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石业推荐联盟

五华的“海丝”印记

梅州日报一客都文譚 2018-09-21 09:01:13


五华史称长乐,置县于北宋熙宁四年(1071),素有“华侨之乡、工匠之乡、足球之乡、文化之乡”的美誉。翻开尘封的历史,五华是一个与岭南海上丝绸之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


侨乡印记:

15万侨胞分布六大洲

五华是有名的“华侨之乡”,侨胞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中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五华最早出国者数横陂江南魏鼎高,于清咸丰年间到香港做工,后去美国谋业,再到加拿大定居。随后,出国谋生的县民渐增,他们多属“契约华工”出洋,或受在外华侨所托跟“水客”而出,或受亲友招募而出,乘轮船渡海移居国外者为多,随后定居,经数代繁衍,如今五华侨胞分布在世界六大洲近50个国家,约有15万人。

这些华侨起初一般是从事艰苦的开发性经营,多数从事石业、建筑及建材、经商等。他们略有积蓄后,便另立门户,独资或合资经营,有的逐渐发展成为富商,有的步入政坛。岐岭王化的钟木贤,1862年被卖猪仔到美国夏威夷茂宜岛做工,成为忌亚奶一芋园主后移居檀香山经商,财产遍布茂宜、道威、奥鸦湖,曾任美国檀香山商会会长。华城黄埔的李桂和,1899年被卖猪仔到马来西亚怡保埠锡场做工,先后创办新广和”“广和昌锡矿公司,兼营橡胶园,经营店铺,成为巨富……五华籍华侨在文化、卫生、科技界成为佼佼者亦不乏其人。


石雕印记:珍品遍布海内外

五华的石业工艺早在400多年前已开始崛起,并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地区建设中大展拳脚。在清道光年间,来自大坝七都围的邓焦六,家贫如洗,只身出走香港打石。水寨员瑾村的曾三利兄弟借二百文钱,徒步跋涉到香港九龙开设元昌和三利石行,后成巨富。再后来,五华籍人李瑞琴、杨发利、李浩如等一大批石工陆续闯荡香港。当时,香港建设高楼大厦、铺筑桥梁公路、移山填海修建机场隧道等宏大工程,十之八九出自五华石匠之手。

五华石匠的足迹遍布全国及世界各地,建筑力作和石雕珍品广布海内外。如深圳白芒海关石屋,广州解放纪念像石雕、越秀山五羊石雕、南越王墓博物馆门前石雕群,珠海渔女雕像,佛山城雕和联邦德国花岗岩石室,均为五华石匠的代表力作。


足球印记:

教会学校孕育现代足球

五华足球运动起源较早,清同治五年(1866),德(国)瑞(士)巴色传道会的传教士毕安、边得志在长布元坑村开办东梅两江流域第一所小学,同治十二年(1873)增设中书馆。当年负笈前来求学者,遍及东江、梅江客属十数县和东莞、惠阳、宝安等地。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教会在元坑山下开辟出一大操场,用木材搭成球门,由牧师教学生踢足球。后来中书馆培育出了魏锦新、江爱其等中国内地第一批足球运动员,成为足球运动在梅州地区传播的火种。《广州日报》资深记者陈伟胜通过长期研究考证,认为长布元坑是“中国内地现代足球运动发源地”。这个结论也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和广东不少足球专业人士的认可。1906年,锡坑端本学校创办时由元坑中书馆毕业的学生任教师,传授足球技艺,带动老楼等学校周边村的青少年喜爱足球运动。1910年,年仅5岁的锡坑籍李惠堂从香港回到家乡,苦练足球本领,成为元坑足球文化基因的传承者和实践者。新中国成立后,五华输送了包括国脚张均浪在内的大批足球人才。1979年,五华县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全国16足球之乡之一。


文化印记:

留痕传统产业和宗教信仰

五华先民虽来自中原,但长期僻居山野,历来出卖苦力多,打石、打铁、撑船均为传统产业。“硬打硬”的民性,促使五华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了海上丝绸之路中水路运输行业。清朝时,五华的船运业便相当发达,南可通华阳、洋头;北可通潭下、岐岭、铁场,南北贯通,直达汕头。来往韩江的船舶,大都是五华船工,故流传“韩江船上谁为首,五华船工为领先”的民歌。那时的韩江,百舸争流,货如轮转。县内的双头石灰、岐岭砖瓦、长乐烧酒,洋头、龙村一带的柴炭竹木,横陂石窿石块以及米谷等产品物资运销外地;从东江船运日用百货、煤油等到老隆,肩挑至岐岭,再用民船从五华河运送到兴梅及潮汕、江西一带;而福建的纸产品、烟、茶,潮汕的水产,兴宁的布匹,则由韩江入五华河,到岐岭以肩挑到老隆,入东江到广州等地销售。这些船运为当时沟通东江、韩江和县内外物资流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宗教在五华流传较早,县民信佛始自宋末。清咸丰、同治年间,经由海上丝绸之路传入的基督教、天主教陆续传入五华,宗教的传播为当地民众对外交流提供了载体和平台。直至现在,在长布大田的各处乡野之间,不时能见到基督教堂。


网编:菱歌



Copyright © 全国石业推荐联盟@2017