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石院长自杀,听听一个华西医生的心里话

医学界影像诊断与介入频道 2018-11-08 10:12:25


编者按:华西医院原院长石应康的跳楼身亡,令业内震惊。就其自尽原因,业内业外各种说法尘嚣日上。此刻,抛去揣测,来听听一个华西医生的心里话,听听一个与石院长共事近20年的普通医生是怎么评价石院长的。


文:华西医院心内科杨庆

来源:微博

原标题:《我为他的理想主义而流泪 沉痛悼念我们敬爱的石应康院长》

(《医学界》转载本文已获授权)


在最初的一刹那,我是断然不信的。那时,我在外地刚会完诊,和几个医生踏出他们医院大门,准备去外面找个地方吃饭。上车后,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弹出的一条新闻,赫然写道:“华西医院原院长石应康去世”。


这新闻让我震惊。就在三月下旬,我还接到过他的短信,委托我帮他看一个病人。那时,他的身体是健康的。如果后来,他生急重病住院,那也该是我们科的疾病(他本患有糖尿病),我应该知道。不过我还是不安,就打了几个电话问了问医院的同事,这之中包括他的学生和医院管理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说不可能,这几天还看到他在讲课,还在参加研究生的答辩。但微信里面,关于这的消息已经弥散开来了。同行的医生不断地向我报告他们微信群里的消息,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这是真的。


这居然是真的,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刹那之间,已无法正常思考。而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图片来自微博


我和石院长其实没有多少交集。尽管他是心外科,我是心内科,看起来很近。但他是院长,我是小医生,是没有多少机会说说话的。不过他认识我,这倒是真的。


记得好些年前,那时他还在任上。医院组织去某医院讲课,一帮华西专家一起坐一辆中巴车,我也在其中。没想到,他也上了那辆车。有一个好事的教授跟他开玩笑,说看石院长您有没有官僚主义。如果您能叫出这一车人一半以上人的名字或说出他们所在的科室,您就没有官僚主义。一车人都笑了。他正儿八经地说出了一半以上人的名字和所在科室,其中包括我。我在吃惊中还是一阵感动。


谈得上是真正的一次交集是在去年底,某省一个医院管理培训班邀请华西专家去讲课,我讲课的时间和他刚好是同一天,他讲上午,我讲下午。中午在一起吃饭,聆听了他和当地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的对话,受益良多。饭毕,他要先回成都,上车时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杨庆(儿),以后要帮我们(华西医院管理研究所)多讲点课哦。我忙点头答应说好,然后他挥手与我们作别。


最近的一次联系则是他发短信让我帮他看一个心律失常的病人,那是3月下旬的事情。我倒是仔细看了,但没有向他回馈。现在想起,心中莫名地痛。


除了这些,其实我没和他有过另外的接触。我没有事求过他,他也从未曾照顾或提拔过我。就即便这一两年对我有些许欣赏,那也是他退任之后的事情了。


华西医生悼念石院长(图片来自微博)


但我为什么泪流满面呢?


我是华西人。从考入华西医大(后来并入了四川大学)到现在,一共二十五年。二十五年间除短暂回家乡工作一年外,其余时间全在华西。这二十多年中的大部分,也正是他执掌华西,把华西从积贫积弱带向国内一流的二十年。


我是这二十年的见证者之一。这见证能使我轻易的回答以下的问题。


这二十年,哪一个华西人没有直接或间接地受惠于他的智慧,他的拼搏,他的呕心沥血?


这二十年,哪一个华西人没有从医院和个人的进步中获得那满满的骄傲?


这二十年,多少四川或西南的病患没有辗转北京上海,只是到成都就享受了国内一流的医疗技术?


这二十年,多少基层或地市级医院在华西的医疗技术支持中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而这又惠及了多少普通的老百姓?


所有的这二十年,他是领头羊,他是组织者。


他功德无量!


华西医生悼念石院长(图片来自微博)


但这不是我泪流满面的真正原因。


我流泪是因为他是理想主义者。


20多年前,那时的中国不像现在。那时,留在国外才是荣耀,回国的都是傻子。他已可拿美国的绿卡,却毅然地回到国内。没有对国内医学事业的热爱,没有对医学理想的追求,他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20年来,他带领着他的管理团队,带领着华西人,风雨同舟,共同战斗。面对无数的艰辛和非议,没有退却,一直勇往直前,直到走到辉煌的彼岸。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对理想的追求,他断然做不成这样的事情。


20年后,一个60多岁退下来的老人,没有考虑去美国安度晚年,没有到处指手画脚,却一直留在国内做医疗管理培训,做互联网医疗。他想让很多医院都从华西的管理经验中获得智慧的启迪,最终惠及众生;他想在高端的医生和普通老百姓之间,通过互联网实现无缝对接。60多岁的他还在为中国的医学事业呕心沥血!一个没有理想的人,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华西医生悼念石院长(图片来自微博)


还有哪!


他没有把女儿送到国外,却让自己优秀的女儿留在国内,在医患矛盾的刀光剑影中做一个普通的医生。一个没有情怀,没有理想,没有充满对医学事业的热爱的人,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我为他的理想主义而流泪。但不只如此,我为他离去的方式而流泪。


他是跃下20层楼走的。


那20层楼的轻轻一跃,跃过那理想之花盛开的二十年,跃过国内顶尖医院的内外科大楼,跃过华西坝的上空,跃过钟楼的塔尖,跃过荷花池令人沉醉的芬芳,跃到我们的心里,如花遍地。


他的一个学生对我讲:“我老板是一个非常坚毅的人,而且宁折不弯。如果有一天他会选择以这种方式来结束生命,我能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明志和全节”。


是的,他不是普通老百姓,他不是高级官员,他只是个学者。而对学者,这是他二十年奋斗种下的宿命,是他注定的无可逃避的结局。


是的,他还是医学世家的儿子。在医务工作者要么被杀要么自杀的当下,那轻轻地一跃,把医务工作者的命运诠释得如此完美!


写到这里,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来了。


“杨庆(儿),以后要帮我们多讲点课哦”那典型的川东口音,那庆字后的儿话音,又回荡在我的耳边,经久不息。


安息吧!石院长。要知道,您并没有离去。“活在人心便是永生”,您永远活在华西人的心中。您曾经说过:“评价是留给历史的”。其实不用等待历史,在所有华西人心里,您是迄今为止,华西最伟大的院长,没有之一!


欢迎投稿到小编邮箱:yxj_echshanyan@163.com  来稿邮件主题为:【投稿】医院+科室+姓名

小编qq:3410599270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