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与信仰对话】山石磊落自成岩——王德滋院士访谈实录

南大地科 2018-12-04 15:43:18

在家门口,王院士满面温暖的笑容,热情欢迎登门拜访的访谈小组。他精神矍铄,目光如电而满盈慈爱,步子徐缓而稳健。阳光洒进窗来,春风拂过冬天……

 



王德滋,江苏泰兴人,1997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46年考入中央大学地质系,1950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前身为中央大学)地质系,留校执教。长期从事花岗岩、火山岩及其成矿关系的研究,专长岩石学,尤擅岩浆岩岩石学,是中国岩石学主要学科带头人之一。曾任南京大学副校长、地学院院长、中国地质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岩浆岩专业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地质与地球物理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岩石学报》副主编、《南京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主编、《高校地质学报》主编等。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专著、教材、译著10余部。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国家教委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教育部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青年应多一些理想,多一些对地质科学的热爱,多一些对真理的执着追求。”

                            ——王德滋院士寄语地科院全体同学


王德滋院士寄语



诚朴雄伟

脚踏实地访山巅


这几年来,您觉得南大的学风有什么变化?


南大现在的学风仍然继承了校训“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精神,并且“诚朴雄伟”四字尤显得重要。

,就是真诚,是品德的核心,做人要诚,做学问也要诚。

,就是朴实无华,埋头苦干,脚踏实地,不谋虚名。

,就是有雄心壮志,有理想目标,有事业心和上进心。

,就是创新创业,成就一番事业。

希望大家能记住这句话:诚朴雄伟,治学之道


在您看来,科研当中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应当是实践精神登山必到峰顶,移动必须步行”,这是我的同乡,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之一丁文江先生的两句名言,我想这是地质工作者乃至自然科学工作者都应该遵循的。

我是研究地质学的,地质学是一门实践科学,应当实践第一,空想不能成事。登山一定要登到顶峰,不能半途而废;到大自然寻找第一手资料,要靠自己的两条腿,而不是靠汽车。这是丁文江的精神,也是徐霞客的精神。正是他们的精神当初鼓励了我一心报考中央大学地质系。


南大今年新开设了大地学试验班,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我非常支持和拥护大地学试验班的改革

过去说“数理化,天地生”,这里面的“地”就是大地学。但是今天,我们把它越分越细,有的人研究地表,有的人研究地球内部,这都是孤立地研究地球,是很有害的。地球是一个整体,我们不可以单独去研究其中一部分,它们之间是相互影响的。

现在我们越来越重视海洋的研究,因为海洋里面有着远远多于陆地上的资源,有着巨大的价值,我们地科院也要注重海洋的研究。现在也开始将地球和空间结合起来了,我们和天文也联系在了一起。“天”和“地”,是南京大学的特色,学科排名都是全国第一,是南大的骄傲。

所以说你们这个大地学试验班非常好。前两年打基础,到了第三年,基础打宽了,然后再选自己喜欢的,这决定于你们的兴趣。这就像盖高楼一样,只有基础好了,楼才能盖得高。而且我在学校做过教务长、副校长,都是管科研的,我清楚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改革方向,所以我对大地学试验班非常支持。



赤子初心
驰心逐梦霞客程


《徐霞客游记》吸引王院士走上地学道路,王院士一直以来也十分重视地学科普工作。

访谈中,王院士赠给访谈小组自己主编的科普作品《远古的遗迹——南京国家地质公园》,并希望这本书能在同学间广泛传阅,扩大它的影响;他还拟好了《南京大学报》“奇石鉴赏”栏目的五年计划,预计在2021年结集出版,作为南大地质学科创建100周年献礼。

另外,王院士还将他的《中国观赏石——地质学与美学的融合》和《自然,资源与人》两份科普讲稿赠给访谈小组,希望能用到李四光讲师团的讲学当中,在中小学生之间扩大地学的影响。

王院士对地学科普的努力,正是他在新一代之中播种灿烂初心的努力。


“科普太重要了。讲的人多了,更能体现它的价值。”                                                                   ——王德滋院士谈科普


图 王德滋院士赠与同学科普书籍《远古的遗迹》



心系教育

高校教育点江山


谈大学教学的四大平衡


研究性大学,应该注意四个平衡。

第一是教学与科研的平衡。要改变重科研、轻教学的风气。

第二是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平衡。通识教育很重要,我们搞地质的人,也要懂数理化,也要增加自己的人文素养。但太重视通识教育,忽视了专业教育,这也是不行的。每一个学科都要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第三是本科生与研究生培养的平衡。我主张优秀的本科生去读研。读研率是评价研究性大学的一个重要指标,我也很高兴听说地科院的读研率有明显上升。我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南京大学的地质学科,能进入世界一百强。

第四是基础学科和应用学科的平衡。我们南京大学在应用学科上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

这四个平衡中,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平衡在当前应该是最重要的。我很着急,现在的学生考研,口试的时候总是被难住,有的连花岗岩都不认识,把最基础的专业知识都忘了。通识教育固然重要,但是一定要把专业教育平衡好。

谈教学与科研的关系


南大化学化工学院的陈洪渊院士有一个理论,他说教学就是宽厚的刀背,是科研的基础;科研则是刀尖,必须又高又精,就是要拔尖。没有好的基础,你不可能把科研做好。

我给他换了一句话:“教学为主,科研突出”。科研一定要冒尖,要攀登高峰,如果总是走人家的老路,跑人家的道,很难做出好的成果。





“我们的科学研究一定要顶天立地。顶天,就是我的基础研究要到国际上去竞争;立地,就是我们的科学研究必须为我们的国民经济服务。”

                                          ——王德滋院士谈科研的方向



追忆恩师

博学重教徐先生


回忆大学时光和徐克勤先生


中央大学地质系是我的第一志愿,也是唯一志愿,一次就考上了。三年中大,一年南大,1946年入学,1949年学校更名,我应该是南大首届毕业生。整个班级只有六个人,课程很少,不超过十门。那时,去地质实习是学生眼中的最高享受,这要感谢我当时的老师徐克勤教授。

当时徐克勤先生给我们上三门课。他的学识非常渊博,讲课的时候,一半讲英文,一半用中文,所以我们的笔记都是一半中文,一半英文。我们把这种方式叫做“雨夹雪”。

当时缺少经费,为了让我们能够参加野外实习,徐克勤教授就带着一些年轻教师去为矿山填图。这既锻炼了实践能力,又可以获得报酬。这些钱就是我们的实习经费。

当时,为了避免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徐先生就用所有报酬买了汽油囤积起来。学校只提供卡车,有了汽油,我们就可以开车出去实习了。当时学生最喜欢的就是出去实习,因为既可以出去玩,又可以打打牙祭。那时生活不太好,徐先生每次都会自掏腰包,给我们打牙祭。现在想来,徐先生真是了不起。


解读金陵
与世共赏地质美


南京及其邻区在漫长的地质历史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王院士十分关心南京地质遗迹的保护和发展工作,向访谈小组聊起了他关于南京国家地质公园发展的愿景。他努力推进栖霞山的国家地质公园、矿晶小镇和旅游渡假区三位一体建设,同时积极推动汤山国家地质公园升级为世界地质公园的进程。

发现与求索是地质人的使命,保护与发展是地质人的责任。无论多么漫长的地质年代,都不会掩盖其光芒。


“雨花台是南京的名片。你们能不能讲讲,雨花石形成于什么时代?” 接受访谈之余王院士也不忘考考来做客的同学的地学功底。听到同学们正确答出是新近纪,王院士十分高兴,为大家讲起雨花石形成的故事。

“雨花台砾石的形成,和喜马拉雅运动紧密相关。在那之前,中国的地貌是东高西低;印度板块与中国板块碰撞后,西部逐渐抬升,也逐渐开始风华剥蚀。所以这些砾石,虽然靠近江苏、安徽这一带,但却和喜马拉雅运动紧密相关……”

这一个冬日的上午,王院士的讲述让访谈小组如沐春风。

访谈小组代表地科院的全体同学,为王院士送上精心设计的礼品:3D打印的地球模型,以此表达对王院士的真挚敬仰。王院士称赞现在同学的能力,欣然接受了小礼物。



图 “地学奖杯”3D打印地球模型



结语


地,大地求索五十年,风共雨,谁知辛与甘?

山,平生立志万山间,魂梦牵,神州山外山。

岩,山石磊落自成岩,苦钻研,快马更加鞭。

人,青山踏遍志未残,热血沸,为霞尚满天。

这四则十六字令是王德滋院士的学生张以诚于1997年贺王先生当选中科院院士所作,绝佳地赞扬了王院士在地学领域的伟大求索精神。

听了王院士的话,相信大家都已经多了一些理想,多了一些对地质科学的热爱,心存伟大,准备走上执着追求真理之路。

感谢王院士接受这次访谈。王院士的地学初心,徐霞客与丁文江先生铸就;我们的灿烂初心,幸有王院士铸就。地质岁月绵延无尽,初心代代传承不息。



图 访谈小组成员与王德滋院士合影


推荐书籍:

《往事杂忆——王德滋自述》

《远古的遗迹——南京国家地质公园》

《丁文江的传记》

《徐霞客游记》




访谈小组成员:

周璐莹老师

李晓旭 2013级古生物

邓怡然 2014级地球物理

王侠   2015级基地班

甘静雯 2016级大地学试验班

吴焕莎 2016级大地学试验班

张昱培 2016级大地学试验班



南大地科   · 与信仰对话     

 文/张昱培 王侠 吴焕莎 甘静雯
图/李晓旭 邓怡然

编辑/张婧玥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