“平定州所属六驿:平潭驿在平定州城东,栢井驿在平定州东五十里,甘桃驿在平定州东九十里,芹泉驿在盂县南七十里,寿阳驿在寿阳县治东,太安驿在寿阳县西五十里。”


  清代陶澍所作的《蜀輶日记》,对这条古道情况也有记载。



  接下来,再看芹泉驿与测石驿的关系。


  先看光绪版的《寿阳县志》中对芹泉驿的有关记述。“芹泉驿,本属寿阳,明洪武时,驿改隶盂,而地如故。雍正十年,添设寿阳腰站,而迁驿于州属之测石。村仍隶盂,而芹泉驿遂废焉。”


  在乾隆版的《平定州志》中,“芹泉驿,在县南七十里,旧在芹泉岭,本寿阳属。明洪武间改隶盂,而地如故。雍正十一年,西添寿阳腰站,而迁驿迤东州之测石村,东接本州平潭驿五十里,西接寿阳县寿阳驿五十里。设驿丞一名,乾隆二十九年,奉文兼巡检事,署旧在芹泉驿,雍正十一年移建测石镇马号之北。”几版明清《盂县志》中有关芹泉驿的记述就更多了,与以上类似。


  驿站正常运行维护运营需要人力财力,这个费用就被分解到了驿站周边州县。从太原到真定的这条驿道虽然不经过盂县,但是与盂县相距不远。于是明初的时候,就把寿阳的芹泉驿划给了盂县管辖。清初,山西原有设立“驿丞”(专门管理驿站的官员)的驿站41处,到雍正九年的时候,经过调整,划拨给州、县地方政府管理的有21处。这个属于盂县管理的芹泉驿因为任务大、距离县城较远,仍然设有“驿丞”。雍正十年的时候,对沿路驿站进行了调整,每隔50里建立一个驿站,在寿阳县城又设了一个腰站(寿阳驿),在平定州设立了甘桃驿,这样盂县的芹泉驿就迁到了平定的测石镇。但是,原来的芹泉驿所在村镇仍然隶属于盂县。


  “平潭驿旧在州城西二十里平潭镇,故名。”“后移置下城西关”、清朝“移置上城榆关门外”。平潭驿几经辗转,地址变了,但驿站名称仍然是“平潭驿”。芹泉驿也是一样的,地址虽然迁到了测石村,但是驿站名称依然是“芹泉驿”。


  在清代,平定州有五个乡(“中曰近城,东曰阳城,南曰广阳,西曰升中,北曰安平”),乡下统都十七,共统村二百有三。其中,“测石村在州西五十里”,属升中乡赛兴都所辖。


  测石村村名最早是“侧石村”。北宋著名政治家、词人韩琦也曾经沿着真定到太原的这条古驿道进入山西。从其所著《安阳集》卷七“律诗四十六首”来看,相邻的几首诗作有:《清明获鹿道中》《过井陉淮阴侯庙》《离天威驿》《过故关》《百井路山桃盛开》《黑砂岭路(平定军西)》《过侧石驿》等。从这几首诗的顺序看,也是作者进入山西的行程顺序。从行程顺序上看,《过侧石驿》描述的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测石驿。


  在古汉语中,这个“侧”字本身就有“ze”的读音,通假于“仄”字。“侧石”可以理解为倾斜的石头、狭窄的石头。现在人们所说的“测石”,则是后人书写错误加上谐音误导两个方面的缘故。其最初的错误可能来自地方史志的错误记载,而后几版《山西通志》沿用了这种错误,进而放大了这种错误记载。“侧石”很有文化内涵,而“测石”却不免让人茫然。至于“折石”之说,则大失水准,也难免让作古的先人们汗颜了。

韩琦《安阳集》中的“过侧石驿”


  与此类似的还有,清代斌良所作的《过侧石驿用少陵西崦人家韵》《侧石驿》等,清代黄爵滋的《侧石驿》,清代陶澍所作的《蜀輶日记》及诗文《从侧石驿至寿阳》。同样是清代,为什么志书中错误记载的是“测石驿”,而文人笔下却用了正确的“侧石驿”?那是因为清朝的文人们看到了宋朝的韩琦所作的《过侧石驿》,所以他们也纷纷效仿先辈留诗作文。于是,“侧石驿”的名声得以进一步传播,而真正的“芹泉驿”之称则被淹没了。

斌良《抱冲斋诗集》中的“过侧石驿用少陵西人家韵”“侧石驿”


清代陶澍《陶文毅公全集》中的“从侧石驿至寿阳”

  

  测石村在历史上本身就设立过驿站,但在明清的时候,则变成了“测石铺”,规格下降了。在前面我们说过的明成化版《山西通志》“驿递”中,“平定州十二铺”中就有“测石铺”。在四库全书《山西通志》中,“将芹泉驿移近平定州之测石铺”。“同治元年(1862年),平定汛改营制,设分汛二十处”,测石村就是其中之一,也就是有了驻军,“设兵五名”。


  综上所述,明清的时候只有“芹泉驿”,没有“测石驿”。“测石驿”仅仅是民间沿用历史以往的俗称而已,即便有官方记载,也是很不严谨的。



  芹泉驿、测石驿作为官方重要的接待机构,来来往往的官宦、文化名人很多,在历史上留下了许多文人仕宦的诗词歌赋。


过侧石驿

(宋)韩琦

二月春光薄,川寒驿路长。

虎蹲难动石,龙矫已刳桑。

岭狭居多险,耕勤地少荒。

山农骇车骑,儿女满庄墙。


侧石驿

(清)斌良

日色已亭牛,车犹穿犖确。

乱石漱细泉,珠琲影喷瀑。

缘崖陟坡陀,方轨苦局促。

嵚奇厂欲飞,巧藉藤蔓络。

石龛供楞伽,半为风雨剥。

苔环折带皴,石理讶斑驳。

欲觅王孤云,青山画一角。


  (斌良,字笠畊,号梅舫,清代满洲人。曾任陕西、河南等处按察使、户部郎中、太仆寺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等职。善为诗,有《抱冲斋全集》。


从侧石驿至寿阳

(清)陶澍

上艾西来日,停轩问土风。

剥肤山有级,秃发树皆童。

屋顶通车道,门屏坐社翁。

芹泉聊一酌,清浊迥难同。


  (陶澍,字子霖,湖南安化人,清代经世派主要代表人物、道光朝重臣。有《印心石屋诗抄》《蜀輶日记》《陶文毅公全集》等。)


芹泉道中望寿阳

(明)乔宇

西下榆关路,平潭忆旧游。

水香芹欲采,陂润草新抽。

落照明关堠,残霞映日楼。

山行殊可悦,春事满田畴。


  (乔宇,明代乐平人,曾任南京礼部尚书、兵部尚书、参赞机务等。)


晚发芹泉驿夜过寿阳

(清)赵执信

日暮憩芹泉,暝色动诸岭。

路纡未拟停,马饱方思骋。

新月乍微茫,群星半耿耿。

远云时作阴,积雨正多泞。

地明知近河,径转畏逢阱。

不知几里遥,忽在万峰顶。

阴阴俯涯际,簌簌乱林影。

深谷骤豺狼,涧潦喧蛙黾。

山腰忽一灯,鬼火出陷阱。

秋毫皆易惊,观听何由屏。

风高溪壑哀,露下衣裳冷。

前途渐逶迤,客心转虚迥。

昏眸呼不开,倦辔时复整。

寿阳城上钟,残梦三更醒。


  (赵执信,清代现实主义诗人、山东益都人,号秋谷。)


芹泉用赵秋谷韵

(清)茹棻

鸡鸣戒征鞍,残月犹在岭。

很石出荦确,倦客畏驰骋。

徐行得佳境,欲过心犹耿。

平沙埋马蹄,小雨不作泞。

回头看乱山,直若脱陷穽。

少焉天宇阔,日出万峰顶。

空翠涧谷阴,峭蒨竹柏影。

平溪清见底,洁不容蛙黾。

草屋傍山田,百家共一井。

人稀鸡犬静,径僻荒秽屏。

田家聚妻孥,操作趁朝冷。

对此念乡闾,我心更孤迥。

兹行方未央,归辔何时整。

输他田舍翁,饭熟呼不醒。


  (茹棻,会稽人。乾隆甲辰一甲第一名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此文为其在山西任职期间所作。)

晓发芹泉驿

(清)黄景仁

春阴细雪点行旌,叠叠重峦马首迎。

雁谷冰澌倾石液,龙门烟锁散雪霙。

芹芽未努怜芳草,梅蕊争疏看好晴。

此日江南春信早,莫将乡思缓王程。


  (黄景仁,字汉镛,武进县人,清代著名诗人。著有《两当轩集》《西蠡印稿》。)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按几版清代《寿阳县志》的记载,“桃水出县东南二十里,曰桃源沟。屈曲而东有芹泉小河自向东五里张家庄南流,迳芹泉坡注之。”“芹泉乃汛地(芹泉驿)西之一泉,在九松山下,即今晓月井。汛(芹泉驿)本以泉得名。”“晓月桥,在县东南二十里芹泉坡下。”可见,芹泉驿、芹泉河(桃河支流)的得名来自芹泉。


  芹泉晓月也是明清时的“寿阳八景”之一。“芹泉,一名琴泉。相传月晦临晓之际,有纖月微光照泉水中,后人甃以石,因呼为晓月井。”纖月说的是未弦之月,月牙。芹是一种植物,最初指的是我们现在吃的芫荽(香菜)。“芹泉”之名的来历,估计是因为泉边长了很多野芫荽。至于“琴泉”,多半是文人们浮想出来的吧。


  清代寿阳知县吴祚昌也曾作有《芹泉晓月》一首。


芹泉晓月

一片空声韵野弦,居人云此是芹泉。

沙清石浅萧疏雨,草绿花香潋滟天。

乍涌冰轮光耿耿,旋移桂魄影娟娟,

不堪晓色催征骑,幽思寒辉一渺然。

 

  随着自然环境的恶化,芹泉晓月这寿阳八景之一已经消亡、不复存在,只能留在古人的文献中了。


  在几版明清《盂县志》《寿阳县志》的“古迹”中,均有“系马桩在芹泉村,唐尉迟敬德遗址”的记载。在“冢墓”中,有“唐勋国公殷开山墓在芹泉驿”的记载。系马桩三十多年以前尚存,而今也已损毁消亡。如今,芹泉村是寿阳县较大的村庄之一,是尹灵芝镇政府所在地。这里仍然生活着许多祖籍盂县的刘、李等诸姓的村民,其总人口占全村人口的70%以上。



  芹泉驿、测石驿作为进出山西的重要驿站,历史悠久。围绕芹泉驿、测石驿,曾经发生过很多重大历史事件。在清朝灭亡之后,这两个驿站也就脱离了盂县管辖,回归到了属地管理。


编辑:田杰

声明:个人分享转载朋友圈无需授权,其他媒体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专题、深度、细致、可读是《阳泉日报专题》的追求。致力于冷静、全面调查思考新闻事件,以挖掘、透视本土文化为宗旨,更精粹、更深入、更专注!感谢您的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